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42:伯嚭——使因大宰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4 阅 1309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9-22 04:17:25
4367427 复 4366575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9898`19079`715338`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42附:阳子易班2/3 10

《文六年经》:

晋杀其大夫阳处父。((p 0543)(06060007))(054)

《文六年传》:

八月乙亥,晋襄公卒。灵公少,晋人以难故,欲立长君。赵孟曰:“立公子雍。好善而长,先君爱之,且近于秦。秦,旧好也。置善则固,事长则顺,立爱则孝,结旧则安。为难故,故欲立长君。有此四德者,难必抒矣。”贾季曰:“不如立公子乐。辰嬴嬖于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赵孟曰:“辰嬴贱,班在九人,其子何震之有?且为二君嬖,淫也。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国,辟也。母淫子辟,无威;陈小而远,无援,将何安焉?杜祁以君故,让偪(bī)姞而上之;以狄故,让季隗而己次之,故班在四。先君是以爱其子,而仕诸秦,为亚卿焉。秦大而近,足以为援;母义子爱,足以威民。立之,不亦可乎?”使先蔑、士会如秦逆公子雍。贾季亦使召公子乐于陈,赵孟使杀诸郫。((p 0550)(06060501))(049、054)

贾季怨阳子之易其班也,而知其无援于晋也,九月,贾季使续鞫居杀阳处父。书曰“晋杀其大夫”,侵官也。((p 0552)(06060601))(054)

我的粗译:

这年八月乙亥那天(杨注:乙亥,十四日。),晋襄公(晋侯-驩)去世了。此时他儿子灵公年纪很小,晋人因为正面临动乱,想要立一位年纪大的主上。赵孟(赵宣子,赵盾)就提出:“立公子雍。好善而长,先君爱之,且近于秦。秦,旧好也。置善则固,事长则顺,立爱则孝,结旧则安。为难故,故欲立长君。有此四德者,难必抒矣。(应该立公子雍。他亲近好人,年纪也大,咱前面主上又喜欢他,而且和秦国关系好,秦国,一直是咱友邦。推上好人会加强咱“国”;侍奉年纪大的主上容易办事;让咱前面主上喜欢的人上位可说是孝;亲近原来的友邦能带来和平。我们因为面临动乱,才想立一位成年的主上。现在这一位具备了上面四种好处,肯定能平息动乱。)”。

贾季(狐射姑)则说:“不如立公子乐。辰嬴嬖于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不如立公子乐。他母亲受两位主上宠爱,立她儿子,咱“民”肯定能平静下来。)”。

赵孟反驳:“辰嬴贱,班在九人,其子何震之有?且为二君嬖,淫也。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国,辟也。母淫子辟,无威;陈小而远,无援,将何安焉?杜祁以君故,让偪姞而上之;以狄故,让季隗而己次之,故班在四。先君是以爱其子,而仕诸秦,为亚卿焉。秦大而近,足以为援;母义子爱,足以威民。立之,不亦可乎?(辰嬴贱,排位还在第九,她儿子有啥威信?而且受两位主上宠爱,那是她“淫”。既是咱前面主上的儿子,不设法前往大国,倒去了个小国,这又是“辟”。母淫,子辟,没有威望;“陈”小而远,没有外援;靠什么平定?杜祁因为照顾主上面子,把偪姞让到前头,又为狄人,把季隗让到自己之上,所以才排到第四。咱前面主上为这才喜欢上她儿子,让他去秦国任职,现在已当上亚卿。“秦”大而近,足以当靠山;母义,子爱,足以镇住咱“民”。立这样的人,不正合适吗?)”。

于是派先蔑和士会前往秦国迎接公子雍。贾季也派人去陈国召来公子乐,却被赵孟让人在“郫”那里截杀了。

贾季记恨阳子(阳处父)改变自己位次,又了解到此人在晋国没什么靠山,于是这年九月,贾季派续鞫居(续简伯)杀掉阳处父(阳子)。《春秋经》上写“晋杀其大夫”,意思是阳子超出了职权范围。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晋襄公卒”曰:

《史记?扁鹊列传》谓襄公纵淫。

杨伯峻先生注“灵公少”曰:

此时当在襁褓中。

杨伯峻先生注“晋人以难故”曰:

(晋国当时有何患难,《传》未言及。)顾炎武《补正》云:“谓连年有秦、狄之师,楚伐与国。”

杨伯峻先生注“欲立长君”曰:

