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在非洲一 -- wlr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1197 阅 106834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6-04-05 17:43:51
4188590 复 4007743
wlrwlr`99487`/bbsIMG/face/0038.gif`70`808`4597`36980`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4-05-09 13:27:23`
在非洲一百二十 49

第二天早上起床,影倩崔茜已经坐在外屋。

“今天上班,把枪带着。”崔茜拍拍桌上准备好的枪套。

“干吗?”我吓一跳,完全醒过来,“带枪干吗?打架也不能用这个,要出人命的。”

“不是让你用枪打他。”影倩接着说,“万一他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至少可以吓唬吓唬,免得你吃亏。”

我把枪装在牛仔裤兜里带到工地,下车后还特别仔细摸了摸,生怕不小心掉出来。李同力看见我就远远地举起手,快步走过来。

“王总和我说过了,我也汇报了打架的情况。王总上午会给曲影倩打电话,大意是一定妥善处理,请她等一段时间。”

“哦,......他总是挑衅,我实在忍不住了......”

“严肃处理这件事不仅仅是因为你,也不仅仅是因为曲影倩打来电话。他和齐工走得太近,我刚刚上任,人人都不听话,我还怎么干?齐工也不安分,一天到晚上窜下跳,搬弄是非。......你昨天晚上打架时很帅,更高明的是那个附加的小动作,把包放在老头子的桌上。呵呵!亏你想得出来。”

“把包放在他桌上,提醒他看看我的手段。这两天总是找我的茬,骂得很难听。老人家,我又不能打回去,吓唬吓唬,我也能清静清静。”

“我也和你说实话,既然是项目经理,就要听我的,我做错了我负责。你这两天注意点,他不惹你,你也别理他。”

“放心!我又没吃亏,其实谁没事找着想打架。”

“嗯,那就好那就好。”他笑着靠近我,“别和其他人说......你眼睛是怎么回事?昨晚打的?到医疗队去看看。

“没事没事,眼镜刮了一下,抹过药了。”

“还是去看一下,没几步路,跟我走。”

李同力硬把我拽到隔壁的中国医疗队,确认没问题以后才放心。走出医疗队院门后,我忍不住又回头看看。

李同力走在前面,停住脚步回头微笑着说:“刘这个人傻呼呼的,虽然他是外单位招聘来的,到这以后也应该打听打听,周红兵的教训大部分人都知道,他还敢惹你。你也真有意思,把别人打趴下,自己却受了伤,以后有什么事和我讲,别动不动就打架,不然我这边也难办。”

“好的好的,这次实在是没忍住,给你添麻烦了。”

“哪的话!都是一个单位的,我把你当老弟。今天要买的东西不少,需要人帮忙提货或押车告诉我,别忘了饮料和啤酒。”

“知道,忘不了,我走了,谢谢!”

中午回到东方饭店,影倩在树荫下等着。见我好好地回来,又转身去给崔西打电话。

“没事,别那么担心,他不能把我怎么样。”坐在饭桌上,我安慰影倩,“小丫头今天不回来。”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以为都是正人君子?”

“是是,我一定小心。”

基德从外面进来,见我正在吃饭,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来。“谢夫,今晚有行动。”

“没外人,你说吧。”我示意他坐下。

“我们追踪到那辆车,已掌握司机的住址,如果没有意外,今晚会实施抓捕。”

“几点?要抓多少人?有没有武器?谁负责指挥?”

“预定在晚上十一点半,住在一起的总共十七人,没见到有武器,托德总指挥,约翰逊现场指挥。”

“嗯,这种行动我不懂,让他们小心点,我到时候会去你那边等消息。”

“是,谢夫!”

“那车找回来我也不要了,肯定弄得不像样子。”影倩看着远去的基德说。

“你刚才可是说出一串成语,什么明枪,正人君子,我以后也可以说。”

“谁不让你说了?”

“哎!说过的话不承认,你以前有没有说过讲话别总是用古人诗句?”

