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物极必反,此其时也 -- 红军迷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3 阅 607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10-16 10:16:41
4371302 复 4370903
红军迷
红军迷`19292`/bbsIMG/face/0013.gif`70`16621`9198`246276`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7-09-06 19:25:29`
关于这个话题,郭松民新发的文章说得好 9

大致意思就是精英们抱成了团,大众们碎成了片。社会保障的减损、私有财富的聚敛、各级贪腐的横行、是非标准的模糊、道德风气的败坏,体现的是少数精英的意志,而实现这个意志又是其政治权力所支撑。小崔可以引得群情激愤,然而如何在政治上扭转局面才是关键。

郭老师真敢说啊!居然没被删帖。体制内想必在较量吧?

薄熙来不自量力,刚露点头就被打趴下了。下面看习近平的了。有河友觉得他是精英派,我觉得他至少是精英里面的开明派,是更有城府的薄熙来。他打共产主义旗号,是有信仰后盾的。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任重道远,但钟摆已在回行。

为方便河友阅读,把郭文引述如下:

郭松民 | 为什么说崔永元捅破了天?

原创: 郭松民

“平民阶层缺乏主体性,是中国政治健康发展的最大隐忧。”

01

中国晚近四十年社会演变的过程中,同时出现了两个趋势:

一个趋势是精英阶层进行了有效整合,实现了整体化;

另一个趋势是平民百姓日趋分散化、沙化、原子化。

根据有组织的少数永远可以战胜无组织的多数这一基本规律,这一变化保证了精英在同平民的博弈中百战百胜。

我的朋友T博士有一个卓越洞见:

“毛泽东时代是要求一切从多数人的利益出发,为了保障多数人利益的实现,必须在政治和经济上抑制精英阶层走极端;

而后毛泽东时代恰恰相反,是一切为了少数人利益的快速最大化,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就需要抛弃多数人的基本利益保障制度,寻求一种有利于少数人的财富分配方式和社会制度构架。”

的确,只要稍加留心观察,我们就会发现,近几十年来重大社会、经济政策的变化,总是沿着有利于精英不利于平民的方向演进的——

平民凭借主人身份(比如工人、社员等)获得的社会保障一一被摧毁,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都必须到市场上去购买,为了取得这些必须的购买能力,就不得不终年劳作,不死不休。

02

精英阶层的整体化令平民百姓感到窒息,充满了无力感。面对几乎是铁板一块的精英,他们即便感到强烈不满,也找不到有效的着力点。

精英之间有着高度的默契与分工。

以国企改制为例,一开始是舆论、文化精英开足马力唱衰国企,丑化国企工人,诸如“大锅饭养懒汉”、“效率低”、“腐败”等等;

待到舆论轰炸到了甚至连国企工人也感到自惭形秽的时候,掌握政策制定权的精英便顺势推出“管理层收购”的改制方案,财富精英同时介入,以抄底价将国企收入囊中,更多则是空手套白狼;

接着《物权法》及时出台,对已经到手财富给予法律保护,而舆论的重点,则相应地转向宣传“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如此,环环相扣,步步紧逼,毫无破绽,平民虽然知道他们瓜分的正是自己的血汗,但由于找不到缺口,竟无法进行有效反击。

当然,待这一切“公开的”程序完成之后,已转入私人名下的全民财富还会相对平衡地在精英阶层内部进行分配(腐败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分配方式),这是维护精英阶层团结,携手展开下一轮掠夺行动的必要前提。

03

那么,精英阶层如何实现整体化?平民阶层如何被沙化?

精英阶层整体化的主要路径就是精英阶层的政治化。政治被封闭在精英阶层内部,精英对自己利益的一致性有高度共识,主流媒体上已经没有真正有意义的政治讨论。

精英阶层的一切重大事项,都是从政治的角度来考虑的,精英之间的矛盾是非政治化的,必须采取非政治化的方式来处理,精英和平民之间的矛盾是政治化的,但要按照政治原则用非政治化的方式来处理。

这里的根本原因,在于政治——其最核心的内容是经济、社会的基本制度安排,如公有制还是私有制——才是最根本的利益分配方式。而目前的利益分配格局及演变趋势是高度有利于精英不利于平民的,所以政治必须是秘而不宣的(如张维迎所言“骗出一个新体制”),只能是精英们心照不宣的默契,这样才能保持平民的对政治的懵懂状态。

比如,为什么要“不问姓社姓资”?因为一问这个问题,国企改制就没办法继续进行了,只有排除了这个问题,从“效率”这个非政治化的角度去讨论国企,改制才可以顺利进行。

平民的沙化,则是通过对他们进行非政治化的诱导来实现的。具体来说就是和毛泽东时代提倡“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相反,极力用各种方式引导他们只关注经济问题、娱乐话题、消费话题,尽一切可能阻止他们从政治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不从政治角度考虑问题,就无法认识到自身利益的一致性,平民就不能进行有效整合,就不可能凭借人口总数的绝对优势在同精英的博弈中获得优势。

04

做了这么多铺垫,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主题——为什么说崔永元捅破了天?

这是因为,崔永元的行动,破天荒地打破了精英阶层铁板一块的局面,破坏了精英阶层的整体化,使环绕在精英周围,严密保护精英的金城汤池上终于出现了一个缺口。

无论崔永元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用揭黑、诉诸大众舆论的方式而不是到法院起诉的方式解决他与冯小刚之间的矛盾,都破坏了精英之间最重要的政治默契——

信息应该在精英内部封闭运行,精英之间的矛盾是应该用横向的“精英VS精英”的非政治化方式解决,而不能用“自下而上揭露阴暗面”的政治化方式解决,否则可能导致无法预测的后果。

无论崔永元本人有没有意识到,也无论那些支持或反对崔永元的人有没有意识到,崔永元的行动激活了中国社会沉寂已久的“阶级政治”,中国社会以对崔永元的态度划线迅速分裂为两大阵营,根本原因正在于此。

崔永元受到如此拥戴,被视为国民英雄、民族英雄、十字架上的耶稣,很大程度上是平民“移情”的结果,是平民面对整体化的精英长期处于无力状态而极度郁闷的一种反弹,也是平民面对精英阶层仍然缺乏自信、不相信自己力量的一种表现。

当然,崔永元现象也预示着,在四十年之后,由于平民阶层已被剥夺殆尽,同时国际环境也面临剧变,维持多年的“政治上高度整合的精英VS一盘散沙的平民”的局面已无法继续维持——

因为精英之间的矛盾也开始政治化了,政治已经不可能被继续封闭在精英内部,中国即将开启新的政治时代。

05

但是,在崔永元事件中,平民阶层徒有情绪,没有有效的政治整合,缺乏主体性的困境暴露无遗——

没有主体性,就只能依附于其他政治力量,在政治博弈中就一定会被利用,一定会被始乱终弃;

这是中国政治健康发展的最大隐忧,也是平民阶层最亟需解决的问题。


  • 本帖 2 回复
最后于2018-10-16 10:21:54改,共1次;
2018-10-16 10:16:4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