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毛诞之日,高华陨落! -- 大龙猫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70 阅 1393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2-01-09 05:24:23
3644548 复 3644458
caoban
caoban`54894`/bbsIMG/face/0000.gif`70`3374`17686`138438`从六品上:奉议郎|振威校尉`2010-04-03 21:17:32`
逐条回复 788

我读书是从书来认识和评价作者,不认识作者没关系。你应当懂得学术命题:作者死了。认识一个人并不一定都能增强我的学术的判断,有时反而会不恰当的影响这个判断,一方面熟人之间不好展开批评,另一方面,另一种熟悉则可能批评过分,上纲上线,整人,从来都是在熟人之间开展的。

不干活的手更纤细,出自莎士比亚,是一个隐喻,并不是一定要当工人。我评论的这个活是中国革命,当工人当然不是从事革命和创业,因此不理解革命和创业是正常的。

当过八年工人、农民、军人或知青,这种经历在当年那一代人中是很普遍的。本人同样,没什么值得夸耀的,这河里的至少有些人也是如此;只是如今在有些年轻人可能觉得那是个神话。说实话,当时能当工人已经是最好的出路了。但有这些经历可能,却不必定有助于一个人理解中国和中国革命的问题。我是到农村多少年又离开,大学,直到出国后,才突然理解了农民问题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自身中的复杂性。后面分析高华此书时,我会略为展开一点。但要点是,不是只要到过农村,工厂、军营就可以理解中国现代化问题的复杂性;参加过长征的都是老红军,但不都是军事家或战将。事不同,道理一样。

凭此书评上教授,我不知道,这能证明什么?除了证明高周围的同事觉得此书算学术著作,并不能证明其他,尤其不能证明其质量,无论好坏。中国和各国的教授基本上都是凭一两本书,能证明什么?即使在南大也是如此。外人不知道,高校内的人都知道,77-79级进大学的,毕业后只要一直在高校,有些著述,为人尚可,哪怕没有博士硕士学位,到90年代末,评上教授,这也是正常现象,几乎没有例外,因此不能以此来证明这部著作高超。我说了,高华算是位好学者,但仅凭此书,我判断,他的史识不够。

学生都说高华的好话,这只证明了高华为人不错,为学的态度不错,令其学生佩服而已。这其实是一位老师的本分。尽管高校有少数教师出各种问题,但大多数教师也基本是为人为学尚可,其学生也会力捧的。甚至导师不太好,学生也会力捧导师的,对自己的导师很少批评的 ,不仅仅因为尊重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古训,最主要的是因为这里有一个利益共同体。因为导师好了,学生自认为自己也沾光,事实上也跟着沾光;这就是为什么学生会爱导师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个世界上真的“吾爱吾师……”的学生很少,否则这句话就不会成为名言,不会让人一听心里一颤。学生心中的好人仍然与好学者不等同。

高华之后有没有更好的党史著作,我不敢说。但许多回忆录是不错的,例如邱会作的。但党史是个大家都不愿学不愿碰的科目,不仅在学界通常被理解为有政治禁忌,最重要的是不被人认为其中有学术,因此是个没太广阔前途的学科,绝大部分该专业的学生甚至研究生毕业后都改行了,出于生计考量。我可以理解也尊重。但我说这话只是说目前党史是一个比较萧条的领域,党史领域内好著作很少;并不意味着我认为党史中没有学术或搞不出好学术,我不这样认为;能否搞出好学术最主要还是取决于研究者的能力和才华。高华的红太阳还算有自己的分析,可以说他是鹤立鸡群;但且慢,或许也不是鹤,而只是矮子里的将军。这还是不能证明他有史识或洞见。

有人说他该早死,这是说这话人的低下,这也不证明高华的水平和能力。而且被人骂、被人暗算的人我们也都知道,方舟子就被肖传国算计过,但这不能证明方舟子水平特别高。

你所有这些话都最多证明了高华人还不错。而我说的是学术水准自身。

书的官司打赢了,他看到了,这又证明了什么,这证明了海关工作人员犯了错误,法院依法审判了,高华赢了,这本书是学术著作,不是反共宣传,仅此而已。但这就是一分抚慰,甚至还励志了,那对自己的学术标准定的也太低了,可怜了。

高华不是政治家,不想当,这没什么。我只是说,要做好这个学问,必须要有政治家的眼光,才能理解当时的问题,对历史研究会有帮助。少了这个眼光,就不可能写出真正一流的作品。

我不同意高华对延安整风问题尤其是对毛等人的分析,也许有个人的倾向问题,但我觉得最主要还是高华的书写得不好,太多的猜测,太多诛心之论,而背后是他把个人的家庭经历和政治倾向带进他的分析了。