“说过啊,我的意思是说话时不要刻意加入古人的诗句或其他的什么,那样显得很别扭,有故意炫耀的意思。”

“我从来没有那个意思。”

“真的吗?要不要我举出例子来?”影倩严肃起来。

“......自己想出来的不能算吧?以后我自己想,让你没有把柄可抓。哼哼!”我夸张地抬着头冷笑。

影倩静默片刻,伸手揪住我的鼻子,“我看你再诡辩!”

“哎呦哎呦!”我夸张地大叫,吓得影倩赶紧松手,“怎么了?碰到伤口了?我看看。”

“没有没有,”我趁机抓住她的手,“捏得好舒服。”

影倩挣了一下,没能把手缩回来,顺势扶住我的下巴,另一只手拿去眼镜,“你刚才洗脸洗手了吗?”

“洗了啊!你不是看见了吗?”

“不知道你是怎么洗的,鼻梁上还是有油。你看,我的手指上都亮亮的。再去洗一遍鼻子,回来给你擦药。”

“说真的,如果是自己想出来,或者用得......恰到好处,我觉得也可以说。”

“行行行,这算什么大事情,快去吧。”

晚上九点,我到参谋组的房间坐下,基德过来轻声汇报说一切正常,又递上一份带示意图的行动计划。

“这是谁做的?”我问基德。

“约翰逊在会上讲的。考虑保密,我没带文件,回来以后根据记忆写的。”

我点点头,不再说话,仔细地从头到尾看了两遍,反扣着放回桌上。外面院子里灯光一闪,崔茜开着一辆面包车停在主楼前,影倩和苏静娥带着两个佣人下车,七手八脚地往里搬东西。我看看墙上的钟,九点四十刚过,起身走出门外,去帮她们收拾东西。

“这活不用你帮忙,那边怎么样?”影倩见我过来,放下手里的一个小画屏问。

“没事,还没开始。”我从车里拉出一个大包,“这个放哪?”

“二楼,崔茜卧室。”

“好嘞!”我一使劲扛在肩上,直奔二楼。

“哈哈,谢谢!”崔茜见我进屋,一下子蹦过来,伸手接住。

“很重,直接告诉我放在哪里。”

“不用。”她单手一托,把包从我肩上卸下,“我能拿得动。你去帮姐姐,她也有一个这样的包。”

我回到车旁,影倩的包已经被佣人抬上楼。

“待会弄些夜宵送过来,”她指指参谋组所在的小楼,“你想吃点什么?”

“我不要,今晚的打卤面真好吃,现在胀得很,喝点饮料就行。中午忘了问你,王总给你打电话了?他怎么讲?”

“没什么,等着处理,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拖一段时间。你不是说面条饿得快吗?我给你弄个蛋炒饭?”

“行,少一点,吃面条的卤子还剩一些,直接浇到饭上面。”

“这是什么奇怪的吃法。”

“呵呵,猪食,好吃就行。李同力上午也和我谈过,要严肃处理他。不仅仅因为你我,还因为他和齐工是一伙,不听李同力的。快回去吧,应该有十点多了,又不着急住,别太累了。”

“嗯,不累,”影倩用手背扶扶被风吹下来的头发,“你小心点,咱们不害人,也不要让别人利用。早点回去,别让小丫头老等着。”

抓捕行动一切顺利,屋里的人只来得及惊叫几声,就被全部按住,然后堵嘴套头,捆住手脚,扔到院子外面的卡车上。所有事情完成,约翰逊搜查完毕,带着其他人撤离的时候,街上连围观的人都没有。

托德亲自带着人连夜审讯,结果大失所望,这群人没有参与袭击。他们在围城期间参加胡图族武装,但主要是负责首都的警卫,失败以后用抢来的三辆卡车帮人运货维持生计。托德打来电话,和我商讨下一步怎么办,我也觉得很没劲,告诉他越野车不要了,建议先让约翰逊的情报部门详细审讯,然后再交给警察,至少把伪造号牌的事情搞清楚。

