主题:任正非女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逮捕,中方要求立即放人 -- 葡萄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76 阅 12777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12-09 02:21:47
4380729 复 4380566
方平方平`43312`/bbsIMG/face/0000.gif`70`506`4033`30623`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9-09-28 01:29:28`
【原以阁下只好为大 言,原来更好为阴言】 142

既为阴言,还能“敞开”说,可见人如其言。

当然,我家人安好,自不必阁下好比差比云云的挂怀 。也希望阁下家人也安好,无阁下所谓进手术室、保大人保小孩之比。即便阁下万一真万一(那就是亿一)了,还是祝愿阁下都能保住,无二择一之虞。

我前文说了,身为工科屌丝,自然眼皮子浅,那就先从阁下所谓“眼前这个Case,狼王也是走了麦城”说起吧。孟女士身为中国公民,其赴枫叶国(好像也是贵国吧?)之旅,无论为公为私,都是合法合理合情。竟遭贵国政府 “于法不顾,于理不合,于情不容”的拘押,而且是假美帝之胡威,端的是好盟友、好霸妻、好威枫!

明明是加害者贵国作为仆从,借跪舔其阴主,装一己之伪B的下作行径, 而被害者任家父女居然被阁下说成是“他们父女的做法,确实有可以改进的地方”,实不知大冬天里,加拿大鹅袍下藏着掖着的,究竟为何物?

而“改进”什么呢? 其实阁下早已迫不及待的开出了良方,其一曰“敢于高消费, 私人飞机, 保护自己”。请问阁下:敢于高消费了,有了私人飞机了,就可以保护中国公民在贵国的机场不被贵国政府无法无理无情拘押了?或者说,阁下认为贵国政府之家主国美帝的大亨,有私人飞机,犯事了就可以不被贵国政府在机场拘押,堂而皇之的一飞了之? 阁下开这等方子,所依何据?逻辑为何?

当然,阁下还开了第二方,“要有委过于人的毒辣意识,不要脏自己的手” 。好嘛,阁下之为言,果然阴也。请问:孟女士如何就脏了自己的手了?不知道阁下做这等断言,依据的是贵国的引渡法呢?还是根本在心里就是认定贵国家主国的长臂法是普世合法的?

明明是加害者贵国及其家主国完全不顾国际道义,破坏几十年通行规矩和玩法的卑劣行径,居然被阁下说成被害者父女走了麦城,要听从阁下教导改进云云,阁下果然玩的一手好逻辑啊。

阁下身为贵国公民,却对中国政府中国企业发这等贴建这等言,逻辑问题先不谈,屁股在哪边?

不顾国际道义自不必说,所有的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自然明白。破坏几十年规矩和玩法,也是有据可考,我说过嘛,身为工科屌丝,凡事认实据。我在国内大院楼下一邻居,身为某省六扇门长老之一、正厅级。若干年前赴美帝公干,也遭所谓美帝法院下逮捕令云云。原因嘛,大家都知道,FLG告到美帝法院是也。

那么,这位邻居是不是也该听阁下的良言,要么该敢于“高消费、私人飞机”呢?抑或是在国内奉命取缔FLG、执行正常工作之时,也该有“委过于人的毒辣意识,不要脏自己的手”?

如果是前者,他现在肯定在一新生(级别不够去秦城),后者肯定做不到退休前的某公安大学校长(顺便说一句,该校培养出全国600名公安局长,包括现在两大直辖市局的一把手)。

那么,这位邻居只好走麦城了吗?当然不会。美帝六扇门闻讯后,立即做各方工作,将这位邻居礼送出境,既没有着手铐,也没有着脚镣,丝毫不似贵国政府之虐待孟女士病躯的那般威枫霸妻。包括这次美帝七常委集体否认事前知晓(博尔顿不惜唾面自干),这才是贵国家主国几十年的规矩和职业化标准化玩法呐。说明神马?大国之间争斗本为常态,只要不是宣战,自有规矩默契,分寸尺度。毕竟,相爱相杀了几十年,谁不认识谁?谁又是善茬?

好为阴言之外,为何说阁下好为大言?华为的前途、任正非的任务,好像也不必阁下作为外国友人横加操心吧?实在想操,那也不是贵国作为仆从国该操,那是贵国家主国的派啊。

当然,阁下既好为大言,好为人师,或者好为君师甚或好为国师,实在坚持要操,那也只好满足,毕竟主席说过嘛,“满足操X要求,操够……” 阁下既好为大言,拿来教导华为点化任正非甚至管华为的人,所列举的那些貌似牛B哄哄的名头(跟被华为搞死搞残的那些高大上的北电B们一个Level),微软、谷歌、水果之流……问题是,主席讲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在指点这些公司的转型问题上,阁下又是何来的如指点华为江山一般的底气十足呢?阁下是身在其中,了解其行吗?冒昧的问一句:阁下做过上述任何一家公司的实践或者是调研?

