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汉武帝年谱——七十年≈两千年 -- 江南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38 阅 4301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3-06 10:40:22
3681203 复 3653763
江南水
江南水`29660`/bbsIMG/face/0000.gif`70`1080`21631`159206`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8-11-22 18:30:56`
汉武帝年谱——七十年≈两千年(12) 110

元鼎四年【前113年】(43岁)

十月,汉武帝开始第一次巡狩天下。

水评:

汉武帝跟秦始皇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秦始皇打了无数的大仗,汉武帝也打了不少的大仗;秦始皇梦想长生不死,汉武帝也梦想长生不死;秦始皇腐败,汉武帝也腐败;秦始皇尊法,治天下用重刑,汉武帝名义上尊儒,实际上治天下用酷吏。到这一年,汉武帝终于在巡狩方面,开始了追赶秦始皇的步伐。

秦皇汉武真是一对异时空的政治双胞胎,还是同卵的。

本年,汉朝廷收回铸币权,禁止地方、私人铸钱。

水评:

据说,罗斯柴尔德曾经说过: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

他老人家这话,放在四分五裂的欧洲,可能是真理,放在咱们的西汉时期,就约等于是放屁。

文帝时期,汉文帝把帝国中央政府的铸币权,交给了邓通。景帝即位后,一句话,就让邓通身无分文,吃饭都得仰仗别人的施舍(寄死人家)。

文景时期的另一个铸钱大户是吴王刘濞(故吴、邓氏钱布天下),周亚夫一出,刘濞身死国灭。

控制了货币发行,也就那么回事儿,并不像罗斯柴尔德想象的那么了不起。

虽然靠着中央集权的能量,汉朝廷能够打掉几个铸钱大户,但是,铸币权下放还是有种种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假币泛滥。

在下放铸币权的时候,汉朝廷倒是对铜钱的重量、表面图案等制定了国标,但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每个地方、每个人在铸钱的时候,都不可能严丝合缝的遵守国标。你想啊,一枚铜钱的重量比国标轻一株,铸钱者就能赚一株的便宜,要是一百枚、一千枚、上万枚呢?

结果是,铜钱越来越轻。

汉初,币制在三株、四株、五铢、八铢之间来回折腾,也是为了应付这种民间的自发行为。

这会儿,汉武帝终于不想再折腾了,收回铸币权,专门指定上林三官(相当于央行)铸钱。上林三官铸造的铜钱,重五株(到底有多重,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表面图案精美复杂。

要是仿造上林三官的铜钱,绝对是个赔本儿的买卖,造一枚逼真的铜钱,花的本钱远远超过一枚真正的铜钱。当然啦,那些手工特别精巧的人,还是能够把仿造成本,控制在上林三官钱的实际价值之下的,他们要是再有一颗熊心豹子胆,还是可以自行铸造上林三官钱钱的。

好在手工好且胆子大的人并不是太多,所以,上林三官钱出来后,民间自行铸钱的风气,被一扫而空。(而民之铸钱益少,计其费不能相当,唯真工大奸乃盗为之。

元鼎五年【前112年】(44岁)

三月,南越丞相吕嘉杀汉朝廷的招降使者。

水评:

汉初,大汉帝国有两个大对头,北方是咄咄逼人的匈奴,南方是桀骜不驯的南越。在压制住了匈奴的嚣张气焰后,汉武帝的目光投向了相对不那么嚣张的南越。

汉武帝对不能耕种的草原、沙漠没多大兴趣,对岭南这块前朝故土,却充满了感情,他十分想把它重新纳入到有效的统治版图。

公元前113年,汉武帝派终军等人前往南越,劝说南越王赵兴、他娘樛太后,像中原同姓诸侯王那样,入京朝觐。

赵佗之后,赵氏子孙在南越是一蟹不如一蟹,这会儿,丞相吕嘉的家族把持了南越的各个重要部门,并且还在南越王宫中安插了不少耳目。可以这么说,南越王姓赵,南越国姓吕。

当时,南越王赵兴年少,大事儿还得靠他娘樛太后拿主意。樛太后是邯郸人,曾长期居住在长安。见到汉朝使者后,樛太后不光答应入京朝觐,还进了一步,强烈要求内属。

所谓“内属”就是,南越国跟中原同姓诸侯国一样,由汉朝廷任免丞相等高级官吏,实行汉朝的法令。

汉武当然乐得满足樛太后的心愿啦,当即点头同意南越国内属,并且命令终军等汉朝使者留在南越,监督南越的各项事务。

吕嘉可不愿意内属啊,内属后,南越王在短期内可能还姓赵,南越丞相可就不一定姓什么喽。

这时候,汉武帝又高估了樛太后娘俩对南越国的控制力,以为吕嘉等人只是一小撮分裂分子,于是,让韩千秋率两千人,前往南越诛杀吕嘉。

结果,吕嘉干掉樛太后娘俩和终军等汉朝使者,并且全歼两千汉军。

汉武帝打算靠耍耍嘴皮子就收复故土的梦想,被无情的现实击了个粉粉碎。既然动口无效,那就动手呗,又不是没做军事斗争的准备。

秋天,汉军十万水师分四路从五岭以北出发,还有另一路从云贵高原出发,五路大军直指南越国的都城番禺。

水评:

此次出征南越的士兵,身份很特殊,他们都是被赦免的犯人。那时候,大汉帝国最不缺的,可能就是犯人了,汉武帝曾经赦免过一百多万自行铸造铜钱的人。

九月,汉武帝利用酎金事件,一次剥夺106位列侯的爵位。

水评:

汉仪注:诸侯王岁以户口酎黄金于汉庙,皇帝临受献金,金少不如斤两,色恶,王削县,侯免国。

106位列侯从食邑获得的收入,就这样变成了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

西羌(今青海、甘肃交界处)跟匈奴相约一起攻击汉朝,西羌十万人,攻击故安,包围枹罕。匈奴攻入五原郡,杀掉太守。

水评:匈奴人走了,西羌人来了,要想拥有一条稳定的河西走廊,汉朝还得再做点儿什么。

元鼎六年【前111年】(45岁)

十月,将军李息、郎中令徐自为,率十万汉军征讨西羌。平息西羌作乱后,设置护羌校尉,以监控羌人的动静。

水评:

虽然西羌人的战斗力并不咋的,汉朝还是导弹打蚊子,动用了重兵。

对汉朝来说,平羌之战,胜利不是目的,胜利后,西羌人在未来一定时期内不敢再胡来,才是终极目的。简单说,就是让一到两代的羌人,在心理上彻底崩溃,打死也不敢再打河西地区的主意。

这是一个心理仗、政治仗,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军事仗。

顺便说一下,这会儿,还有十万汉军在为南越忙活呢。

十月,正在巡狩天下的汉武帝,在缑氏县听说汉军已经攻破番禺城,改缑氏县为闻喜县。

春天,巡狩途中的汉武帝,在汲新中乡看到了吕嘉的首级。

水评:

平定南越后,汉朝在岭南地区设置,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厓、儋耳九个郡,帝国的版图深入到了中南半岛东北部(今越南北部)和海南岛。

说实话,这九个郡,在当时来说,就是大汉帝国的九个包袱,帝国所需要且有实用价值的东西,这些地方出产不了多少,与此同时,帝国还得浪费无数的维稳费用,以维持某些地方的安定(注:不一定是团结)。

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看来,这些地方都是宝贝,蕴含着无穷的价值,经济价值、军事价值等等。

说句大话,在这个地球上,有本事玩儿千年帝国的,还真的是咱们这儿:要地有地,要人有人,要经验有经验,要梦想有梦想,……。论耗得起,老子都耗了几千年啦,还在乎再多耗几千年吗?这种麻木不仁的状况,用鲁迅先生的话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用我本人的话说,这叫做“淡定”。

本年,汉军平定云贵地区大部,汉朝廷在此设置,武都、牂柯、越巂、沈黎、文山五个郡。

水评:

关于大西南的开发,区区不才总结如下:开始是痛苦的,过程是挣扎的,结果是完美的。

秋天,浮沮将军公孙贺率15000骑兵,从九原郡出兵,匈河将军赵破奴率1万多骑兵,从令居县出兵,俩人都出塞两千多里,却连匈奴人的毛都没见到。(太仆贺将万五千骑出九原二千馀里,至浮苴井而还,不见匈奴一人。汉又遣故从骠侯赵破奴万馀骑出令居数千里,至匈河水而还,亦不见匈奴一人。

水评:

都是俩肩膀扛着一个头,谁不怕掉脑袋啊?!

在连番打击下,匈奴人逃之夭夭,也基本符合他们的天性。(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苟利所在,不知礼义。

个人认为,汉军此次军事行动,带有战略侦察性质。公孙贺、赵破奴侦察完毕后,预示着未来汉军的作战半径将会更长,作战难度也会更大。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浣花岛主,笑熬浆糊未糊,唐家山,铁手,muilho,
2012-03-06 10:40:2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