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那年庐山 (一) -- 史文恭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92 阅 67262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2-03 07:27:16
4300856 复 4193926
断臂残刀疲败兵
断臂残刀疲败兵`4673`/bbsIMG/face/0019.gif`70`680`28672`213689`正九品上:儒林郎|仁勇校尉`2004-12-27 23:49:47`
人生总有新发现最近有点新发现,彭总的肋骨太奇怪了,玄疑. 84

不好意思,几个别处发过的贴拼的,有点乱.不过保证有有意思,特别是,彭的肋骨被打断这件事,凶手竟然在八九十年代,一直不断得利,公利.

韩的名字,都是我从一再拿彭说事的人那里,一再逼为什么查无此人,才问出来的,事前都不知道凶手是谁,虽然后来知道他当时很有名,然后,用名字一搜就是相关事,再就是相关分析,最简单就是时间遭遇分析。

其实和那个宋彬彬很象,沾边赖,干任何坏事,前后脚见过主席一面,主席不知道干什么情况下,鼓励他两句,不但他,身边人的坏事都能赖主席身上了。

抓三十几万三种人,不也没他什么事么,前两年还回来,伙着拿这个说事的,所谓追纠者,一唱一和的,说便宜话。

前一段看公知谈老舍之死,说漏了,老舍实际是当时少数没事的人,虽然后来打他的是红卫兵,但都是外地来的,而从头到尾,从挑事,到引外地红卫兵来的,再到明明本地明戏,非和外地被本地人招来的红卫兵说,老舍这个最没事的,是事最大的,导致他被打的,一群人,倒是他们本处除老舍这个少数真没事外,当时真有事的。

这不是几个小孩不懂事的事,这是个大戏,光我听说的,没听细的,都能头尾到这个程度,而且不管是当事人自述,还是传的人,都是当自个的理来说的,当一美一砖来用的。老舍和打他的红卫兵,当时其实都在坑里,把他们引进坑的,一帮人,都是当时有事,后来平反的,还有人强调作实老舍反**是为救他,可人原本也不是啊,打人的,引来打人的,和向相关人说他就是的,才是当时真有事,后来都平反的诸君。皆大戏喜外,还要再消费一次,我这事是有功的。

这是个大戏,政片鬼片魔幻,大题材不说,小细都能成片

大跃进方面,我发现谈的人不少,但万言书挂嘴上,却没几个人真去找来看,事实上这东西网上就有,并不难找。

如果看了,那你会发现,万言书的主要内容是,大跃进出的问题,主席一点责任都没有,如果完全照主席说的办,那就能成功,出的问题,全在于下面的人,没有完全按主席说的作。

所以说,他实际是因为支持毛,被不想被问责的大员们,给清了君侧。

他当时没了兵权,但也不是完全没事作,这种外放从古代就有很多,不少名人都有类似经历,虽然不乏彻底滑下去的,但重新启用的也很多,就当时来说,最典型的就是邓小平。事实上就彭来说,他自庐山失势后,恰恰是六六年,也就是文革开始那会儿,开始部分恢复工作的,虽然不是军职,

彭另一件特别有名的事,就是他后来被人批斗并打断了肋骨,我前一段查了一下,结果发现这事水很深,打他的虽然是红卫兵,但当时连小学生都叫红小兵,那时候的孩子谁要不是红卫兵,那只能说明他没上过学, 所以实际的问题,是要看具体的红卫兵组织,和具体人的。

那个打他抓起来连批带打的主儿,事后虽然不是第一时间被抓,但基本是步步升级,不是他处境升级,是他受的处罚不断升级,最后是是隔离审查,类似于现在的双规,没正式判刑,但隔多久审多久,遥遥无期,虽然最后走判刑手续,是文革后,而这个刑判的,不但没把这事完全说清,相反倒是勾出了很多可疑之处。

