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左传》人物事略02:赵武——仁人之心 -- 桥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1 阅 292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5-01-21 05:05:23
4088668 复 4088167
桥上
桥上`24173`/bbsIMG/face/0002.gif`70`139987`19083`716636`正九品上:儒林郎|仁勇校尉`2008-04-16 00:13:57`
《左传》人物事略02附:晋杀同括2/2 9

《成八年经》:

晋杀其大夫赵同、赵括。((p 0836)(08080006))(071)

《成八年传》:

晋国的赵庄姬因为赵婴之亡故,谮之于晋侯,曰:“原、屏将为乱。”栾、郤为征。六月,晋讨赵同、赵括。武从姬氏畜于公宫。以其田与祁奚。韩厥言于晋侯曰:“成季之勋,宣孟之忠,而无后,为善者其惧矣。三代之令王皆数百年保天之禄。夫岂无辟王?赖前哲以免也。《周书》曰‘不敢侮鳏寡’,所以明德也。”乃立武,而反其田焉。((p 0838)(08080601))(071)

我的粗译:

晋-赵庄姬为赵婴(楼婴、赵婴齐)被放逐,就向晋景公诬告说:“原、屏将为乱。(原(赵同)和屏(赵括)想要作乱。)”栾、郤两家一同作证,于是,我们的成公八年(公元前五八三年,周简王三年,晋景公十七年)六月,晋国就讨灭了赵同和赵括两家,把赵家的田产都给了祁奚。而此时赵武正跟着赵庄姬(姬氏)住在主上的宫里。

后来,到我们的成公十年(公元前五八一年,周简王五年,晋景公十九年),韩厥借机向晋景公进言说:“成季之勋,宣孟之忠,而无后,为善者其惧矣。三代之令王皆数百年保天之禄。夫岂无辟王?赖前哲以免也。《周书》曰‘不敢侮鳏寡’,所以明德也。(有像成季(赵衰)那样的功勋,又有像宣孟(赵盾)那样的忠心,如果这样的家族没了后裔,那些为善者都会害怕了。三代的那些贤王都能享受上天的赐予好几百年,其中就没有几个糟糕的天王了?不过是仗着前面贤明的天王才躲过去了。《周书》里说“不敢侮鳏寡”,就是要显示主上的仁慈。)”

于是晋景公重新立赵武为赵家的族长,把赵家的田产还给了他。

一些补充:

杨伯峻先生注“《周书》曰‘不敢侮鳏寡’”曰:“句见《尚书康诰》。”

《成十年经》:

丙午,晋侯-獳卒。((p 0847)(08100005))(071)

《成十年传》:

晋侯梦大厉,被发及地,搏膺而踊,曰:“杀余孙,不义。余得请于帝矣!”坏大门及寝门而入。公惧,入于室。又坏户。公觉,召桑田巫。巫言如梦。公曰:“何如?”曰:“不食新矣。”公疾病,求医于秦。秦伯使医缓为之。未至,公梦疾为二竖子,曰:“彼,良医也,惧伤我,焉逃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医至,曰:“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公曰:“良医也。”厚为之礼而归之。六月丙午,晋侯欲麦,使甸人献麦,馈人为之。召桑田巫,示而杀之。将食,张,如厕,陷而卒。小臣有晨梦负公以登天,及日中,负晋侯出诸厕,遂以为殉。((p 0849)(08100401))(071)

冬,葬晋景公。公送葬,诸侯莫在。鲁人辱之,故不书,讳之也。((p 0851)(08100701))(071)

我的粗译:

我们的成公十年(公元前五八一年,周简王五年,晋景公十九年),晋侯(晋景公)梦见了一个恶鬼,披着直到地上的长头发,手拍胸膛在跳脚,嘴里说着:“杀余孙,不义。余得请于帝矣!(杀了我的子孙,不公正,上帝已经答应我的请求了!)”恶鬼破坏了大门及寝门进入宫内,这位晋国的主上(晋景公)害了怕,逃入室内,恶鬼又破坏了室门。此时晋国的主上醒了过来,马上召见桑田巫。桑田巫已经知道了晋国的主上所做的梦,反过来说给他听。说完,晋国的主上就问:“何如?(我会怎样?)”桑田巫说:“不食新矣。(您吃不上新麦了。)”

