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Diarmaid Macculloch:基督教简史 -- 万年看客

2012-11-14 22:16:40fride
还是借用我比较熟悉的海德格尔来说说吧

老海把西方思想为总结为存在——逻辑——神学机制。其中逻辑(这个逻辑和当代逻辑学的意义不完全等同)作为一门给出尺度的科学,同时是为形而上学存在论(Ontologie)和神学(Theologie)奠基的。但存在论和神学却各有侧重,分别着重面对的是两个层次上的超越。存在论是对感性世界进行本质层次的超越——目标是知识;神学是对感性世界进行实存意义上的超越——彼岸世界。两者都对感性世界进行着超越,但是方向却不同,而这两个方向在毕达哥拉斯学派中已近有所体现,甚至可以说在巴门尼德那里亦已有所体现。毕达哥拉斯学派平日对数学的研习是求知识,但这个学派本身却又是一种密教形式的宗派,除了研习数学,也通过音乐和学派中间的伦理生活企图把握一种神秘(实际上数学的研习亦是通达这种神秘的方式之一)。这些东西实际上都被柏拉图继承了,柏拉图的理念学说虽然首要意义上是知识论的,但是其中的灵魂学说,对学习理念知识的解释带有超越生死的轮回意味,实际上是来自奥菲斯教。(实际上波斯人的很多东西都以希腊化的方式被基督教吸收了,我以前亦说过基督教倒是带有大量的异教成分)。而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虽然较柏拉图更为系统全面和审慎,但是他的哲学亦包含了以上的那两个层次,而他的神学直接就是托马斯主义的先驱。不过也恰恰是由于亚氏的审慎,早期基督教实际上并不喜欢亚里士多德;托马斯主义也不是一开始就被奉为正统的,只是在基督教长期理性化的过程中,继承柏拉图神秘主义精神的倒是很容易产生大量异端,托马斯主义带有非常强的政治上的好处。不过回过头来,希腊哲学之所以能够与基督教结合在于希腊哲学自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一派的神学传统可以较为容易地与基督教的超越性成分相结合,并且在基督教从草根宗教逐渐精英化的过程中起到有力的规范和引导作用。

帖:3815087 复 3814855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