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那年庐山 (一) -- 史文恭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92 阅 67263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9-09 23:17:30
3785551 复 1837326
任爱杰
任爱杰`1013`/bbsIMG/face/0007.gif`70`3725`28706`226899`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3-08-08 13:26:25`
所以彭德怀此人宜高爵厚禄释兵权以全之 52

彭这人的性格缺陷在战争年代可以让人忍受,毕竟战争中胜利高于一切。但到了和平年代,这种性格就容易被人利用。即使不被利用,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所以宋太祖杯酒释兵权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太祖当时面临的问题其实和刘邦面临的问题一模一样。大家都是战争年代里拼出来的。虽说有上下级,但毕竟问候对方女性家属的时候也不少。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彭作为打败了世界第一强国的主帅,其实已经到了功高不赏的地步了。

当此时也,对彭来说,像朱、林那样退居二线才是正理。但他偏偏要做那个国防部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做那第二人。做了也罢,没事搞“军事俱乐部”斗粟裕作啥?这么一搞,往小里说是山头主义,往大里说就是要架空太祖了。

以太祖对兵权之敏感,彭总黄泥巴掉裤裆里,根本解释不清的。而在庐山上的发难,并不仅仅是批评大跃进,而是明确说了“浮夸风、小高炉等等,都不过是表面现象”

呵呵,说的是谁?该如何解决?如此情况下,太祖还能任他下去才怪。当然要把他当出头椽子弄掉啊。

但看事后的政局变动,很明显彭总是被人阴了,当了枪使了。但若说他不想更进一步,也未必就是他的本心。


通宝推:史文恭,
最后于2012-09-09 23:39:21改,共1次;
2012-09-09 23: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