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我教孩子唱国际歌 -- woyan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4 阅 8265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08-03 22:31:47
4038701 复 1642523
craftsmancraftsman`57005`/bbsIMG/face/0000.gif`70`14`273`1980`从九品上:文林郎|陪戎校尉`2010-05-29 21:00:08`
“当我听到国际歌的时候” 17

文革风暴来临的前夜,父亲从社教工作队回来在家待了一天。给我一篇文章“当我听到国际歌的时候”,要我好好读读。并告诉我这是今年高考的满分作文,作者是一个湖南的叫杨扬的学生。其实,那年我是小学三年级,还是因为母亲在学校工作,不满六岁上的学。

当年辜负了父亲,对那文章一点映像也没有了,后来在网上也未能找到。

记得从那时起,我每天都在国际歌的旋律中。新闻联播结束后都是“英特耐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 ...”的旋律。

接下来,那旋律伴随我恐惧、失落、彷徨... ...

... ...

不知为何,今天在听到那熟悉的旋律却能让我满眼热泪。是为什么?我自己也不明确。文革后期有一篇文章叫“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也许我的内心深处能共鸣于作者的“原则”。

这种情怀让我想起小说“牛虻”的情节:年轻的亚瑟成长成战士:牛虻,在革命队伍里遇到终身不能释怀的初恋:琼玛。不过相遇时,琼玛已是波拉夫人。

无论波拉夫人如何追问,牛虻始终不承认自己是亚瑟。

直到他被俘,临刑前夜他给波拉夫人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琼玛,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吻你的手,你哭着求我以后别这样。可是今天,在写过你名字的地方我又吻过了。

你看,我已经吻过你两次。可是都未能得到你的允许,可是我的心是快乐的... ...”


  • 本帖 2 回复
2014-08-03 22:31:4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