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35:向戌——诸侯之良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2 阅 1035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8-01-21 03:21:56
4297473 复 4297161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43518`19403`73250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35附:107弃尤生佐2/5 8

《昭六年经》:

宋-华合比出奔卫。((p 1273)(10060005))(107)

《昭六年传》:

宋寺人柳有宠,大子佐恶之。华合比曰:“我杀之。”柳闻之,乃坎、用牲、埋书,而告公曰:“合比将纳亡人之族,既盟于北郭矣。”公使视之,有焉,遂逐华合比。合比奔卫。于是华亥欲代右师,乃与寺人柳比,从为之徵,曰:“闻之久矣。”公使代之。见于左师,左师曰:“女(rǔ汝)夫也必亡。女丧而宗室,于人何有?人亦于女何有?《诗》曰:‘宗子维城,毋(wú)俾(bǐ)城坏,毋独斯畏。’女其畏哉!”((p 1277)(10060501))(107)

我的粗译:

五年后,到我们昭公六年(公元前五三六年,周景王九年,宋平公四十年,卫襄公八年),当时宋国又有一位寺人“柳”在他们“公”(宋平公,宋公-成)那里得宠,不过取代大子痤的大子佐讨厌此人,于是华元的儿子右师华合比(华皋比)向大子佐建议:“我杀之。”。那个“柳”听说此事,也挖了坑,放入牺牲,在牺牲上摆好盟书,埋起来,再去报告他们“公”说:“合比(华合比,华皋比)将纳亡人之族,既盟于北郭矣。(“合比”准备接应被赶出去的家族打回来,已经在“北郭”盟誓了。)”,他们“公”派人去查看,果有此事,就把华合比赶走。合比流亡去了卫国。

在这过程中,华合比的弟弟华亥自己想当右师,就和寺人柳勾结在一起,帮着作证,说是:“闻之久矣。(早听说他想这么干了。)”,事后,他们“公”让华亥代替华合比当了右师。他当上右师后去见左师(向戌),左师告诉他:“女夫也必亡。女丧而宗室,于人何有?人亦于女何有?《诗》曰:‘宗子维城,毋俾城坏,毋独斯畏。’女其畏哉!(你这家伙肯定也会被赶走。你把你族长都弄没了,还会考虑别人吗?别人又还会考虑你吗?《诗》里说:“族长是城墙,可别让它倒,怕要没人保。”,你也该怕了吧!)”。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女夫也必亡”曰:

女夫,轻视之词。亦作“而夫”。《庄子?列御寇篇》“如而夫者”,郭象《注》云:“而夫谓凡夫也。”参章炳麟《左传读》。

杨伯峻先生注“宗子维城”曰:

善鼎铭云:“余其用各我宗子雩(与)百生(姓)。”郭沫若云:“宗子而与百姓对列,似言本宗之子弟。”说误。此以华合比为华氏之宗子,即华族之城垣也。

杨伯峻先生于“毋俾城坏,毋独斯畏”之后注云:

《诗?大雅?板》。言若使此城倾坏,女则孤独而足有可畏者。

《诗?大雅?生民之什?板?七章(共八章)》:“价人维藩,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怀德维宁,宗子维城。无俾城坏,无独斯畏。”(《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424))。

“宋”——“商丘”推测位置为:东经115.60,北纬34.38(宋国,商丘-老南关。有遗址,西3050,南1100以上,北1400。东周)。

“卫”——“帝丘”推测位置为:东经115.10,北纬35.65(濮阳县-高城村南,安寨、七王庙、冯寨、东郭集、老王庄。僖三十一年——前629,卫迁于帝丘)。

《昭十年经》:

十有二月甲子,宋公-成卒。((p 1314)(10100006))(107)

《昭十一年经》:

葬宋平公。((p 1320)(10110002))(107)

《昭十年传》:

冬十二月,宋平公卒。初,元公恶寺人柳。欲杀之。及丧,柳炽炭于位,将至,则去之。比葬,又有宠。((p 1320)(10100501))(107)

我的粗译:

过了四年,到我们昭公十年(公元前五三二年,周景王十三年,宋平公四十四年),十有二月甲子那天(杨注:甲子,二日。),宋平公(宋公-成)去世。本来,接位的元公(原来的大子佐)很讨厌寺人柳,但在丧事过程中,此人趁元公没来,在他将要呆的地方烧上一堆炭,等他要来了,就把那堆炭移走。结果到下葬时,此人就又有宠于宋元公(宋公-佐)了。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十有二月甲子,宋公-成卒”曰:

杜《注》谓无“冬”字,是史之阙文。“成”,《公羊》作“戌”。《博古图录》卷二十二有宋公戌钟六器,铭云:“宋公戌之謌(歌)钟。”阮元《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引吴东发云:“今观是铭,当以《公羊》为正,是平公器也。《左》昭二十年《传》‘公子城’,杜《注》‘平公子’。‘成’与‘城’同。若平公名成,其子不得名城也。”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云:“古文辰戌之‘戌’与‘成’字之差仅一笔,古器中每互譌。”

下面是是宋徽宗所制新乐――大晟乐里的编钟——大晟钟之一枚的图片,大晟钟据认为是仿当时出土的宋公戌钟铸成,全套有数百枚,大多已流散无踪。图片出自《古玩辨伪之青铜器》

点看全图

杨伯峻先生注“比葬,又有宠”曰:

杜《注》:“言元公好恶无常。”一九八〇年北京发现一戈,铭云:“宋公-差之所[貝告] (造)柳□戈。”“差”即“佐”,“柳”即此“柳”。

下面是宋公-差之所造柳□戈的图片,出自《宋公差之所造柳族戈》

点看全图

————————————————————

《昭十二年经》:

夏,宋公使华定来聘。((p 1330)(10120003))(107)

《昭十二年传》:

夏,宋-华定来聘,通嗣(sì)君也。享之,为赋《蓼(liǎo)萧》,弗知,又不答赋。昭子曰:“必亡。宴语之不怀,宠光之不宣,令德之不知,同福之不受,将何以在?”((p 1332)(10120301))(091、107)

我的粗译:

两年后,我们昭公十二年(公元前五三〇年,周景王十五年,宋元公二年),夏天,宋国的卿华定来我们这里访问,是来通报我们他们有了新国君(宋元公,宋公-佐)。我们设宴招待他,为他唱了《蓼萧》(《诗经今注》 高亨 注 (p 239)《小雅?南有嘉鱼之什?蓼萧》):

蓼彼萧斯,零露湑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

蓼彼萧斯,零露瀼瀼。既见君子,为龙为光。其德不爽,寿考不忘。

蓼彼萧斯,零露泥泥。既见君子,孔燕岂弟。宜兄宜弟,令德寿岂。

蓼彼萧斯,零露浓浓。既见君子,鞗革忡忡。和鸾雝雝,万福攸同。

本该就唱头一章,但华定没反应,只好一直唱下去,但四章唱完华定仍然若无其事,也不回唱。

下来以后,我们的卿昭子(叔孙昭子,叔孙婼)评论:“必亡。宴语之不怀(扣首章),宠光之不宣(二章),令德之不知(三章),同福之不受(卒章),将何以在?(这个华定早晚会被宋国国君赶走。他听见“燕笑语兮”不用心;听见“为龙为光”不回应;听见“令德寿岂”不明白;听见“万福攸同”也不拜谢;这样的人,怎会站得住。)”。

一些补充:

杜预《注》“夏,宋公使华定来聘”云:“定,华椒孙。”

杨伯峻先生注“宴语之不怀”曰:

《蓼萧》有句云:“燕笑语兮,是以有誉处兮。”怀,思念也。

杨伯峻先生注“宠光之不宣”曰:

又有句云:“为龙为光。”龙即宠。见惠栋《周易古义》下。杜《注》:“宣,扬也。”

杨伯峻先生注“令德之不知”曰:

《诗》又云:“宜兄宜弟,令德寿凯(岂)(恺)。”令德,善德,以此赞美华定而彼不知。

杨伯峻先生注“同福之不受”曰:

《诗》又云:“万福攸同。”华定不答赋,是不受也。

杨伯峻先生注“将何以在?”曰:

朱彬《经传考证》云:“在,存也。”翟灏《尔雅补郭》上云:“在,终也。《左传》‘将何以在’,言何以终其位。”翟说较胜。洪亮吉《诂》亦引《‘尔雅》“在,终也。”华定于二十二年奔楚。

“鲁”推测位置为:东经117.00,北纬35.60(曲阜鲁国故城)。

《昭二十年传》:

二十年春王二月己丑,日南至。梓慎望氛,曰:“今兹宋有乱,国几亡,三年而后弭。蔡有大丧。”叔孙昭子曰:“然则戴、桓也。汏侈,无礼已甚,乱所在也。”((p 1406)(10200101))(091、109、107)

我的粗译:

八年后,我们昭公二十年(公元前五二二年,周景王二十三年,宋元公十年,蔡平公八年,陈惠公八年,郑定公八年,晋顷公四年,吴僚五年),春王二月己丑那天,太阳到达“南至”的高度(最低点)。我们的日官梓慎登台望气之后说:“今兹宋有乱,国几亡,三年而后弭。蔡有大丧。(本年宋国会出乱子,他们“国”都差点灭掉,三年而后才能平定。蔡国则会有大丧。)”。于是我们的卿叔孙昭子(叔孙婼)指出:“然则戴、桓也。汏侈,无礼已甚,乱所在也。(那宋国应该是戴族和桓族出事吧,他们奢侈任性,非常没规矩,乱子应该就出在他们那儿。)”。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二十年春王二月己丑”曰:

据《隋书?律历志》引张胄玄说、《新唐书?历志》一行说及王韬、新城新藏推算,朔日实为庚寅,王韬且谓己丑为正月晦。是年冬至,据张胄玄推算在辛卯,王韬、新城新藏同,则己丑为二月初二也。(己丑,朔日。)

杨伯峻先生注“日南至”曰:

(杜《注》:“是岁朔旦冬至之岁也,当言正月己丑朔日南至。时史失闰,闰更在二月后,故《经》因史而书正月,《传》更具于二月记南至日,以正历也。”)孔《疏》:(谓)“历法十九年为一章,章首之岁必周之正月朔旦冬至。僖五年‘正月辛亥朔日南至’,是章首之岁年也。计僖五年至往年合一百三十三年,是为七章。今年复为章首,故云是岁朔日冬至之岁也。朔日冬至,谓正月之朔,当言正月己丑朔日南至。今《传》乃云‘二月己丑日南至’,历之正法,往年十二月宜置闰月,即此年正月当是往年闰月;此年二月乃是正月,故朔日己丑日南至也。时史失闰,往年错不置闰,闰更在二月之后,《传》于八月之下乃云闰月戊辰杀宣姜,是闰在二月后也。”但古历粗疏,于天象未尽相合。(孔颖达据相传之古代六种历法(黄帝、颛顼、夏、殷、周、鲁)相同点以推算,去年应于十二月后置一闰月,而史失之,是也。)王韬《春秋朔闰日至考》谓此年建亥,即认为去年若置闰月,则此年建子矣。(至谓“己丑为正月之晦”,则不可从。)何幼琦《左氏日南至辨惑》论此甚详。

杨伯峻先生注“梓慎望氛”曰:

杜《注》:“氛,气也。”(《周礼?春官?馮相氏》郑玄《注》云,“世登高台,以观天文”,则)《墨子?迎敌祠篇》、《史记?文帝纪》皆言望气以觇吉凶。梓慎,鲁之日官,故登台望气。

下面是陕西-米脂之汉画拓片《日月云气神异》的图片,出自《“强悍的艺术”中国汉画拓片精品展》

点看全图

杜预《注》“然则戴、桓也”云:“戴族,华氏;桓族,向氏。”

“蔡”——“新蔡”推测位置为:东经114.99,北纬32.75(新蔡二高周围,有遗址,省保。昭十一年蔡灭,昭十三年复封于新蔡,哀元年因楚围请迁,哀二年迁于下蔡——州来)。又:如据陈伟先生,则估计其位置为:东经114.7,北纬32.6(先秦、汉晋-新蔡故城实应在北魏以后的新蔡县治以西、汝水南岸一带。——陈伟 《楚“东国”地理研究》 (p 022))。


通宝推:mezhan,
2018-01-21 03:21: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