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孔家班-1:孔家班的武装力量 -- 东学西读岛主

2018-09-30 10:00:12东学西读岛主
【原创】【讨论】孔家班4:处子佩瑱与思心潭潭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沉思良久,便想试着解读一下:

春秋时代,人的感情比较率真,表达方式却很婉转,与今天的中国人相反。(今人心机很深,但方式却常常粗暴。当然今人如此是社会一步步演变出来的,没有苛责的意思。 )不论真伪,故事中无论是孔子一方,还是楚女一方的行为艺术和逻辑都耐人寻味。

第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处子佩瑱,说明楚女非野人,而是贵族。

油腻大叔们难免见猎心喜,但是江湖经验老道的孔家班也并非就是普通的浅薄之辈,我想二者兼而有之。孔先生入楚,在当时又是一个吉尼斯,在文明阵营中已然是一面旗帜的孔先生居然要跳槽到野蛮正营中去了。对传说中的新大陆到底能不能作为再造东周的试验田,老先生心里肯定也是急于求证的,要知道孔老先生一生的局限是他始终没有脱离贵族思维,他的目标理念手段都是寄托在贵族群体之上的,如同太祖革命以农民为本,今日之工业国家选举以中产为本。故此刚一入境,贵族装束的本地女子便没有逃过老先生的鹰眼,被老先生做为政治考察的第一个样本也是很自然的事了。

孔先生的套路是有讲究的,他第一要试探的是礼制在这里有没有土壤,所以第一幕的道具是。觞自然是青铜礼器,贵族的生活之物(《韩诗》本身j就有关于觞的注解)。有趣的是孔子抽觞,似乎说的是孔子从打包好的行李中临时抽出来的,暗示即使孔家班自己在旅途之中也不是常用之物。

接下来,果然楚女表现不俗,没有令观众失望。

中国人不善逻辑,我们的土产是相关,比如比兴,天人合一什么的,即西语所谓之correlation,所以语说双关是我们的传统方式,包括毛祖的说话方式都是如此,所以毛祖在那个年代更有亲和力。只是现在的我们,以逻辑为天经地义,所以会觉得古人乃至毛祖的典故里常有些无厘头,须知在春秋这才是逻辑和说话的艺术。可以参见桥上先生的桥上:春秋左传注读后03人人都歌唱的时代 上。善言的子贡发出的就是这样一个擦边球:后世的汉语中有个词叫渴慕。还有个词叫思慕,可见在东方文学中,口渴思饮思慕一个人是有语义相关性的,子贡的擦边球中的暧昧和暗示应该就是这个逻辑。(我的理解,不敢说就是答案)

(未完,思考中,欢迎同好继续畅所欲言)

****************************************************************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 东学西读岛主

伏處村塾,不盡覩遺文祕籍之傳,不盡聞老師宿儒之論。師心自悟,偶有所得,遽夜郎自大哉。

****************************************************************

关键词(Tags): #孔家班#诗经
帖:4369116 复 436908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