首先这个时间拉的特别长,正式批捕是七九年(更前面那几年是隔离审查),而判决直到八三年才出来,判了十五年,按说至少要到九四年才能出来,可到八七年就出来了,而且命令来自北京(这种政治性犯人,可不是地方司法能给他减刑的)。这还是最奇怪的,他服刑是在四川,这种犯人通常是押在秦城之类监狱,就是外发一般也是大西北之类的苦寒之地,四川虽说偏点,可谈不上多糟,事实上他在服刑期间,娶老婆生孩子,一样都没耽误。我怎么觉的,他这刑服的,比他文革那几年关起来隔离审查,舒服多了。

谈情说爱生孩子,外加提前释放,你以为完了么,没完,他回来后马上就安排工作,而且要求按大学的学历算,要知少文革不是没高等教育,只不过那会叫工农兵大学生,也不是是个人就能上,一般要求工作一段,后来把前头三个字去了,原来的工农兵大学生数量不小,而且实际上在各务都是骨干(本来就是按工作表现来确定上学与否的。),所以虽然散了一些恶心这些人的段子,如只会交白卷之类(这里插一句,张铁生起来,不是因为交白卷,是因为他在卷子上写了封上告信,说干部不给他们安排复习时间,而且他是农业技术人员,数学是不太好,但不是什么都不会,就这判人十几年,可没人给他减刑安排工作。出来以后开农业公司,现在不知道,反正早几年那也是身家亿计,可见不是废物点心。)但是那涉及的人太多,后来就采用降级处理,原来的工农兵大学生按大专学历算,这家伙当年学又没上完一出来就按大学学历算,很有意思。

你就是真大学毕业的,一到单位也得先实习一阵吧,人家直接去技术情报室,而且有人专门垫话,要政治不歧视,生活妥善安排,完全就是叫供起来的节凑,是不是这就完了,没完。

他在那个岗没干多久,就调到深圳独挡一面了,怎么那么巧,没待几天,就叫人看出他人材难得了,好几个企业追着他求着他去当老总,还特别注明都是大公司。我就奇了怪了,他那个单位是兵工厂,就算他干了一阵技术情报,那个东西深圳那边的企业,用的上么。他后来勉为其难,挑了家儿国企。

当然号称是原本亏损,要不也不会求贤若喝啊,他一去这账就平了,其实国企那个帐,就算什么都不干,卖两块地皮,几千万还难作平么,03年这老总退休,但这么大能耐也不好闲着,就又弄了个顾问,当然肯定不是白当的。

所以说,他被正式批捕判刑,不是一个问题的解决,而是新的问题的开始,在有关此人的记录中,话里话外在说,他文革时把彭抓去连打带批,打断了骨头,以及事后没第一时间抓起来,后来抓起来名义又是隔离审查,背后一直是某些人背后支持袒护,可我看完相关资料,怎觉的,他批捕之后的日子,过的比文革时舒服多了哪,是我的错觉么?而且这个舒服,可不是已经死了,或坐牢的人,所能帮的上忙的。

那他是不是联动西纠那种高干子弟那,好象也不象,亲爹算是个烈士,但是死的太早,级别估计也不高,后爹说是个中层干部,号称是严格中不失疼爱,那就是好脸不多吧,而且这个中层也不知是怎么算的,是地方上的中层啊,还是中央国家级的中层啊。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以他犯的事,持续这么长时间的,这么多事,那级算都中不出来。

对了,扯半天忘了说这个人叫什么了,韩爱晶。

综合现有的资料,很多事,真正的背后,决不是七六或七九年,就死或作牢,或其码失势的人,能作出来的。这不是谁主观上想不想的问题,是个客观行为能力问题。


通宝推:HarryGore,做回自己,阴霾信仰,花大熊,caoban,糊里糊涂,东海后学,侧翼,盲人摸象,李根,唐斩非,纳米小洞儿,我还有事,迷途笨狼,棋人鲁大耍,海峰,
最后于2018-02-03 07:36:11改,共2次;
2018-02-03 07:2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