在下身为工科屌丝,干的是谷歌同行,前段时间公司主要的任务之一就是揩非死不可惹的欧盟的GDPR的屁股。却也从不敢动辄操人君之心,为好大之言。毕竟工科屌丝嘛,不若阁下这般眼高入云。

之前若干年混水果的时候,乔布斯还没挂呢。那时节,水果既不如先前、也不如后来牛逼, 不仅没有iPhone,也没有iPod。那个时候还是靠盖茨的施舍、Office软件的水果化,以及PowerMac的尺寸苟活着。阁下既然奢谈大公司病,动辄断言拆分云云,请问,乔布斯后来玩出iPod、iPhone云云,是靠拆分?水果是不是美帝国之重器?是不是也该由白宫“管水果的人”横加插手,拆成新水或者新果?是否强行拆分对“对(美帝)国家没坏处”?

现代科技及其行业分工何其繁复,即便是从业数十年者,又有几人敢动辄指点江山、臧否人物?即便是同一个行业,华为和中兴,阁下真能自信到这般地步,明了其内在发展逻辑?洞悉其明天兴亡?

常读主席的书,结合自己吃过的亏,才能深刻体会(而不止是领会)调查与发言的因果关系。

而调查,谁敢奢谈作为一个外人,对华为的调查,比任正非更知根知底?譬如说,任正非为什么早年公然说,不喜欢B大T华的学生,是他颟顸? 那是发生在他身边眼前手下,一个一个鲜活的例子证实(而不止是证明)的论断。

再说阁下建议的“高消费”。华为领导人为什么不玩私人飞机?这并不影响它在20年前还不是眼下这般牛逼的时候,就舍得包下飞机,为阁下所谓一个不是名校的30名毕业生双飞埋单,而且根本不强迫其面试与否签约与否,就是去参观(实际是吃喝玩三天) 。而且从那个时候起,华为开出的待遇,就明显高于美帝牛逼通信企业的薪酬,而且是高出一大块。我至今记得华为人力资源部负责人之一宋老师(身兼我校老师)劝我时的那句话:“别去某某实验室了,我以前的学生某某某还去了苹果呢,结果又如何?”至今回顾,只能说,还是年轻,还是没听老师的话啊。

阁下焉知彼时之燕雀,确无鸿鹄之志哉?阁下知道任公子从科大毕业在华为实习的那一年暑期,华为一共才向全国多少所大学发过几个实习名额?真以为狼文化是如今事后诸葛亮般“顶层设计”出来的?真以为人君都是坐在南书房经筵出来的?人君宁有种乎?有种其果能宁乎?

华为的今天,都是当年美帝的牛B通信企业员工坐在京城总部玩笔记本(遥想当年是多少钱一部),而华为员工(也包括 我下铺兄弟,现在早就是亿万身家的某智能手机公司老总了)一人扛着显示器、一人扛着机箱,从田埂上一步一个脚印蹚出来的。

试问,这种公司的草莽之气,这种员工的志向之高,这世间有几人自忖有资格为他们断言?为他们指点江山?指导明天?

凭什么?

当然,华为是否该拆分,什么时候拆分,如何拆分,由谁拆分,在下没有任何意见,也无权有意见呐。只是,绝不是一句世外高人的指点,如切黄油那般轻松了撇惬意----切的是自己的肉体不?

主席曾评某邦:好读书不求甚解,好发言不得要领。阁下是否好读书,在下不知;阁下在华为公事、任正非家事上好发言好大言,恕在下确实不得要领,所以才有前篇前问。

我玩西西河十年矣,潜水居多,惯看风云,从不与人斗;学习为常,包括阁下之前许多大作,所以前篇说“受益良多”,自不是神马“阴阳怪气”,而是承认自己无知、不懂的实话。居然被阁下你媳妇你孩子如何如何指点......阁下之眼界,在下或许不敢全窥,阁下之胸襟,在下确领教矣。

西西河方寸之间,虽有语倾三峡水、目视十行书的高人,更多的都是抱着学习、请教、交流为目的的凡夫屌丝,譬如区区在下。 你我之前不识、今后不见,何苦动辄拿家人小孩指着鼻子作比?蛮聪明还是蛮高明?何至于此?何苦来哉?

当真是主席所谓的“一触即跳”? 还是真的认为自己的每一句话都无庸置疑?当然,现实中我也见过这种人,譬如到美帝读书时的第一个导师(美帝通信界大牛, Harry H. Goode Memorial Award),在给全系学生上大课时公然第一句话就是:“上我的课,不许提问;你们有问题,说明你们没认真听课”。

我想,玩一个区区论坛,没必要把自己或者自己的帖子或者帖子里的观点自重到那种程度抬高到那般高度吧?高处不胜寒,轻易下得来嘛?

如前篇回复所言, 这番回复及其溯源,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尺度问题,看事的尺度,立言的尺度,为人的尺度。

时值寒冬,良言一句三冬暖,后面那句,阁下自然明白。还是那句实话:冒昧之处,还望海涵。


  • 本帖 8 回复
通宝推:diamond,楚无邪,崇山彩云,汉水东流,东海后学,猪啊猪,迷途笨狼,逍遥蜀客,尚儒,天狼星,伪叔叔,笑熬浆糊未糊,大神盘古,农民家的狗,
最后于2018-12-09 11:47:52改,共5次;
2018-12-09 02:21:4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