我没法在此逐页分析,我只信手举书中几个例子。由于是多年前看的,不完全准确。

书一开始讲毛与王明、博古、张闻天、周恩来的历史恩怨,算是交待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但真的如此吗?中共在毛主政之后,确实逐步成熟了,独立性增强了,根据地扩大了,军队增加了,当然还是犯了各种错误,包括各地的左倾错误,但没有持续的普遍的广泛的可以称之为路线的错误;延安整风之后,七大之后,中共确实生龙活虎。用周的话来说,大意是这几年来的经验证明了中共找到了自己的领袖。但高华在书中称,这是周在受到毛的批评打击之后的投机行为,是周看到毛整人厉害,周重新调整了结盟对象等等。这太诛心之论了吧,我不是说完全没有这种可能,但为什么你选择这个可能,你怎么知道周恩来心里是这么想的?这是历史?这是编造。你可以说高之后没有人挑战高,但你能如何挑战,挑战了高会说,这是我的猜测。因此,才不会有人来反驳高的这个猜测。都知道沉默是金,雄辩是银,无言是最大的轻蔑。

还有刘少奇第一次挑战张闻天,认为前中央是犯了左的路线错误。高没有任何理由没有给出任何根据的夹进了他的一个猜测:刘少奇是毛的打手,是受到毛的指使。但刘是在华北局,远离延安,没有其他根据证明毛指使刘。高的全部论证就是两地都有电台,可以联络,因此刘“可能”有毛的指使。这还算历史吗?这还能算秉笔直书吗?哦,也算,但不是秉笔直书“历史”,而是秉笔直书高华的胸臆,高的诛心之论!

毛不否定六届四中全会的合法性,这是一件事实。但请注意,毛对这类中共党代会的历史事件都是尊重的,从不否定,哪怕对党的会议再不满,也只会认为这次会议犯了错误,而不是会议没有合法性。想想,邓对八届11、12中全会,九大的态度。为什么,这是政治的慎重,这是对组织的尊重,是个人“党性”的体现,不管我们是否喜欢这种党性,但这是中共高层领导的一贯做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党的分裂;而且我们也都知道,问题从来都出在人和路线,而不在于合法性上。一个有合法性的会议并不等于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而高华的解释是什么呢?他猜测是,因为富田事变,当时中央支持了毛,所以毛多少年后以不否定四中全会作为回报。但回报谁?一个抽象的会议?这还算是历史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毛是因为这一点才不否定四中全会的呢?这是历史学家要讲清楚的。你不能自己先编个故事,然后说“圆了”,就行了。这就证明高华对中共行动、组织和思维的基本逻辑都不理解。

还有陈毅解放后没当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这是破了各地的例。高对陈没当华东主席的解释是,毛以此打击报复陈。当年我也觉得陈每当主席很奇怪;后来看资料,才知道这是饶淑石搞鬼争权;毛还为此批评了陈毅,明确说,要争权。高不应当看不到这些早已公开发表的资料吧,为什么他取一个没有任何资料证明的他自己的猜测,而不取一个有资料证明的事实,高没给任何理由,就这么定论了。这算是什么?如果你如此解释毛整陈,那为什么西北又让彭德怀当主席,不让习仲勋当,陈毅比彭还是更听话的吧;西南又为何不用邓小平当,而让刘伯承当主席?你高华要这么编,就得编得更大一些,才能骗住我们这一代人呀。而这里最大的问题是,高假定中共内部当时是毛一个人说了算,毛自己想用谁就用谁。这都是没参加过中共高层政治的人胡想出来的,当然我也没参加过,但也不至于那么胡乱猜想呀。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说到底,只要为了贬低毛,怎么写都可以。

我还只是举几个例子,但这种例子在书中真的是比比皆是——太多猜行动者的心思,反正调子已经定了,然后往上贴就是了。因此,不是我在此挑刺,没有必要,没有时间,也没法一一在此提出。

其实,我在其他帖子中说了,高华的其他方面都不说,他不能写一本书说毛只是通过整人掌权的。如果你的书名是毛是如何掌权的,那我也就不争了,人家题目就是如此,剩下的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问题是你的题目还是红太阳是怎么升起来的,那就是说毛,至少在中共来看,而你也认了,是红太阳,带领中共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你就得说说红在何处,而且是太阳。你没说。或者你实在不行,你给红太阳打个引号,也行,我还能承认你真的是秉笔直书胸臆,但你又不敢,没那骨头。

而如果毛真的只是黑,且那么黑,王明、张闻天那么好,那为什么毛之前,中共总是不顺,不断失败;而毛之后,中共确实发展神速,有了中共的胜利,而不是毛掌权中共,毛才成为红太阳的。前前后后有那么多人掌过权,都没有带领中共胜利,仅仅因为他们不会整人或没整人吗?而你真敢说三次左倾路线没有整人?夏曦、张国焘那是干什么?高敬亭被杀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全是毛幸运?为什么就只是毛特别幸运?