晋国的主上得了重病,请秦国派“医”过来,秦穆公就派出了医缓。医缓还没有到,晋国的主上梦见自己的疾病化成了两个小孩子的样子,两个小孩子一个说:“彼,良医也,惧伤我,焉逃之?(要来的那个家伙,是个良医,怕是要危害到我们,我们往哪儿逃呢?)”另一个就说:“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咱们躲到肓之上,膏之下,他能拿我们怎么办?)”

医缓来了以后,就告诉晋国的主上说:“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这病已经没法治了,病根在肓之上,膏之下,不能用灸攻,用针又够不着,药也到不了那儿,这病没法治了。)”主上说:“良医也。”就送给他丰厚的礼品让他回秦国去了。

六月丙午那天,晋侯(晋景公)想吃麦子,吩咐甸人献上新麦,让馈人做熟了,然后召来桑田巫,给他看了做熟的新麦,然后把他杀了。

晋侯正想开吃,忽然觉得肚子胀,就去如厕,结果一下掉进茅坑里死了,还是没吃上新麦。

晋国宫廷里有一位小臣,这天早晨梦见自己背着主上登了天,到这天日中,正好派到他把主上从茅坑里背上来,就把他给主上陪了葬。

这年冬天,为晋景公下葬,我们的主上去送葬,别家诸侯都没去,我们鲁人以此为耻,所以《春秋经》上就没写这件事,这是要为我们的主上遮羞。

一些补充:

晋侯-獳即晋景公。杨伯峻先生注“丙午”曰:“据《传》,丙午在六月,当为六月六日。《经》无“六月”两字,或当时史官失书。”

杨伯峻先生注“晋侯梦大厉”曰:

恶鬼曰厉鬼,昭七年《传》“其何厉鬼也”可证。亦省称厉,襄十七年《传》“尔父为厉”可证。古人又以为绝后之鬼常为厉,故《礼记祭法》有“泰厉”、“公厉”,郑《注》谓古代帝王绝后者为泰厉,诸侯绝后者为公厉。昭七年《传》亦云“鬼有所归,乃不为厉”。

如杨先生所注,此处晋景公梦见的“大厉”是赵家先祖的鬼魂,前面韩厥“立武”的建议应该就是借这个机会才提出来的。

杨伯峻先生注“居肓之上,膏之下”曰:

肓音荒。古代医学以心尖脂肪曰膏,心脏与隔膜之间曰肓,在肓上膏下为药力与针灸所不能及。刘文淇《疏证》谓当作“肓之下,膏之上”,今本“上”“下”两字误倒,不可信。

杨伯峻先生注“晋侯欲麦”曰:

晋侯欲麦,即尝新,《礼记月令》与《吕氏春秋孟夏纪》俱载有尝新之礼,可参看。

《礼记月令第六》:“(孟秋之月,)农乃登谷。天子尝新,先荐寝庙。

《吕氏春秋孟夏纪第四》:“(孟夏之月,)农乃升麦。天子乃以彘尝麦,先荐寝庙。

杨伯峻先生注“使甸人献麦”曰:

甸人,天子诸侯俱有此官,据《礼记祭义》,诸侯有藉田百亩,甸人主管藉田,并供给野物。亦即《周礼天官》之甸师。但《周礼春官大祝》及《仪礼》《燕礼》、《大射仪》、《公食大夫礼》、《士丧礼》以及《礼记》《文王世子》、《丧大记》以及《周语中》皆作甸人,可见本名甸人,《周礼》作者一时改为甸师。

杨伯峻先生注“馈人为之”曰:

馈人,为诸侯主持饮食之官,相当于《周礼天官》庖人。说本程公说《春秋分纪》。

“病入膏肓”(bìng rù gāo huāng)这个成语就出自这里,似乎中学还是小学的语文课本里就收入过这篇文章,不知现在还有没有。


  • 本帖 1 回复
2015-01-21 05:05:2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