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人间游戏 -- 玉垒关2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8 阅 594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10-12 12:33:58
主题:4370823
玉垒关2
玉垒关2`58489`/bbsIMG/face/0000.gif`70`13456`47381`389586`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0-07-25 09:34:28`
人间游戏 129

这几天阴雨绵绵,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因为下雨,而窝在房子里,做的一个游戏了。

他们邀请我参加游戏的时候,我心里是紧张的。

这个游戏叫loup-garous。狼人游戏。那是10年前,出游只能住青年旅馆的时候。

好像是在日内瓦湖边上吧。接连大雨,出不了门。

青年旅馆的那个大厨房里,聚着全世界各地没有钱的老中青年。

记得房间是24还是26欧元,自带睡袋的话每个晚上减去4欧元。好像。

游戏开始了。主持者给每个人发了张牌。拿到A的,是狼人,其余的,都是村民。然后就是狼人吃村民的游戏。

看,谁说生活更加多姿多彩了。

8000年前,相隔100公里的两个聚落,就有可能一个新石器,一个是旧石器,生产生活方式就有天壤之别。而现在么,相隔10000公里的地方,人们看的都是差不多一样的新闻,玩的是差不多一样的游戏。

这就是我紧张的原因。杀人游戏这玩意儿,我是凶手的时候,总是第一个被人认出来。

我翻看我的牌,果然,我是狼人。而果然,我对面一个加拿大人,第一个发言,第一句话就是,我认为,关,你是狼人。

后来休息时候去煮咖啡的功夫,我又回味了一下,我觉得轻而易举被人揭穿,其实未必是坏事。

当然,我当然要反驳的。那个加拿大人直直盯着我问,昨天晚上你听到什么动静了?晚上你的指甲不会变长吗?牙不会变尖吗?

我说,晚上我的指甲和头发都长,不过和白天是一个速度。

晚上我确实听到些声音。是雨声。我还在想,不知道花落了多少。

一番你来我往的辩解之后。主持人让大家闭上眼睛。狼人,对,一共有四个狼人都睁开眼睛。

主持人问,想杀谁?

相当一致,实在出人意料,如我所愿,四个狼人都第一眼就瞄准那个加拿大人唯一一个邻座。

加拿大人是第一轮里,唯一正确指出真正狼人的人。

然而直接拿他下手,实在太惹人猜忌。现在回忆起来,实在想不起来那个邻座的国籍和长相了。估计当时也就没有注意。

无辜的邻座,必然躺枪。所谓清君侧。

而从第二轮开始,在针对两个被怀疑对象的投票里,出局的,必然是无辜的那个。如果两个都无辜,就先弄死更有可能接近真相的那个。

第四局,恰好,加拿大人成了两个被怀疑的对象之一。

投票的时候,我说,我认为你是狼人。因为,一开始,你就过于好斗了。按理说,同为村民,你应该更加平和的试探你的同类,但是你那么尖锐的质疑我。所以,我认为你是狼人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一轮投票的时候,一度高下难分。

我身旁,坐着另外一位狼人,我记得是个瑞典要么是瑞士的老人,之前的一轮,他甚至投票要求杀死某个狼人同类。

当然他的投票没有造成任何损失。因为那次投票早已高下立判,那个无辜的村民没有他那一票,也已经死定了。

这个文质彬彬的瑞典或者瑞士的老人做的,只是虚晃一枪的假动作。

这一次,他果断投票要求杀死加拿大人,我们共同的敌人。

他的投票,明显影响了别的几个犹豫不决的村民。他之前绕乱视听的举动,显然很有效。

加拿大人就这样下课了。

接下来,就是势如破竹了,所有怀疑狼人的人,都会被我们毫不犹豫的直接干掉。

还没有都杀完,主持人就说,狼人四人组到目前为止毫发无损,村民们败局已定。这一盘结束了。

现在狼人们自己举手吧。

其中,至少有三个人说,从一开始,他们就觉得我是狼人。

可是我猜,等他们的想法确定的时候,他们已经不敢也不能说出口了。一旦出口,就会被我们直接干掉。

他们只能且退且战,寻找机会,也不过延缓败局。

我那时候哈哈笑着说,我靠,这他妈是民主投票系统的总危机呀。

一共,有15个人。其中4个狼人捕食者,都足够了。

一边是主动,团结,并且有足够吃人欲望,分得清楚目标和同类的捕食者。

于是分工合作,搅乱浑水者,或是为了浑水摸鱼,或是为了借刀杀人,其实一丝不乱。我们在玩这个游戏之前,甚至都没有交流过,都已经得心应手了。

我玩得这么笨,一开始就被认出来,也无所谓。因时因势。在其位必然谋其政。对方,比如加拿大人那么敏锐,又有什么用。人和人之间那点儿智力差距,在大势所趋面前,从来不值一提。

而另外一边的被捕食者,尚在懵懂中,或出于猜疑,或出于自保,而自相残杀。也许都还没有真的清醒,就已经败局已定了。

至此,你不能不想起毛主席说过的,革命的首要任务是分得清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然而,远比游戏复杂千万倍。尘埃落定之时,轻舟已过万重山。

于是只要狼人们渡过那个拐点,剩下的事情,就只是势如破竹了。

而现实里,并不存在让捕食者彻底下课的方法。于是那个拐点,在各种情况下,或迟或早,都会被突破。而只要一些人发现,做捕食者的甜头,于是就会试图加入他们的行列。

所以你看,相隔一万公里的两个社会体系,其实都是殊途同归的。

所谓全息。

又是秋雨绵绵。懒得出门。就想起旧事情。


  • 本帖 6 回复
通宝推:tom,一行,东海后学,楚庄王,wage,方恨少,独草,桥上,决不倒戈,p3p2p1,唐家山,独立寒秋HK,青颍路,中关村88楼,铁手,北纬42度,
最后于2018-10-12 19:47:21改,共3次;
2018-10-12 12:33:5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