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大糖帝国 -- 淮夷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0 阅 23777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11-23 22:58:59
3818853 复 3816960
淮夷
淮夷`17767`http://static4.wikia.nocookie.net/__cb20120817205107/pixar/images/thumb/2/26/Finding-nemo-dory-marlin.jpg/320px-Finding-nemo-dory-marlin.jpg`70`1394`18910`242146`正七品上:朝请郎|致果校尉`2007-05-25 19:56:19`
大糖帝国II:糖人下山 216

初级版本中,Apstein和Axtell只设定了一种资源,糖人唯一的经济活动就是采糖,然后进行储蓄和消耗,类似于人类早期社会的打猎-采摘模式。

现在,研究者在棋盘上投入了一个新的资源:香料。

每一个单元格,既长糖,也长香料。香料分布不均,且与糖的分布不重叠。想像一下,棋盘西南和东北角仍是两座糖山,而在西北和东南角,新涌起两座香料之山(称“香山”吧)。

糖人的基本活动模式不变,增加了两个规则:

1)糖人维持生命(新陈代谢)不仅耗糖,而且消耗香料。有人“高耗糖+低耗香”,有人“低耗糖+高耗香”,这种差别是计算机随机分配,目标是模拟真实世界人群存在的不同偏好。

2)糖人彼此可以交易糖或香料。

再次按动启动键,大糖帝国II诞生了。

在这个升级版的帝国里,出现了一些更为复杂的现象。

在帝国I里,糖人如果有运气进入糖山,就不用大幅度移动了,可以占据糖山收糖,愈来愈富。

但是糖山并不盛产香料。为了维持生命,富裕糖人被迫下山,寻找外面的香料。同样道理,最初占住香山的糖人,早晚也需要离开香山去找糖。

这种上山又下山的活动造成糖人运动的路径变得更为复杂难料。不过,在混乱的交错运动演化一段时间之后,研究者看到,一些明显的固定路线开始“自组织”的显现。

尽管没有首领带路,糖人们在糖山和香山之间的穿梭,形成了类似一条古代丝绸之路的路径。

另一个现象是交易活动的出现。

糖人根据对糖和香料的不同偏好,“以货易货”,这发展出一个颇有规模的糖人市场。市场造成整个社会的财富值(以资源净余计算)获得提升,超过无贸易设定下的财富总值。

这看起来符合传统经济学对贸易创造价值的假定,亚当斯密所谓“无形之手”开始发挥资源配置上的优化作用。

但是,当Epstein和Axtell追踪糖人社会的供需曲线,他们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底下是程序的演化从T1到T4时,糖的供需曲线和成交点。

点看全图

这个曲线看起来很像教科书的标准预测。但有一个现象令人意外:实际的成交点从未达到所谓供需平衡点,而且往往严重偏离。

这种市场失衡的现象在真实世界里其实有很多展现,一个形象的说法是“无形的手在颤抖”。经济学家有时用“噪音”概念去解释这种失衡,意思是自由市场仍是均衡态的,偏离价格只不过是围绕平衡点分布的噪音。

模型的启发在于失衡不一定是什么“噪音”。因为糖人的交易偏好受制于计算机随机的初始设定,理论上,这个模型不存在外在的“噪音”。这说明看似复杂的失衡或者市场波动,最终也许只是因为市场的某个简单构造创造出来的。

此话题我亦读到过一个很好的例子,跟糖人没关系,不妨在此多说几句。美国物理学家Doyne Farmer在2001年设计过一个计算机程序,模拟一个虚拟的股票市场。

他用计算机创造了一些agents,它们类似于大糖帝国的糖人,每一个agent都是一个计算机程序,在游戏中它们扮演股市投资者。

投资者分两种类型:A按固定周期买卖,这造成股价的规律性波动。B按历史走势买卖,譬如B 的一个简单策略就是:股价先降后升,则买入;股价连续下降,则卖出。

计算机给每个投资者分配一笔启动资金,交易的获利将再次投入股市,如果破产被计算机清除出局,类似于糖人饿死。

这程序本身就是一个不停进化的系统。理性预测是这样:B将发现股市存在固定模式的波动期(A所创造的),所以B调整策略可以从中套利。这样不需太久,股市将进入经济学家预测的“有效市场”状态,这意味着股价将趋向稳定值。

但是,Farmer程序的模拟出现了奇怪的结果。底下是一个模拟的效果图。

点看全图

纵轴是股价,横轴是程序运行的时间期。最初, B很快发现股市的波动模式,进行套利。这种套利把市场“无效”成分挤出,股价趋向稳定。

但是,图中程序运行到大约5000期时,平静下来的股市突然进入了爆发性的波动。在没有任何外因的干扰下,这是如何出现的?

A和B的股市架构非常简单,却足以模拟出一个复杂性系统。当B演变得日益富有,并使A逐渐消亡(破产)之后,B类投资者开始渐渐演化出更复杂的策略,针对彼此的模式寻找获利。换言之,B挤出A之后,开始自相残杀了!

于是,股市的剧烈波动被“平空”制造出来,而且从此波动不休。尽管该股票的基本面毫无变化。

Farmer虚拟股市的异动和大糖帝国的市场失衡,启示也许是差不多的:许多复杂的社会经济现象,其实背后并没有复杂的成因,也许只是大量个体基于简单规则行事,从而“涌现”出这些复杂难解的结果。

马克思尝说“哲学家意在理解世界,但更重要的是改变世界。”《Butterfly Economics》这本书有一句和老马针锋相对的话:“政治家在改变世界,问题是要正确理解世界。”

更大的问题是,世界真的能被理解吗?


  • 本帖 5 回复
通宝推:半江瑟瑟半江红,混天球,Javacai,岳阳,朝雨,渡泸,foureyes,联储主席,CaoMeng,tt086071,桥上,xtqntd,光年,橘子洲,唐楼,文化体制,上古神兵,潮起潮落,
2012-11-23 22:58: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