第二天,约翰逊开始按部就班地审讯、搜查,又从房子楼梯下的杂物间夹壁里找出三支枪和几百发子弹。蹲守的人员还抓住三个上门联系运货的人,询问以后没发现疑点,只好放人,于是一切又恢复原来的状态。

打架以后,刘师傅没再敢闹事。我继续忙碌,本来不想再带枪,但影倩崔茜不同意,好在牛仔裤比较宽松,枪放在里面不是非常显眼。齐工也开始有所忌惮,碰见我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要用车就直接找司机。我也乐得不跟他啰嗦,反正他要车的次数很少,而且李同力又新招了三个当地司机,不至于对我的采购任务影响太大。

这天下午,蒙蒙细雨笼罩了天地。我本打算给东方饭店买几袋白水泥,看这样子只好作罢,拿着一杯水呆坐在会议室里。李同力停在门外,收伞以后用一根树枝仔细刮掉鞋边的泥才走进来。

“嗯,你也在。材料都买齐了?”

“上午运回来四吨水泥,还有各种钢筋。下午刚刚买回来切割机砂轮片,开刀,锤子,钉子,电焊条,水管,一些生活用品。本来打算去买几袋白水泥,走到半路下雨了,只好等着,皮卡车没有雨布,这东西不能放在驾驶室里,灰太大了。哦,还有一个大铁皮箱,不知道干什么用。”

“呵呵,那是洗澡用的水箱,架起来烧水,不用再拿塑料桶盛热水,直接洗淋浴。”

“好主意!那样省事多了,怎么没要我买莲蓬头和阀门?”

“啊?没有吗?你等会去问问水电工,是不是他们忘记了。这些人在国内干工程时,从来没有提前统计材料的习惯,在国外又不能专门配备人干这个。”

“好,我现在就去。”

“不急,下着雨呢。坐会聊聊天。最近很忙,累坏了吧?”他拦住我。

“有点,主要是他们计划性太差!比如切割机砂轮片,前天买过,今天又要买二十片,像这种重复劳动不仅消耗人力,而且废车废油,效率还很差。”

“是啊是啊,我问过水泥供应商,如果一次买十吨,他们可以免费送货,如果再多,价格上还能优惠一些。所以我已经和省公司办事处的人说好了,下次买十吨。没想到你不懂土建,却能看出其中的问题,厉害!”

“呵呵,时间长了,有一些感觉。”

“我正在组织人手,把大宗材料的需求时间表列出来,然后根据采购周期、价格、运费、存放、保质期、资金占用等因素,算出一个成本相对较低的采购方案。懂技术的人少,建华又回国了,而且这些只能下班以后作,所以先照顾大宗材料。你说的那个砂轮片,干脆一次买多些,比如一两百片,也没多少钱,保质期也很长,这个工程用不完,其他工程也能用。”

“太好了!就应该这样。”我兴奋起来,“齐工和那个刘红举没再找你麻烦吧?”

“没有,他们不敢。哎,刚刚说到,他们私底下叫你李厉害,还有李谢夫。这下可没人敢惹你了。”

“嘿嘿!”我有些得意,“也是实在忍不住了。”

“没事,打就打了,以后尽量别动手就行。王总这几天就要回国。哦,对了,张翻说过两次了,把你的当地身份证给我,这里的警察局要所有人的证件,想起来的时候你总是不在。”

“嗯?有什么麻烦吗?警察部门的事我可以帮忙。”

“没什么,就是查验一下,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

其实这事不是当地警察要查验我们的身份证。王总回国后第三天,李同力在早上开会时突然宣布刘红举回国。他一愣,接着把手里的本子朝李同力砸去,然后嘴里骂着脏话向离得较近的我扑来。我向后退一大步,手伸进裤兜勾开按扣抓住枪把。站在刘红举身旁的四个人早有准备,拉拉扯扯地把他缠住推进屋里。李同力满脸通红,大声宣布鉴于刘红举的恶劣行为,扣留所有应得的津贴,待回国后根据认错的态度再酌情考虑。

“XX!敢扔我,看老子不弄死他!”散会以后,李同力在停车场追上我,仍有些激动,“老弟,收身份证的事你别在意。主要是为了办刘红举的回国手续,当时王总还在,怕他找麻烦。办法是我想的,你别怪王总,只有我和王总及张翻知道实情。如果你没和他打架,也可以告诉你,但你是当事人之一,这件事情最好能避嫌,所以你不知道反而更好,本来这事也没有对你不利,所以......”