高华的问题就在这里,由于他的个人经历和那个时代的背景,他不是用历史学者的眼光看毛,他看毛基本就是一个阴谋家,尽管还没这么说,主要还是不敢说,甚或还得凭着这本书来评个教授。我前面的例子都是支持我的这一判断的根据。高完全看不到中共和中国革命的艰难,他似乎以为中国革命是可以按图索骥,按照一些知识分子的理论前进,那样会是一个很干净的历史。但中国革命是伟大的,伟大是超善恶的,我的意思是你不能用善恶来评价的。

中共也不是不,或没有,重用过知识分子,国内的或国外回来的,俄国、法国和美国回来的,其实一直在党内占据掌权或占了高位;而且毛其实也是知识分子,民国初期的师范生,按人口或学生比例,大致也相当如今的硕士吧。但许多知识分子太教条了,他们不懂得中国革命是农民革命,中国问题是农民问题,而中国革命要解决中国的问题;他们许多人太听苏共的,有时甚至太多服从苏联的利益,甚至要求武装保卫苏联,这些口号和做法历史上甚至至今让人用来攻击中共。是毛,而不是任何其他主要领导,让中共真正独立起来,从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成为一个独立的中国政党,为了自己的民族利益和解放和建设而奋斗,这才有了后来中国作为独立的大国,独立的工业体系。我不认为这种独立和中国意识有什么丢人,真正丢人的是之前那么多中共领导不意识到中国的问题。因此延安整风要反对教条主义,反对留声机,反对言必称希腊,这是关系中共全党的也证明是关系到新中国的首要问题。

反对经验主义则是因为中共党员成分农民居多,很少脚踏实地的能干事的知识分子,许多人是从战场上工作中摸索出来,经验丰富,也能做事,也听从上级命令,却不善于独立自主思考,无法随机应变,不断与时俱进发现和分析形势解决问题。想想高书中写到的,抗战初期,周、彭等人都相信王明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不太相信毛提出的独立自主的游击战,过了几年后才证明毛的判断是对的,坚持毛的方针主要还不仅因为这样中共不会被常公消灭,最重要的是只有这样才能坚持敌后长期抗战——注意国民党一直到1945年8月初还丢掉两个(?)县城。这就是为什么要反对经验主义。

前一个问题当然是延安整风的核心问题,毛是争权了,但是争这个权,这个对中共和新中国非常关键的领导权。知识分子往往觉得争权夺利是没有人格,天然是贬义。其实很虚伪。我们也不是没看到一个个学者都想早日当教授,背后也不全都是为了学术——因为学术是不用教授职称来支撑的;说穿了,争教授其实就是争权,争影响力,争学界的权力。但争权并不可耻,看是权力用来做什么,为何人。

对于后者,则是通过整风提高认识。用毛的话来说,就是我们要珍惜别人流血的经验,但更要重视我们自己流血的经验。这就是为什么周、彭、张闻天等人之后还是在党内承担了最高层重要职责,王明博古王稼祥等人落选中央委员之后,毛一再做工作,找人谈话,最后一定要重选上。而所有这些在高的著作中一点看不到。因此读高的书,你会不明白,为什么这帮子人,都是帮什么人呀——在高的笔下,会数年之后夺取全国的政权。

我也不是要求你,只是因为你的书名是“红太阳是怎么升起来的”,你得名副其实呀!如假包换吧!你选择了中共的话语,那么你得回答;你不能用一本黑厚学的“黑”来回答或替代红太阳这个“红”,你也不能说中共其他领袖、领导人都是傻子,懦夫和笨蛋。因为这样一来,你又如何解释常公的万里转进到台湾呢?

你还不能说中共党史有禁忌,我只能这么说,才能出版。这么说,我只能说你没有学术勇气了,甚至人格了。当然,你可以选择不说话,大不了就不是不当教授吗?或者你还可以不做中共党史,你可以研究蒋介石或其他人呀。或者研究其他历史,甚至其他学科呀。但都没有,你走不出来是你的水平问题,不要说全是政治禁忌的问题。

高华去世了,我们对他和他的著作都应当宽厚一点。我前面的几篇帖子其实都仅仅指出他的欠缺不足。作为一名学者和教授,我承认他还不错,这就行了。但有人还想借此机会将之打扮成学术大师,一流学者,是撬开一道缝的人,想借此提升其学术的影响力,似乎要搞点政治上悲情,似乎政治上一悲情,人品就上去了,学问也就跟着上去了,学术地位也就巩固了。这都是中国旧派学人玩的政治(!而恰恰不是学术)的老套套。借此似乎还打击了中共。

因此指责、怀疑别人没看过高华的书,不了解高这个人,这其实是逼着人家把高的书中的不足具体地问题摆出来,这其实是对死者的不尊重。说句最实在的话,其实学界都知道,今日中国搞党史的学者中没有真正杰出的学者,因为真正一流的学者不可能去搞党史,当时(70年代末)第一流的人才都去学理工,文科则学经济甚至是文史哲了,而不可能去学党史。不要以为学者就不是人了,学者也是追名逐利的,和其他职业没有根本的区别。你要人把这些话都说出来,好玩吗?

