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参观中世纪博物馆,居然有水龙头 -- 莫无非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05 阅 67841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3-09-01 00:37:09
3914202 复 3903540
西瓜子
西瓜子`27595`/bbsIMG/face/0000.gif`70`7379`39618`312763`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8-09-12 00:15:27`
罗马陷落之后,西方就是愚昧肮脏和野蛮的代名词 345

罗马之下,关于城市排水设施,谁也不能再给出例子,关于西方城市在这方面的恶心之处,尽管去读布罗代尔的大作。

实际上,即使是凡尔赛宫也没有厕所,一间也没有。无独有偶,住在枫丹白露的某位贵妇人在被遍地的屎尿熏得精神崩溃之前,曾经这样悲愤地控诉——满大街都是屎尿,人们在枫丹白露随地拉屎。

路易十四时代,凡尔赛宫里面终于有了一间厕所,那是王太子专用的,别的贵族们要继续在壁炉里或者大街上拉屎撒尿——不论男女,不论是国王还是婢女。

更加可怕的是,当日的王公贵族们、包括娇滴滴的公主们大小便的时候,还有一个选择就是直接开窗,朝着楼下街上开动。所以,当称颂西方文明卫生的人儿在王宫附近行走,忽然抬眼看到一个香喷喷的圆屁股的时候,要马上背弃自己刚刚讲过的信条而立刻逃走,否则其一身一脸便会一亲娇滴滴的公主芳泽——只不过是公主的屎尿。

路易十四时代,大家根本不洗澡,有人这么说,“根据1850年的统计,巴黎人平均每年只洗澡两次。在那些衣冠楚楚满身香水发髻高耸的法国贵族身上,是数不清的肉眼可见或不可见的污垢和跳蚤。 ”

实际上,你要是贴近童话中的公主们意图非礼,立刻会被熏死。凡尔赛宫里面的贵妇人做一次头发太费事,所以他们为了保持发型,几个月不洗头是家常便饭。有个叫雨蛙蛙的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法国香水业极其发达的背景——“很多人还超迷这个时代 ,白马王子,三个火枪手啥的……却不想想香水业为啥在法国这么发达。”

至于中国,在此几百年前,苏轼就在广州用大毛竹引干净卫生的蒲涧水入城,建成了自来水系统。反观欧洲,1347年鼠疫大爆发,起源于东方(至今还有很多西方人,尤其是专家,认为发源地是中国),但是造成的灾难却集中在西方——两年之内、到1348年,欧洲人口四个中就死掉一个,8000万总人口直接减少了2000万,英法意大利德国的众多乡村、城市的全部人口全部死绝。这种事情可不是发生在传说中卫生设施奇差的中国,而是发生在卫生设施极先进的“古代欧洲”。

所以,作为注释的一个细节是,“黑死病”这样一个言简意赅的、对腺鼠疫临床表现的高度概括的词,也不是中国人能够总结的出来的。这种词,只有遍地死人的欧洲人才能在刻骨铭心的恐惧中总结得出来。

点看全图

再多说一句,欧洲近代医学的发达,建立在解剖学发展的基础上,然而,解剖学的发展,又是建立在一个残酷的现实之上,满地都是死人——吊死的、烧死的、斩首的一应俱全。

原因嘛,也很简单,宗教裁判所的审判。按照审判所的原则,信仰异教、或者新教各教派的异端,若是愿意忏悔,男子斩首,女子活埋(?)or吊死(?记不清了);若是不愿意忏悔,就用火来净化他们的灵魂。

中世纪的美女更加悲催,仅仅因为长得漂亮,她们就有罪——被神甫们看上的美女若是不肯陪着上帝的使者睡觉,那就只有一个下场——被宣布为女巫,接着,等待她的,就是烧死或者沉塘。

在这种背景下,科学、首先是解剖学的春天就此到来。

某天,某位科学家要想研究人体解剖,非常简单,等到晚上,出门左转,走不了几步,大街上的歪脖子树上,就挂着各式标本——有整个的,有烂掉一半的,有被鸟儿啄去眼珠的,有挂了几年风干成木乃伊的。要研究整体,就扛个囫囵的回来,要研究下肢,就拿刀砍一半下来,挂住一只脚拖回来即可。

有这种环境,医学科学要不迅速发展那才叫个怪。同样,有了这种培养各种病原体的环境——新鲜的营养丰富的人肉做培养基,欧洲近代医学研究的对象——各类传染病才会提供无数丰富的素材。


  • 本帖 16 回复
通宝推:keynes,empire2007,平淡是真,方天化几,MOMOZONE,羊年大发,天涯无,唵啊吽,HiJohns,野博,鳕鱼邪恶,关中农民,住在乡下,mezhan,presario2200,煮酒正熟,玉垒关2,tesst,天涯睡客,医言堂,灰灵,西安笨老虎,方恨少,加东,贼不走空,迷途笨狼,青岛大虾,jboyin,金口玉言,常挨揍,Trilob,小河妖,土八路,
最后于2013-09-02 02:35:16改,共9次;
2013-09-01 00:37:0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