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概率 -- 玉垒关2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4 阅 3299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9-03 00:23:35
主题:4363115
玉垒关2
玉垒关2`58489`/bbsIMG/face/0000.gif`70`13456`47381`389586`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10-07-25 09:34:28`
概率 248

想说说概率。

最近,想花60万买一个负一楼的学区房,未遂。缴了订金后,房东反悔了。

然后听中介说,她刚刚卖的学区房131万,30平米,我尚不信。在另外一个中介,之前我看的一套55万的小房子,也卖了。中介说,涨到100万后卖的。炒作吧,我心里嘀咕。并且和朋友说出我的疑惑。

这个周末我跑得脚肿了,才发现,60,70万,40平米烂得没眼看的砖混楼,只能进小学。

须得出到145万,40多平米,脏得没眼看,租金1500,这种租售比变态的,才是小学初中双学区。

当然,这包括万一划片变了,这个概率不大不小的事情。

我们这里不是北上广,不是区域中心城市。一个月拿3000元工资,是极大概率的事。145万,还不能住的学区房,得一个人不吃不喝工作整40年。

关于概率的问题,我娃他爷爷,就觉得不可理解。他已经发话了,娃上啥学校都无所谓。背后我想他十八九又说了当年。他是50年代的大学生。生在俺们这个贫困省的最贫困的县,的农村。他说,也就邻县县政府工作的亲戚托人带话说,来考试。他就背个馍,走了二百公里。然后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

在他看来,他孙子现在的条件,比起他那会儿,已然天壤之别。学区云云,实在矫情得他理解不了。说不定他觉得就他孙子这学习条件,还不得是全国状元。

慢说他50年代末上的大学。就说八年前,我一个临时工朋友的小孩,花了1000多送礼,就进了我想从地下室混入而未遂的那个学校了。

或曰,成才和学校无关。但是,升学率在不同的学校,有天壤之别。

好友的娃,因为本着快乐为本,随随便便进了一所以音乐教育出名的初中。嗯,然后发现,他们班只有前三名才考得上高中。而好友的女儿一般第五,第六名。

好在,小姑娘家境尚好。中考失利,这个她那初中的大概率的事情发生后,小姑娘去了联合办学的国际学校读高中。尚记得,中考前,我那个一直淡泊的朋友的心急如焚,咋办,咋办,这么小的娃,上不了高中咋办。

那段时候,我每见她,都看到随遇而安如她,火烧眉毛的样子。

而我那个临时工朋友的娃,现在已然初二,普通高中那是探囊取物。重点高中也是踏进一只脚了。对他那个初中,这也是大概率的事情。

嗯,从娃他爷背个馍,走着去邻县随便考考就能上大学,到前些年,临时工的娃,花1000元请客送礼就能上好学校。

再到现在,放眼望去,为学区房都杀红眼的一波一波的浪潮,从北上广波及我们这穷山僻壤。

我突然就想起,嗯,那啥,湖广填四川了。康熙,大乱初定,只要你肯干活,都授永田,一人一块地。然后修养生息,然后人口过剩,以及,要命的土地集中。到了乾隆,看看袍哥史就知道,那会儿再从湖北去四川的大批劳动力,哪儿还有官方组织,还有田地分,只能以极其微薄的报酬拉纤去四川盆地,去了也立刻沦为流民。

从大乱初定时候,只要是个劳动力就授田,一直到,大批的壮年只能沦为苦力和袍哥。

好比一开始,我公公这种最贫困的山区的单亲家庭的农村少年,只要读完高中,也没复习,背个馍馍,走二百公里,随便考考,就上了大学。

而现在,呃(~_~;),不怕他生气,最近滴滴打车的凶手,都他这种出身的。也是个概率问题。

无非都是低端劳动力相对过剩,人们只能在有限的生存,上升道路上拼到你死我活。

最近,我有个有钱的学生家,也正在买学区房。对于他们,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事情。

而相比之下,未雨绸缪的临时工的孩子上好学校的可能性,就越发小了。就算那些娃娃智商超群,然而只要他耳濡目染,没有能克制住少年天然的玩性,他们翻身的机会,就不多了。

而在这样的房价下,同样的事情,也会大概率的在再下一代身上重演。帝王将相,就又有种了。周而复始。

顺便又想起来西方的贫民区。尤其一些黑人居住区。早有研究表明,决定行为方式的,不是人种,而是经济条件。精英黑人的行为方式更像精英白人,而不是贫民窟他的黑人同胞。而贫困的黑人和贫困的白人,行为,思维,生活方式,都是类似的。

同样的经济条件,孕育出某种模式,联想到最近轰动的几个事件,滴滴凶杀案,装逼宝马男的被反杀,他们的行为方式何其相似,虚荣,残忍,短视,自卑。他们的出身也何等相似。

我实在不知道,那些说西方贫民窟的人,为什么带着优越感。

前几年我刚刚回国,听出租车司机根据小区判断有钱人的标准,我还大吃一惊。这是20年前,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

而现在我找学区房,才发现,好学校的孩子非富即贵,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生而为人,人种之间,经济社会行为的高度一致,那概率极大到,可以称之为必然的事情。

而西方那些无法无天的贫民窟,体现的,难道不是两级分化下,人类社会的张力?而现在西方社会恶性事件频出,也不过是,越来越大的压力超过表面张力,肥皂泡泡,此起彼伏的破裂了。

想想都,不寒而栗。

当然,也有好消息,就是,我家现在对的那个超烂小学,说是和某个不太差的学校联合办学了,已经改名叫某某第二小学了。

只愿,联合办学的风来得更猛烈些。

最后说说我有个亲戚,他儿子邀请走读的农村同学,高考期间去他家住三天。他家里四个卧室,四个卫生间,一家三口住。 他爹大怒,骂着赶那农村娃出去。 那是我近亲,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生怕别人的娃考得比他儿子好,那能气死他。 别说帮忙,恨不得堵死别人的路。

不知道高价学区房,和这有啥区别?

先富的,堵死后来者的路了。再往前,真的就是万丈深渊了。

哎,最后,奇怪呀,我这篇在微博上不能发。好不容易换了方式发了,没有多久被删除了。

想不通,哪里不合适。


  • 本帖 27 回复
通宝推:梓童,楚庄王,领班军机,97年的鱼,废话多多,一介书生,飒勒青,相德益彰,偶卖糕的,阳春白雪,长子,strain2,muilho,joomla,四四方方,海中山,邻家拂士,山海马甲,阴霾信仰,天白,Aldebaran,独草,等明天,mezhan,林子东,柏林墙,石狼,cindia,acxp,唐家山,流沙河,西门飘飘,jhjdylj,老老狐狸,知其何休,Cyrus,踢细胞,风云故事,审度,老树,五香花生,
最后于2018-09-03 09:22:05改,共7次;
2018-09-03 00:23:3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