立长君,则废太子,故《年表》云:“赵盾为太子少,欲更立君。”

杨伯峻先生注“赵孟”曰:

赵孟即赵盾,自赵盾以后,赵氏世称孟。文公《传》之赵孟皆赵盾;襄公以及昭公元年《传》之赵孟皆赵武;昭二十九年以后(以)讫哀四年《传》之赵孟,则赵鞅;哀二十年《传》以后之赵孟则赵无恤。

杨伯峻先生注“先君爱之”曰:

先君指文公,以公子雍为文公之子,襄公庶弟。

杨伯峻先生注“事长则顺”曰:

昭二十六年《传》,楚“令尹子常欲立子西,曰:‘子西长而好善,立长则顺,建善则治。’”语意与此相类。此言事长,彼言立长,意义亦近。俞樾《平议》谓“事犹立也”,强不同为同,又可不必。

杨伯峻先生注“有此四德者,难必抒矣”曰:

四德谓固、顺、孝、安。抒同纾,孔《疏》引服虔本即作“纾”。《说文》云:“纾,缓也。”庄三十年《传》“自毁其家,以纾楚国之难”,成二年《传》“我亦得地而纾于难”,字皆作纾。参焦循《补疏》。

杨伯峻先生注“不如立公子乐”曰:

刘文淇《疏证》曰,“《晋世家》‘贾季曰,不如立其弟乐’”,蒙公子雍为文,则乐为雍弟。

杨伯峻先生注“辰嬴嬖于二君”曰:

辰嬴即僖二十二年《传》子圉之妻嬴氏,二十三年《传》之怀嬴。谓之怀嬴者,当时犹晋怀公之妻也。后又嫁文公,故今改谓为辰嬴,辰或其谥也。二君谓怀公、文公。

杨伯峻先生注“辰嬴贱,班在九人”曰:

班,位次也,谓在文公妃妾中,其位次为第九。《晋世家》作“班在九人下”,恐非《传》意。俞正燮《癸巳存稿?晋夫人》考此谓“文嬴,嫡也;襄公之母偪姞在二,季隗在三,公子雍之母杜祁在四,辰嬴在九,此皆出于《传》。其四人,以序推之,齐姜在五,秦女三人亦媵也,其在六、七、八欤?”

杨伯峻先生注“而出在小国,辟也”曰:

辟同僻,《晋世家》正作僻。僻,陋也。

杨伯峻先生注“陈小而远,无援,将何安焉?”曰:

此反驳贾季“民必安之”。公子乐在陈,而《说苑?建本篇》云,“乐有宠于国,先君爱而仕之翟,翟足以为援”,与《传》不同,盖传闻之异。

杨伯峻先生注“杜祁以君故,让偪姞而上之”曰:

杜祁为公子雍之母。杜,国;祁,姓。古彝器有杜伯鬲,铭云:“杜伯乍叔[女(由/甫)]尊鬲。”郭沫若《大系考释》释“[女(由/甫)]”为“祁”。又涵芬楼影印宋本《啸堂集古录》有所谓刘公铺者,郭沫若《金文余醳之余?释[女(由/甫)]》改释铭文为“襄公作杜祁尊铺”,则刘公铺为晋襄为杜祁所作器。杜国故址在今陕西省-西安市故杜陵地。君指晋襄公。襄公为偪姞之子,襄公既立为太子,杜祁因让偪姞而使居于己之上,偪,国名,姞姓,其地已不可考。章炳麟《读》据《潜夫论?志氏姓》“姞氏之别有密须氏”之文,谓“偪即密须氏之密”,可存参。

下面是杜伯鬲铭文拓片,从左端逆时针往右铭文依次为:“杜白乍尗祁尊鬲其萬年子子孫孫永寶用”,其中自左上端往下数第五字即“[女(由/甫)]”,但“女”旁在右,释为“祁”。图片出自《杜伯鬲》

点看全图

杨伯峻先生注“以狄故,让季隗而己次之”曰:

季隗见僖二十三年《传》,文公娶于狄者。狄为晋之强邻,杜祁让季隗居己上,盖有政治作用。

杨伯峻先生注“故班在四”曰:

辰嬴班在九,赵盾以为贱,则杜祁班在四,亦未必贵,此所以释之,然则杜祁班本在二也。并以见杜祁之贤。

杨伯峻先生注“为亚卿焉”曰:

公子雍为秦亚卿,于此以见其贤。

杨伯峻先生注“贾季使续鞫居杀阳处父”曰:

续鞫居即狐鞫居,狐氏之族也。又见二年《传》。

杨伯峻先生注《文二年传》“狐鞫居为右”曰:

狐鞫居即下文之续简伯,六年《传》又谓之续鞫居,续盖其食邑,简伯或其字。鞫音菊。((p 0519)(06020101))(049)。

杜预《注》于此(书曰“晋杀其大夫”,侵官也)有云:“君已命帅,处父易之,故曰‘侵官’。”

“晋”——“绛”——“故绛”推测位置为:东经111.55,北纬35.73(曲村,成六年迁新田)。

“秦”——“雍”推测位置为:东经107.39,北纬34.50(雍,凤翔南。有遗址,不规则长方形城,3480╳3130,1000万平方米,春秋早期至战国早期)。

“陈”推测位置为:东经114.88,北纬33.73(淮阳县城)。

“郫”——“召”——“郫邵”(杨注:廖音聊。召伯-廖,王卿士,召康公之后。今山西省-垣曲县东有邵亭,或是召公东迁以后之食邑。互详文五年《经?注》。#召穆公,召公虎;据《世本?,为召康公十六世孙。今陕西省-岐山县西南,旧有召亭,盖其畿内采地;其后东迁,今山西省-垣曲县之召亭是也。#郫即襄二十三年《传》之郫邵,晋邑,即今河南省-济源县西一百里之邵源镇。马宗琏《补注》云:“郫邵乃晋-河内适河东之隘道,公子乐来自陈,故使人杀之于此。”#郫邵即文六年《传》之郫,今河南-济源县西一百里之邵源镇。《地名考略》云:“郫邵在太行山之南界,接郑、卫,戍之以防退袭。”),推测位置为:东经112.13,北纬35.16(济源市-邵原镇)。

下面再贴一遍晋人欲立长君一些相关地点天地图地形图标注:

点看全图

“狄”——“白狄”——“翟”(杨注:江永《考实》谓“此年狄伐晋,白狄也。白狄在西河,渡河而伐晋,箕地当近河。成十三年《传》云秦‘入我河县,焚我箕、郜’,是近河有箕。”#白狄子,白狄之首领。白狄为狄之别种。成十三年《传》吕相绝秦云,“白狄及君同州”,是与秦同在雍州也。僖二十四年《传》晋文云,“其后余从狄君以田渭滨”,则白狄之地南至渭水。江永《考实》谓“其地在西河之西”是也。今陕西省-延安、安塞、延川、延长、宜川、黄龙以及清涧诸县皆曰白狄之境。据《左传》,狄为隗姓。《世本》谓白狄-釐姓,《潜夫论》谓白狄-姮姓,王国维据秦有隗状,汉有隗嚣,魏有隗僖,谓赤、白二狄皆隗姓,是也。说详其《鬼方昆夷玁狁考》。#狄有赤狄、白狄与长狄,长狄为狄之一种。#狄自入春秋以来,俱只书“狄”。僖三十三年《传》箕之役始见“白狄子”之称,而“赤狄”之称自此见。自此《经》凡赤狄四见、白狄三见。潞氏、甲氏、留吁、铎辰,此赤狄也。其通言“狄”者,钟文烝《谷梁补注》云:“以《左传》、《国语》、《吕氏春秋》、杜氏《后序》引《汲冢纪年》考之,庄三十二年狄伐邢、僖三十三年晋人败狄于箕,皆白狄也。闵二年狄入卫、僖二十四年狄伐郑、文七年狄侵我西鄙,皆赤狄也。”顾栋高《大事表》三九据成三年《传》“伐廧咎如,讨赤狄之余焉”,因谓“是年赤狄之种尽绝。”又云:“故中国直名白狄为狄,不复别之。”未审确否。#顾栋高《大事表》三十九云:“众狄系白狄之种类,若鲜虞-肥、鼓之属是也。”#鲜虞,白狄别种之国,今河北-正定县北四十里新城铺即其国都所在。战国时为中山国。#鼓,国名,姬姓,白狄之别种,时属鲜虞。国境即今河北-晋县。),“白狄”之分布,西起陕西,甚至更西,东达河北,甚至山东,北依内蒙,南抵河南。我大致将其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以河北为中心,多与卫国和齐国接触;一部分以陕西为中心,多与晋国和秦国接触;每一部分中显然又有甚多分支。大体上此时农耕族与游牧族杂居,未必有明确的疆界。这里的“狄”是晋文公流亡初期所依,大体是以陕西为中心那一部分,当时在山西活动的中心可能在东经111.9,北纬37.2附近一带,是晋国势力尚未到达的汾水上游的又一个盆地。

