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的喀什, 我的南疆 -- 故乡在喀什

新兵营地 导读 复 3716 阅 441436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10-05 22:37:35
4056314 复 4022006
故乡在喀什
故乡在喀什`70356`/bbsIMG/face/0000.gif`70`9780`22438`352472`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11-03-05 16:12:07`
29. 东突其的karma 326

其,在维吾尔语就是做某事的人之意。东突其,就是搞东突的人,或者心存此念的人。

新疆问题的症结就是三恶势力"极端宗教,恐怖主义,和分裂势力"。三者之间有区别,但东突是共同的元素之一,因此用东突其来概称。

1994年,我因业务在巴基斯坦的边境小镇苏斯特呆了近40天。这些日子里,我就象贾平凹描写的闲人一般忙碌。本来应该无事可做,但偏偏又马不停蹄。一会去海关义务翻译,一会把行李违规的国人带到报关代理处,一会又去移民局帮人解释乘车选择,晚上有时还帮人搬或者处理东西。后来回想起来,苏斯特就是我的大学,当然绝对没有高尔基的那么惨。

有一天,一位叶城的阿吉请我到他的房间去坐坐。这位阿吉到苏斯特已有几天了,刚来时气度很是不凡。据他自己讲,他在沙特阿拉伯呆了一年多,实在无法再延居留签证了才往回走。在巴基斯坦又晃了大半年才准备回家。在他的口中,沙特阿拉伯就是天堂,处处有黄金。因为公子阿吉的缘故,我见怪不怪。实在听不下去时,就问接待他的老乡在哪里打馕。因为在沙特的喀什侨民大多都是从事此业。每当我问到此时,他便语塞。但把我找到他的住处,恐怕绝非为了给沙特做外宣。正揣测着,老阿吉开门见山的告诉我,他在移民局碰到了麻烦,没法在护照上盖章。如果我有关系,希望我能帮忙。要美元,他可以付4000。如果不够,我可以回喀什后去叶城找他拿人民币。当时我的月工资才168元,他的开价当然吸引力巨大。但当我问他具体原因是什么时,他望着屋角一言不发。这时,我才注意到屋角有一个全身蒙黑的女子一直在无声的抽泣。当我找到巴基斯坦朋友时,全部人的表情都非常古怪。微笑,但绝非嘲讽。后来,一位朋友把我拉到了60公里外的家中。聊天中,我问到了此事。巴基斯坦朋友这次没有再微笑,而是一再问我真的不知道这位老阿吉到底碰到了什么麻烦。望着快发作的我,他那种地球人都知道了啊的微笑又出现了。接下来,他开始给我讲瓦哈比,讲塔利甫(即后来的塔利班),讲洪扎是世外桃源。那天,我们喝的是张裕白兰地,这在绝对禁酒的巴基斯坦比茅台还贵。半夜,我实在撑不住了,就象老阿吉一般的直接问到究竟能不能帮。他斩钉截铁的说不可以,因为那个女的是信瓦哈比的,因为他们告诉移民局他们不是中国人,今天的一切是他们的karma。我无语了,我醉了,当然也很疑惑和惋惜。回到苏斯特是两天之后的事了,再也没有看见过那位老阿吉。后来回想起来,这位洪扎塔吉克朋友其实给我上了一节形势教育,我受益匪浅。

巴基斯坦人对中国人的崇拜是在骨子里头的,尤以中巴公路沿线的为最。维吾尔族朝觐的路非常遥远,各个民族和势力象洋葱一样把维吾尔族包在了中间。中国刚开始组织维吾尔族朝觐时是通过中巴公路把穆斯林送到拉瓦尔品地再转飞机的。为表示欢迎和荣幸,巴基斯坦总理居内久甚至亲自到苏斯特相迎。有一位后来定居在拉瓦尔品地的维吾尔族还给我看了他和居内久握手的合影。我记住了他告诉我的一句话,看巴基斯坦人多欢迎维吾尔族。后来,闲聊时,我和巴基斯坦人讲了这句话。结果,巴基斯坦朋友象被侮辱了一般告诉我,居内久是去欢迎中国亲人的。不好意思的我附和道,对,他们刚好是穆斯林。巴基斯坦朋友望着不可救药的我说,巴基斯坦不缺穆斯林。

