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茗谈147:智慧的七根柱石 -- 本嘉明
共:💬446 🌺3900 🌵14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川总需要一个敌人

我在上一个帖子 (https://www.ccthere.com/article/4226180) 里谈到川总的政策走向。从他的内阁组成来看,川总就任后的政策走向将是优先降低或废除各类环保规定,削减福利,反移民,反最低工资,反公立学校。这些“松绑”的目的是降低政府开支和削减人工成本。川总要制造业回归,不降低美国的人力成本,跨国公司是没兴趣陪他玩的。而使用高盛出身的金融掮客为财长和商业部长,则是为了使用非常手段(例如让股市“熔断”几次)来消灭量化宽松造成的流动性以造成国债下降。

然而,仅仅这些并不足以让制造业回归美国,也不足以振兴美国的经济。美国制造业回归最大的障碍是人力成本。即使川总削减福利,反移民,反最低工资为各大公司“松绑”,美国的人力成本仍将远远高于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

自小布什到奥巴马实行的策略是直取中东,扼住世界能源的咽喉,通过人为提高能源价格来提高美国以外各国的制造业成本和运输成本从而迫使制造业回归美国。这个策略在初期起到了一定效果。但这也是一把双刃剑。高企的能源价格同样压在美国国内(虽然美国国内的能源价格远远低于世界水平),而高能源价格同时又给了俄罗斯巨大的利润使之在普大帝的治下逐步恢复实力。十六年以来,随着中国在能源市场上四处出击,能源做为遏制中国的手段其效用大为降低。

面对中国巨大的制造业能力和上升势头,美国开始了扶植中国以外制造业国家的策略。其中又以印度为主要扶助对象。下图是2000 到 2015年美国对印度直接投资的统计:

点看全图

对比同期对中国的投资:

点看全图

可以发现在2000年美国对中印直接投资的比例约为 4.7 : 1, 而到了 2015 年这个比例下降为 2.63 : 1。同时,印度不失时机得在前两年推出“印度制造”的口号意图成为制造业大国。美国则在近两年一直占据对印度直接投资的首位。其扶持印度,对抗中国之心昭然若揭。这和美国当初扶植中国对抗日本制造业如出一辙。

然而,这个策略虽好,仍然是有缺点的。一是缓不济急。中国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印度。二是印度缺乏基础设施和良好的投资环境使得外国投资往往不能取得如期成效。例如指责中国政府官员贪污腐败往往说其工程是豆腐渣工程之类。但印度的政府却腐败到了连豆腐渣都吃得一干二净,投资被全部贪污根本没有工程造出来的程度。要把印度扶植为对抗中国的对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主要的问题是扶助印度并不能解决美国国内就业问题。即使用印度打败了中国制造业,不过前门驱狼后门进虎而已。这已经为过去三十年的经验所证明。当初日本的制造业压得美国喘不过气来。而扶起中国后,日本是完蛋了,但中国变成了比日本强大十倍的巨无霸。在日本“买下美国”时期,美国国内仍然有完整的轻重工业体系。而到了“中国制造”,美国国内已经没有完整的轻重工业体系了。

那么在此情况下,美国的策略是什么呢?从到目前为止的表现看,川总本人其实只是一个表现欲极盛的大嘴网红。他的内阁选择和治国方略其实都是出自他所谓的“首席谋士”班农之手。

班农否认别人给他的“白人种族主义者”的称号,自称是“民族主义者”、“贸易保护主义者”。其经济和政治策略除了上述的废除各类环保规定,削减福利,反移民,反最低工资,反公立学校,等等“松绑”政策,还包括提高关税,建立非关税壁垒,打贸易战等等贸易保护主义措施。

然而搞贸易保护主义对于现在产业空洞化的美国极易造成物价飞涨、通货恶性膨胀。而被断了财路的各路大佬未必就肯卖川总的账。到时候制造业没有回归,美国经济就先崩溃了。

那么如何才能迫使大家接受贸易保护主义呢?

这就需要为美国制造一个敌人。

所谓“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在美苏争霸时代,美国不得不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与苏联争霸中去。不论是核武器军备竞赛还是宇航计划或者常规局部地区战争,都要求美国必须拥有一个完整的轻重工业和科研体系。同时美国的产能在美国势力范围里内循环。于此同时,在意识形态上全国高度统一,以反共反苏为第一目标和政治正确。像什么同性恋、堕胎权之类统统都是细枝末节。

自苏联崩溃后,美国成为独霸。没有一个国家会正面挑战美国的独霸地位。虽然美国仍然不能完全说一不二,但各国最多只是在暗地里给美国下绊子,设圈套,例如让美国陷在中东这个泥潭里面等等。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上下自然产生了“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思想。自冷战结束后,美国从一个能上月球的国家变成了一个连载人飞船都没有的国家。这不能不说是巨大的倒退。

因此,对于美国极右翼来说,为美国制造一个敌人是当务之急。但是这个度又要掌握好,不能真的搞出一个核大战来。因此,川总还没上台就横挑“一个中国”原则,要和俄国重开军备竞赛等等“匪夷所思”的“幼稚举动”也就可以理解了。

选择中国作为“新冷战”的对手对重建美国制造业最有利的。中国虽然是核大国,但只有有限报复能力而没有全面报复能力。中国虽然是经济大国,但还没有准世界货币铸币权。中国虽然是军事强国,但常规武力还足以自卫无法远投,无法和美国在全球舞台上直接对抗。

所以美国必然会选择中国作为“新冷战”的对手,同时拉拢俄国保证俄国不会为中国提供全面核报复的保护伞。如此,第一可以名正言顺得对中国实行贸易制裁,提高关税。同时断绝中国在欧美的外贸市场,建立以美国为中心的欧美经济内循环。第二则势必树立起美国必须发展国内制造业的共识。出于军事目的,这些制造业必须留在国内,从而解决美国的国内就业问题。再辅以扶助印度替代中国为美国生产廉价轻工产品。则重振美国经济也不是没有指望。第三则是再一次为美国人树立一个意识形态上的共同敌人以统一思想,树立共同奋斗打败敌人的目标。

但是,这一切虽然在纸面上看上去很美。但归根到底的问题还是川总有没有能力在美国中期选举前的两年内将其完成且不会引发恶性通胀。时间对于川总是很不利的。不但有中期选举的两年限制,还有七、八年必来一次的经济危机。如果川总选择让高盛掮客们操纵股市来消灭美债,那么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很可能弄巧成拙,彻底引爆美国的经济。

七伤拳不是那么好打的。

通宝推:脑袋,otto,乔治·奥威尔,parishg,人在旅途,渔儿漂漂,mezhan,
帖:4227592 复 422361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