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稗读史记之释题 -- 无心之云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6 阅 7656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1-01-26 21:54:40
3261850 复 3235663
无心之云
无心之云`20256`/bbsIMG/face/0009.gif`70`10341`5591`81616`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7-10-27 10:06:34`
【原创】猜想:子楚的密码(二) 35

我是从史记中的哪一行文字开始我的猜想的呢?就是这一行,《秦始皇本纪》中的第一段:及生,名为政,姓赵氏。

这是一行聚讼纷纭的句子,争论的焦点在于姓赵氏三个字上,大家很难判断到底说的是秦始皇姓赵,还是氏赵。上古之时姓氏有别,姓所以明婚姻,氏所以分贵贱。大抵男子称氏,女子称姓。但到了战国,这种区别就逐渐混同了。顾炎武就指出:“姓氏之称自太史公始混而为一,本纪于秦始皇则曰,姓赵氏;于汉高祖则曰,姓刘氏,是也。”

因此,姓赵氏这三个字使得不少学者提出,秦始皇不该称嬴政,而该叫赵政。支撑他们这种说法的论据有《秦本纪》中的“然秦以其先造父封赵城,为赵氏。”这个句子在姓赵氏这三个字的解读上就成为,“秦与赵同祖,以赵城为荣,故姓赵氏。”

秦以其先造父封赵城为赵氏这句话很是蹊跷,就在同一《秦本纪》中,太史公有记载,造父是蜚蠊的儿子季胜的第四世孙,而季胜的哥哥恶来才是秦国开山祖非子的六世祖,两国从血缘上看,只是堂亲,到造父时已是四代远亲了。如果说五世同堂,从蜚蠊到造父,恶来的子裔与季胜的子裔一直聚居,共称一氏,也不会是氏赵,有可能是氏蜚蠊。当造父氏赵后,就表示从原先的氏姓分出去了,所以造父称不上秦的“其先”。按氏是分贵贱的产物来看,造父受封于赵,以赵为氏,这于季胜一脉是很自然的。如果恶来一脉的亲族也氏赵,那就说明从太几开始到非子,秦国先祖有三世依附于赵氏,放弃了原先的氏,并尊造父为族长。然则在周孝王要让非子做大骆的嫡嗣时受到申侯的阻拦,申侯所说的“申骆重婚,西戎皆服”这句话,分明表示大骆非子所在的是一个独立于赵氏的氏族,大骆是这个氏族的族长。

而且,秦赵共同的先祖柏翳是由帝舜赐姓为嬴,从而有了嬴姓。氏是姓的分支,嬴姓在柏翳之后有徐氏郯氏蜚廉氏等等不下十几个氏,这些氏都是独立而分散的。时间愈久,姓的认同感愈淡。从虞舜到周穆王,其间时间的跨度不少于从周穆王到秦庄襄王。从秦惠王时期开始,秦赵就相攻,其惨烈史有明载。

再者,非子的赐姓嬴和柏翳的赐姓嬴一样,都是最高当局的恩典荣耀,他同时还得到一座封城为秦邑,这和造父得到赵城的封邑是同等规格的,都是附庸。而非子的后裔成为诸侯,要比造父的后裔成为诸侯早了三百多年,因此,非子的后裔有可能认造父为“其先”,有必要以赵城为荣吗?

如果“以赵城为荣”不能解释“姓赵氏”的话,那就只有“生于赵,故曰赵政”这个答案了。

氏的生成,有以出生地为氏一说。然而,从秦非子始到秦庄襄王,没有一个秦王有称氏的记录,直到秦子婴为止,称氏的记载只有始皇帝一人。氏的生成并不只有以出生地为氏一种,还有以国为氏的生成,所以,秦王族的氏应该是从非子受封秦邑之后就固定了的,为秦,姓嬴。

秦始皇生下来取名为政,姓赵氏,这个赵,不管是姓也好氏也好,都有点不正常,似乎在传达某种意思。

我的猜测是,让始皇帝姓赵,是子楚的故意为之,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发觉了,赵姬生下的这个儿子,不是自己的亲生子。

他是怎么发觉的呢?

子楚在将赵姬从吕不韦那里接受过来之时,他已经被确定为安国君的嗣子。他的地位一下子从车乘进用不饶的人质上升到一个最强国的国君的储备人,《吕不韦列传》中记载了,安国君在将他定为嗣子之后,给了他非常丰厚的赠予。这些丰厚的赠予除了财物还有没有人呢?具体地说,在安国君给予子楚的赏赐中有没有阉人?

明朝有一个皇宫机构叫敬事房,主要管理皇帝的房事,记录后妃的生育时间。可以推想,类似的机构在皇族宗室各个府上都有,以保护皇族血统的纯正。战国时期,各国有没有这样的机构,我没看到过相关记载,但以千年不变的对纯正血统的追求来看,应该有。

那么,子楚作为秦国的嗣子,他的生育情况必然要纳入国家的管理范畴。以前即便没有,现在肯定要有。所以我猜想,在安国君赠予子楚的礼物中,有谙熟后宫管理的阉人,他们是当时的妇产科专家。当赵姬被子楚招进后宫时,他们之间的房事必然被阉人做了记录。赵姬自匿有身,瞒得过子楚,瞒得过子楚府上这些阉人吗?

在这个猜想之后,我们再来看看始皇帝是怎样诞生的。

太史公记载: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大期,十二个月。妇女怀胎十月产子是常态,十二个月之后就很特殊。古代测孕技术没有当今发达,女子要确定有身要一个月左右。从太史公的记载来看,赵姬还没被子楚看上前,她就知道自己怀孕了,这表示,她怀上始皇帝至少一个月后才转到子楚后宫。

假设,她一进子楚家门的那一天,和子楚的房事就被记录,然后作为怀孕的原因。从那时开始算,她在子楚的府上一共大了十二个月的肚子才将始皇帝生下来,再加上她自匿有身的那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她实际上足足花了十三个月以上才生下儿子。如果她在子楚府上孕期被记录得越迟,她实际生产所花的时间越长。

十二个月生子是大期,已是极限,十三个月或更久生子那就成了神话了。有这可能吗?如果“至大期时,生子政”这记载是可靠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嬴政并不是吕不韦的儿子,确实是子楚的亲生子。

要不然,“至大期时生子政”就是一个被篡改了的记录。

我们应该相信哪一个呢?


  • 本帖 4 回复
通宝推:鹦鹉螺,
最后于2011-01-27 01:11:09改,共1次;
2011-01-26 21:54:4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