“没有没有!”我赶紧打断他,“你说哪里话,我怎么会计较,谢谢你和王总。”

刘红举当天下午就被押往机场,赶五点半埃航的航班回国。我和李同力都没去,在会议室里与监理卡雷斯先生核算战争期间各种损失的详细数字。直到晚霞满天,才把卡雷斯送走。

“好家伙!真有你的。”李同力狠狠拍了我一掌,“这么一大笔赔偿,王总要乐坏了,我去打电话。”

“那我走了,算得头疼,肚子也饿了。”

“等一下,你和我一起去打电话,有什么不清楚的你得补充。”

“你们领导通话,我就不参与了,我在外面等着,顺便喝口水。”

“好,别走远。”

电话一直持续十几分钟,李同力走出房门,冲我高高地一挥手,“走,开车,今晚找个地方吃大餐,然后找个酒吧坐坐。”

“啊?干吗?”

“呵呵,下午算账真的算傻了?王总奖励我们,你带钱了吧?别忘了开发票。”

“带钱了......我先去打个电话。”

我带着李同力去了一家西餐厅,点了两份法式牛排,吃饱后又到富人区里的一家酒吧坐下。

“忙了好一阵子,现在总算有点样子了。”酒吧里灯光昏暗而柔和,李同力浅浅地尝一口手中的马提尼,放下酒杯靠在沙发椅上,“刘红举回国,齐工应该会收敛一些,其他人看见这个形势,不会再跟着,局势基本控制住了。”

“有那么严重嘛?”我不太相信他的推断,“你已经被任命为项目组经理,又比齐工有水平,其他人不会继续听他的。”

“你没有住在工地,很多事不知道。齐工在临河的建筑行业很有影响力,他是资格最老的几个技术人员之一,建国前的大学毕业生,带出来的徒弟、下属很多,各种关系盘根错节。现在的这些中国工人,大部分和他都很熟,不熟的也都听说过。”

“哦,是这样啊。”我有些紧张,王总能让齐工直接担任项目经理,肯定有他自己的考量。看来以后要小心些,就算在国外他不能把我怎么样,以后总是要回国的。

“其实他本来可以有很好的仕途,文革的时候因为熬不住打,夫妻两人编造假材料诬告已经下台的领导。没想到文革一过,这个领导又回来了,而且很快当上市委书记,他就完蛋了。”他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所以你没必要和他动手,也别把他当回事,躲远一点就行了。”

“是是,我没打算动手。”

“刘红举的事,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提醒,包括你我。进入新环境,一定要尽快摸清情况。他要是有点心眼,看看其他人对你的态度,就应该明白,不会听齐工的指挥跟你我胡闹。我知道你不大愿意和那些工人们交往,其实没有什么,不过是说话粗俗一些。他们经过文革,没上什么学,能做到今天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以后多和他们聊聊,实在听不惯就笑笑,或者找个接口离开。我还指望你能多帮帮我,不仅仅负责车队和电脑。”

“他和你也闹过?”我问。

“闹过,只不过没骂人。开会时和齐工一唱一和,配合得很好......算了,不说了,人都回去了,说这些没意思。”他抬手看看表,“时间不早了,你先送我回去,明天还有很多事,要早点睡觉。你也是,注意休息,明天可以晚一个小时到工地,好好睡个懒觉,有急需的材料我让张翻先替你买一下。”


  • 本帖 1 回复
通宝推:浣花岛主,老顽童,澹泊敬诚,过堂风,石狼,jhjdylj,桥上,脊梁硬,
2016-04-05 17:43: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