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公无渡河》 & no zuo no die -- 李根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39 阅 3578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4-06-20 07:27:08
4023284 复 4019989
八月廿六八月廿六`40383`/bbsIMG/face/0000.gif`70`44`970`12708`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9-08-26 02:59:03`
推荐一本书《亚洲教父》 92

前两天刚看过,作者很实诚,挺有意思的,下载链接:http://pan.baidu.com/s/1osPhP

内容简介:《亚洲教父:香港、东南亚的金钱和权力》披露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以及中国香港地区的超级富豪们并不那么光彩的致富之道。详细阐释了包括印尼苏哈托家族、菲律宾马科斯家族在内的东南亚豪门巨族是如何在短短几十年间建立起了强大的商业帝国的。

对李嘉诚、何鸿燊、谢国民、林梧桐、陈永栽等香港、东南亚商业巨贾的发迹史和生意经均有详细的介绍。

主导东南亚商界的精明华人大亨创造了该地区的经济奇迹,对吗?错!事实上,上述经济增长和复苏都是由平凡的出口行业推动的,而非这些大亨。史塔威尔得出结论:“教父们更多的是经济增长的受益者,而不是推动者。”《亚洲教父:香港、东南亚的金钱和权力》披露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以及中国香港地区的超级富豪们并不那么光彩的致富之道,详细阐释了包括印尼苏哈托家族、菲律宾马科斯家族在内的东南亚豪门巨族是如何在短短几十年间建立起了强大的商业帝国的。作者反驳风行的“文化论”,指出东南亚富豪普遍是华人后裔或有华人血统,与传统儒家文化无关。正像作者所指出的,《亚洲教父:香港、东南亚的金钱和权力》不是为了“揭丑”,而是为了激发读者思考,从而探索一条使亚洲保持持久的平衡发展的道路。

摘录:自从它们建立以来,香港和新加坡的海外角色一直没有改变,而且至今也没有改变的迹象。

亚洲金融危机后,印度尼西亚最大的研究调查机构里昂证券的主任迈克尔·钱伯斯,根据银行业的资料信息,估计大约有2000亿美元的印尼资金存在了新加坡银行,而印尼的国内生产总值也只有3500亿美元。

香港和新加坡银行的存款有的是合法的外来资金,有的则是非法所得,但是这些银行却很少去区分。的确,近年来,由于欧盟对瑞士以及其他欧洲私人金融中心施加压力,要求它们阻止逃税,对非本国国民预扣税款,新加坡逐渐成了为某些外国和本地特殊人物提供服务的金融中心。新加坡政府加强了账户保密措施,修改了信托法,以此吸引瑞士银行曾经经营的资金;从2000年至2006年,进入新加坡的外国私人银行数量大约增加了一倍。

2006年9月,新加坡举办了国际货币基金会议。之后,出现了一些少见但十分有趣的评论——评论那些通常较为沉默的投资银行对这个岛国政府的看法。会议的气氛诙谐的令人作呕,与总理李显龙共进晚餐时,外国人给予李显龙君主般的奉承。这一切激怒了摩根士丹利财团的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谢国忠。他发了一份文件给自己的同事说:参加会议的人“争先恐后地赞美新加坡成为全球化的成功范例……事实上,新加坡的成功主要是因为它成了腐败的印尼商人和政府官员的洗钱中心……为了支撑经济,新加坡还新建赌场来吸引更多来自中国的赃款”。当这个电子邮件的内容泄露时,一位摩根财团的女发言人慌张地说它的内容“旨在激励公司内部讨论”,随后谢先生辞职了。

在香港和新加坡,与银行服务业一起发展的还有房地产、购物和娱乐业。一直以来,外地客户促进了这里的高档住房市场——现在香港的主要客户是内地的中国人,新加坡的客户一直是印尼人。无论是19世纪还是当今,香港或新加坡一直是泰国、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等国大亨的安全避难所和可靠的投资场所。亚洲金融危机和印尼反华骚乱后,星期一早晨和星期五下午新加坡和雅加达两地之间的航班成了来回奔波的华裔印尼大亨的快车。他们把雅加达的家移到了新加坡。香港和新加坡一直以来还是豪华商店和美味佳肴的中心,而且香港除了有自己的赛马场外,还有邻城澳门赌博和洗黑钱的场所。2005年,新加坡威权政府决定准许开放两所特大的赌场,许多人对此惊讶不已,但从历史的延续性的角度来说,这不值得惊讶。李光耀及其家族统治的独立后的新加坡,只有在不妨碍其城市型小国的商业运作时才会显出道德热情。因此,新加坡存在着截然相反的两种情况:一方面是银行的保密制度和对卖淫的长期容忍,当然主要是为来访的商人服务;另一方面是对便后不冲厕所的人或在未穿衣服情况下不拉窗帘的人进行罚款。总理李显龙用反诘疑问句表示了对赌博立法的欢迎:“如果我们不改变,20年后我们将在哪里?”但是,事实上,新加坡的赌博业只是其保持一贯做法的最新篇章而已。

过去,香港和新加坡是注定会成功的。它们只要比周边国家和地区效率稍微高一点,对资本稍微更具吸引力一点,就会繁荣兴旺。面积小是一种优点。然而,新加坡的统治阶级却并不总是这么认为。1963年,这个新独立的国家统治者坚持认为这个地方不能独立生存。他们加入了马来西亚联邦,但两年后就被踢了出来。总理李光耀在公众面前留下了眼泪。这段插曲可能为那些认为独立后的新加坡统治者从来都不了解商业和商人是如何运营的人提供了证据。如果他了解,他就应该意识到新加坡独立发展会更好。在李先生的领导下,新加坡实行了国家统制主义模式,即政府控制大部分重要的公司——李先生从来就不太喜欢私有企业。在这种发展形式下,任何方面完全失去效力都没有关系,因为新加坡的港口和银行还是比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更有效、更可靠。香港正好相反,追求自由市场模式发展——虽然事实上,它的服务业总是以卡特尔形式出现的,这一点我们将会在后面看到——有私人港口和许多私人银行。

20世纪末,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经济管理方式所带来的结果是,两个城市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相差不到1000美元:香港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23930美元,新加坡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22960美元。其中的经验教训呢?那就是:处在一个严重管理不善、腐败严重、政治变化不定的地区中的拥有战略意义的深水港口城市型地区和小国,它们的繁荣和官方的经济哲学没有什么关系。

读后感想:香港就是个寄生性的经济怪胎,周边越乱越穷,它吃的就越肥。周边的日子好过了,它自然就吃不饱了。这是好现象,就这样继续吧。新加坡这几年过得比香港好,正说明中国比东南亚进步了许多。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呆头呆脑,
2014-06-20 07:27:0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