如同被压抑了很久的人特别容易在网上成为愤青一样,那些年维吾尔族朝觐的人一过7号界碑就开始骂共产党,这让那些懂得维语的汉族司机很不爽,所以要在拐弯时使大力气。其实,能从喀什走中巴公路去朝觐的人都要感谢中国的共产党,感谢汉族。有一百零八个汉族人现在还埋在吉尔吉特。没有汉族,没有共产党,从陆路去朝觐的要付出多少女人?

在拉瓦尔品地的喀什之家,我曾经遇见过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莎车维吾尔族小伙子。他是从边境偷渡过来的。他不喜欢说汉语,我的半吊子维语又应付不了他的莎车话,所以我们用英语聊了起来(现在想起来,我也觉的可笑)。当我得知他已经出来一年多了,就问他有什么计划。他变得忧郁起来。跑出来的维吾尔族在巴基斯坦选择不多。无非就是想法去朝觐,留下来做生意或者去宗教学校去学古兰经。过了一阵,他告诉我他原本是要学经的,但他在犹豫,下不了决心。在我的追问下,他告诉我,他正准备开始的时候,宗教学校出了一件事。有一位教经文的阿拉伯人开枪把30多个塔力甫全部打死了。原因就是做乃麻孜时,这个阿拉伯人的教派要求先往右转头,而有的人老是先朝左转。我说,那你也得干点什么事啊,要不然岂不是太难熬了。他说,他在学英语。我夸他说,你真聪明。他竟然羞涩地笑了。

东突是中国的突厥语地区,西突就是前苏联突厥语地区。在独联体,维吾尔族也生活的不易。为了解决土尔巴扎的一些问题,新疆的维吾尔族有时竟然到中国大使馆前去静坐或者游行示威。和维吾尔族朋友闲聊时,我不无打趣地说,天下穆斯林皆兄弟,说突厥语的是一家,这些维族怎么把这忘了。大使馆里可全部是卡菲勒(异教徒),全是卡大以(新疆维吾尔族对汉族的蔑称,其实缘起俄语中国人的音译)。维族朋友说,卡菲勒起码不吃人,维族其实也是卡大以。去过独联体讨生活的人都不易,维吾尔族更是难上加难。同语,同教有时还招来更多的麻烦和歧视。在吐尔尕特,我见过好几个跪着大哭的维吾尔汉子,光是亏钱不至如此。

汉族和共产党其实对维吾尔族不错,起码不会和维吾尔族讨论karma的残酷。看着南疆的历史和现在,以及外面的穆斯林和那些stan对维吾尔族的做法,东突其们要深思啊。

近来微博中有一些汉族在为所谓的新疆学者鼓噪,所以我写了此文。在我看来,新疆维吾尔人讲突厥血脉传承,讲宗教自由,无非就是身份认同的问题(identity)。突厥化,伊斯兰化只能给维吾尔族带来灾难。书,可以是编的。我讲的是我所看见的。我阻挡不了什么,但我想提醒东突其们一句英语谚语:be careful what you pray for. 这个谚语就是karma最好的解释。


  • 本帖 8 回复
通宝推:springisok,梦在寒冬,吃土的蚯蚓,红军迷,深圳呆子,joomla,春水含羞,cngood,听枫,煮酒正熟,迷途笨狼,龙眼,独草,五峰,candy1964,打铁的,乡下大西瓜,米爹,桥上,nvda,宏寺,从北苑到太古,特里托格内亚,foureyes,石头布,镭射,三笑,风暴,gg123,梓童,达雅,海峰,衣笠山麓,李根,无无名,回旋镖,笨鸟先飞,醉寺,愚弟,白玉老虎,年青是福,天狼星,黄土布衣,曾自洲,忧心,fuxd2002,PCB,flux,surfxu,高粱,鹦鹉,
最后于2014-10-06 04:44:28改,共1次;
2014-10-05 22:37:3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