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再说两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法律 -- 洒落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57 阅 974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11-04 12:05:54
4374418 复 4374409
七天七天`504`/bbsIMG/face/0000.gif`70`7250`19079`293208`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05-19 10:30:50`
既然是阶级矛盾,应该是乘客司机联合起来反对官僚主义者阶级 9

要求增加司乘人员、降低司乘人员工作强度、增加司乘人员工资福利假期(这可以降低司机发疯的概率);控制房价、降低贫富差距,缓解社会矛盾,缓解人与人之间的矛盾(这可以降低乘客发疯的概率)。

而你的路子,一直是挑逗群众斗群众的路子,出了问题归咎于屁民(小资/穷人),明明是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立场。公交司机工作强度大、工资低、社会地位低,而且这个群体数量巨大,未免良莠不齐,如果再有了你所谓的豁免权,会是什么后果?

按忙总的话说,小资就是穷人。按照这个定义,你把公交乘客归于小资倒也没有问题。

这边厢官僚做事只看经济效益不看社会效益,在公共资源方面不愿投入,导致公交司机工作强度大、工资低、社会地位低;那边厢房价高企、贫富差距巨大,导致小资(穷人/乘客)生活压力巨大。都是生活压力巨大的小资(穷人/无产阶级),自然有各种戾气,人与人之间关系紧张,自然会产生各种矛盾。重庆事件只不过是底层矛盾导致的一个极端案例。

关于阶级矛盾的判断,你是对的。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阶级矛盾,你完全弄反了。


  • 本帖 1 回复
最后于2018-11-04 12:13:34改,共1次;
2018-11-04 12:05: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