严格说来,红太阳一书真算不上好的学术著作。不要以为香港出版就如何如何,香港的学术水平是偏低的,文科,除了一个张五常,其他学者都一般。引起某些外国人重视,那也正常,更主要可能是因为这本书有点异端,许多人是借此看到大陆的学术自由在增加,这并不等于外国人真的认为此书多过硬。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我们应当有更多自己的评价。都知道,有人关注,甚至热销都证明不了什么,章家顿的《中国即将崩溃》多引人关注,多热销啊,可那算什么呢?别拿外国学者来吓唬中国学人,挟洋自重是我一向不齿的;我不是没有独立评价能力的人,我更重视自己流血留下的经验教训——我自己的阅读后的判断,标准不是是否“创新”,思想解放(这是今天大陆的学术标准,在我看来很是有点可疑,还是政治的),而是在这个我们还记得的历史中是否足够令人信服,是否符合历史学著作的基本要求;但这个基本要求其实是一个很高的要求。我认为,红太阳一书都没达到。它的引人关注其实只是中国社会转型的一个特殊现象。包括今天这里有许多人讨论,也都是转型社会的特殊现象。再过十年,我认为根本不会有人关心这种书的,如果它真得仅仅是学术的话,你觉得你会关心孙中山和陶成章的是是非非吗。因此,如果想借今天中国的社会氛围和争议来夸耀或拔高高华的学术,我觉得那就是,《让子弹飞》中的台词,“步子迈得太大了,容易……”!

20世纪的中国革命是非常了不起的,其伟大根本不在于它的纯洁无暇(其实中共从来也没自称是纯洁无暇,最多也只是伟光正,但这不是纯洁无暇),而在于其一步步穿越了自身的种种真实甚至后人震惊的局限,伴随了许多悲剧,才让这个960万平方公里的农业大国逐步走到了今天,令今天的中国人或多或少比100年前的中国人多了一分自信,不再相信月亮是外国的圆,不再主张废除汉字,不读古书,开始相信自己也能干出点什么,大量的山寨产品其实是一个最典型的例证(那是自发的牟利行为,但干出来了)。尽管如此,中国和中国革命,它的革命者和建设者们身上都不可避免地有种种这个国度这个时代的印记,包括许多人性的弱点。我们当然应当研究,展示,分析批评其中的一切,但这就是我们前辈的历史,绝不应低估前人的艰辛,尤其不能简单挑剔指责,有时甚至是轻薄。


  • 本帖 9 回复
关键词(Tags): #党史(logo0)#毛泽东(logo0)#高华(logo0)通宝推:知其何休,唐斩非,何求,二胖,凯尔勒,石狼,天台晒月光,朱测,相得益彰,兰之子,西安笨老虎,繁华事散,独立寒秋HK,云山,光头佬,白玉老虎,土八路,mingong,dragan,二至,双虎,南方老鱼,文字君子,扬子鳄,蜜饯,金银木,西伊,金鱼眼,大Q,苦药汤子在美国,一鸿,kkilo,泉畔人家,东海行者,一击既溃,特里托格内亚,洒落,evilpanda,二懒,关中农民,何许,p3p2p1,Chaoshk,仲明,清风咋地,diamond,寒冷未必在冬天,老虎五,水葫芦,深夜腌的萝卜丝,苹果乐园,踢细胞,马哥,大山猫,farrish,鳕鱼邪恶,zhikantie,ddt6060,明月照九州,芷蘅,乌柏,往前走,西门飘飘,阴霾信仰,大厨,代码ABC,tom,红茶,Mtknr20,ifuleu,梓童,唐家山,天白,大问号,河中石兽,懒龙,我爱莫扎特,watomi,深圳呆子,不限,价值为零,青山依旧,fisherx,辉汉如雨,低谷,书生过客,黑山老妖,红军迷,九霄环珮,火隹,裴骅,一日千里,老老狐狸,东土如来,刘枪枪,不会游泳的鲨鱼,四处张望,jyzh,桥上,瑞安小洪,空格,唵啊吽,wlwl12,积吉,非吾有,云中飞,瓜瓜虎,白浪滔天,发了胖的罗密欧,非真,桃源客,石头布,李寒秋,加东,左手拈花,江山如此多娇,fride,ljsqt,陈王奋起挥黄钺,
最后于2012-01-09 17:25:09改,共8次;
2012-01-09 05:24:2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