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莫言应该感谢刘晓波 -- 大西洋14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56 阅 10553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10-15 07:28:09
3804138 复 3804080
青色水
青色水`9084`https://cdn1.imggmi.com/uploads/2019/9/11/7bfd4a7ee86be52046437654e4ae904a-full.jpg`70`5984`28660`259350`正八品上:给事郎|宣节校尉`2005-11-30 21:40:09`
人领导了两弹一星,比起那个丑化中华伟大复兴的要高出云端了 333

至于当时山东的情况可以给你看看这封信:

“聂司令员、刘政委并转九纵全体同志:

  当胶济西段伟大胜利信息传到潍县的时候,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干部及广大群众,莫不欢欣鼓舞,都望眼欲穿地期待着你们胜利东征。潍北县广大人民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军队身上。在这里,潍北县全体党员和广大群众向劳苦功高的你们致以亲切的慰问和热烈的敬礼!

  亲爱的同志们,看见了你们,我们又喜又悲:喜的是这回可得救;悲的是这几个月我们受尽了亘古未有的大灾难。国民党匪军自占领潍县后,抓丁抢粮、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潍北县即被拉去牲口2000多头,粮食被抢净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杀害。两年多以来,潍北县人民被惨杀的群众有千余。单是纸坊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杀害数百人。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悚然, 亲爱的同志们,看见了你们,我们又悲又喜;喜的是这回可得救了,悲的是这几个月我们受尽了亘古未有的大灾难。国民党匪军自占领潍县后,抓丁抢粮,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潍北县即被拉去牲口两千余头,粮食被抢净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更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杀害。两年多以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骨悚然。铡刀铡、活埋已成为匪徒们采用的普遍手段。有的先被割去耳朵舌头,而后活埋;有的被拔去头发而后铡死;有的被割开腿后加油烧死;有的被丢在水里眼睁睁淹死;有的妇女被裸体绑在树上轮奸,然后用火烧的枪条插入阴部活活搅死;有的被剥光衣服,用开水烧,把全身躺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把皮扫去,名为“扫八路毛”;有的用剪刀剪碎全身皮肉,名为“剪刺猬”;敌人还把待哺的婴儿的两腿劈开,丢在烧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三面铡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二十一人。妇救会长的孩子被铡成两段,青妇小队长的妹妹徐单被敌人用枪穿死,邢振明的妻子和怀孕的儿媳相继被活埋。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三人十四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他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儿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高里区一次被杀被铡十二人,军属于传弟之妻被敌人用钳子先拔去头发,又割开腿肚子加上盐,活活折磨死。固堤区东小官庄一家贫农三口全被杀死,其妻怀孕六个月,死后小孩的两腿露了出来。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断骨碎肉比比皆是,难属四处认尸,小孩哭嚎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自去年三合山战役后,敌人被迫退出据点,我全县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始含泪忍痛,收拾死难同胞的尸体,但已骨折肉烂,不可辨认。死难的老少爷们,在临死时都殷切盼望为他们复仇,杀尽蒋贼。高里区一个妇救会长死时曾告诉邻家说:“告诉共产党、解放军,一定为我报仇啊!”

  亲爱的同志们,你们是华东野战军的主力军,你们是胶东子弟兵,你们屡打胜仗,有了你们就有了希望,有了依靠,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让你们走,要你们给我们报仇。要求你们像在孟良崮一样消灭敌人,在潍县留下英雄壮举,立下大功,这是我们对你们的高度信任,也是人民对自己军队的命令。

  亲爱的同志们,报仇的这一天来到了,解放潍县、拯救潍县人民的这一天来到了,这里先预祝同志们胜利,同时我们也准备全力支援你们。连日来,全县人民正忙着磨面砍柴,一定尽最大的努力保证同志们吃好饭,打胜仗。让我们在潍县战役胜利的庆祝大会上握手言欢吧!

  致以

  亲切的胜利敬礼!

  中共潍北县委员会

  1948年4月10日

作为对这封信的答复,九纵发布对潍县的攻城命令书:

 ……为保证战斗的胜利,要求所有进攻的部队只准进不准退,有我在,不准敌存,发挥你手中武器的最大效能,大量的杀伤敌军……只准活着打下去,打到胜利,不准活着退下来。……同志们!攻城令下了,立功的时间到了,报仇的时间到了,各按照你的战斗计划,按照你的立功计划,在统一命令下,行动起来吧!只准前进,不准后退,只准胜利,一定要胜利!胜利地歼灭潍城守军万岁!……

犯下这些血债的代表人物的还乡团头子张天佐等地主武装头目在潍县攻下后被击毙。我看不出这样沉重的血泪历史有啥可以戏说和魔化的。在旧中国,对于要求无偿分得土地的广大农民,绝大多数的地主是不会主动让出多余的土地和自己的种种封建特权,那是他们寄生生活的基础,农民只能采用暴力手段夺取,双方的矛盾是不可能调和的,罔顾这个事实奢谈好心的地主,忠诚的长工和主动献身的丫环这些神话只能让人恶心,这些作家自己愿不愿意当这样的奴才?他们只能在yy小说里头把自己代入为主子,幻想自己享受那极不平等的寄生生活。20世纪上半叶那场伟大变革的一个最重要成果就是让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世代被地主剥削的贫苦农民得到教育觉醒,有了人的尊严,能够以辛勤劳动改变自己的人生,而这是地主阶层永远不可能施舍给他们的。


  • 本帖 2 回复
通宝推:葡萄干,大司农,真狼,看山,西安笨老虎,小书童,知行合一,strain2,向前向前,天湖,老虎五,黄世仁,扬子鳄,飒勒青,hljfzy,ljsqt,朝雨,mingong,山海马甲,西门飘飘,huang,紧箍奏,暗香疏影月黄昏,云中飞,红军迷,dashanji,换了人间,无无名,caoban,kmy1810,平淡是真,天狼星,迷途笨狼,西行的风,发了胖的罗密欧,左手拈花,
最后于2012-10-20 16:10:11改,共11次;
2012-10-15 07:28:0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