《文六年经》:

晋-狐射姑出奔狄。((p 0543)(06060008))(054)

《文六年传》:

十一月丙寅,晋杀续简伯。贾季奔狄。宣子使臾骈送其帑。((p 0552)(06060801))(054)

夷之蒐,贾季戮臾骈,臾骈之人欲尽杀贾氏以报焉。臾骈曰:“不可。吾闻《前志》有之曰:‘敌惠敌怨,不在后嗣,忠之道也。’夫子礼于贾季,我以其宠报私怨,无乃不可乎?介人之宠,非勇也。损怨益仇,非知也。以私害公,非忠也。释此三者,何以事夫子?”尽具其帑与其器用财贿,亲帅扞之,送致诸竟。((p 0552)(06060802))(054)

我的粗译:

这年十一月丙寅那天(杨注:十一月无丙寅。),晋人杀掉续简伯(续鞫居)。贾季(狐射姑)逃往狄人那里。宣子(赵孟,赵盾)指派手下臾骈把他家眷都送过去。

之前在“夷”校阅部队,贾季曾侮辱臾骈,臾骈手下就想杀光贾家人来报复。可臾骈说:“不可。吾闻《前志》有之曰:‘敌惠敌怨,不在后嗣,忠之道也。’夫子礼于贾季,我以其宠报私怨,无乃不可乎?介人之宠,非勇也。损怨益仇,非知也。以私害公,非忠也。释此三者,何以事夫子?(不能这么干。我听说《前志》里有这么一句:“恩仇都要报,不对下一代,才算‘忠’之道。”,咱大人要尊敬贾季,我却利用他的信任报私怨,不是太不像话了吗?滥用别人信任,不算“勇”,为出口气给自己增加仇敌,不算“知”,为私怨而侵犯公室利益,不算“忠”。没了这三样,靠啥侍奉咱大人?)”。于是他把贾季的家眷和各种器物财宝都收拢起来,亲自带人护卫,一直送到边境上。

一些补充:

下面是与“晋-狐射姑出奔狄”相关的几个日期干支纪日排列,相关日期(八月乙亥十四、十一月丙寅、四月朔初一戊子、四月初二己丑)我标成了红色,从中可见,或者在十一月前有一闰月(按说本应在其后),则可相合: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

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

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

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己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

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

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

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

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己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

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

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

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

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己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

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

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

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

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己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

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癸酉,

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

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亥、庚子、辛丑、壬寅、癸卯,

甲辰、乙巳、丙午、丁未、戊申、己酉、庚戌、辛亥、壬子、癸丑,

甲寅、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杨伯峻先生注“晋-狐射姑出奔狄”曰:

“射”,《谷梁》作“夜”。《释文》云:“射音亦,一音夜。”射、夜古音同在铎部,固可通假。狐射姑,狐偃之子。食邑于贾,字季,故一曰贾季。

杨伯峻先生注“宣子使臾骈送其帑”曰:

宣子即赵盾。十二年《传》云:“赵氏新出其属曰臾骈。”帑同孥,妻子也。

杨伯峻先生注“夷之蒐,贾季戮臾骈”曰:

《广雅?释诂》云:“戮,辱也。”又云:“戮,罪也。”此处两义皆可通。

杨伯峻先生注“敌惠敌怨,不在后嗣”曰:

杜《注》:“敌犹对也。若及子孙,则为非对。非对则为迁怒。”孔《疏》:“敌惠谓有惠于彼,不可望彼人之子报;敌怨谓有怨于彼,不可雠彼人之子。”

杨伯峻先生注“损怨益仇”曰:

损怨者,欲减除我之怨气也,然而因尽杀贾氏,只以增加他人对我之仇恨耳。

杨伯峻先生注“亲帅扞之”曰:

杜《注》曰:“扞,卫也。”亲帅扞之者,恐其人之不从己而害贾氏也。

“狄”——“白狄”——“翟”这里狐射姑(贾季)出奔的“狄”,也就是晋文公流亡初期所依的“狄”,当时在山西活动的中心可能在东经111.9,北纬37.2附近一带,是晋国势力尚未到达的汾水上游的又一个盆地。

“夷”我估计其位置为:东经35,北纬113(黄河北,南阳某处)。


通宝推:mezhan,楚庄王,
2018-09-22 04:17:2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