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 的 一 九 八 九(上) -- 草民

矛盾之争 导读 复 65 阅 13726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5-02-04 19:28:16
319864 复 319711
qwert01qwert01`4606`/bbsIMG/face/0000.gif`70`266`468`9408`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04-12-22 17:08:18`
事情到了那种地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20

当然有更好的弹压方式,大棒或者警察出动.也许用镇压难听了一些,但事情是应该平息下去了.这关系到很多人的切身利益,你要说我冷血,我也无话可说.

我对事情的判断完全符合我自身的利益,我受的教育就是这样:当我口袋里只有10元时,如果出1~2元对大家有利,我会做.但如果你让我出5~6元为大家出力,我自己会饿死,这是不可能我不可能做到的.我想很多人也做不到.如果你能做到并且不抱怨,那么你受到的教育和我不一样.我就还是做我的真小人.

我这里的情况不需要你同情,我只是讲出了处在那个阶段很多即将要高考学生的心里话而已.后来的结果当然让我认可政府最后的处理结果.

那些时候,已经毕业的学生上大学的学生带给我们的所有的信息几乎都是,他们是白天绝食,晚上吃喝,其他时候全国乱跑,这也许我所接触的个别现象.但给我的印象64不过又是一次小文革而已。只是口号换成更动听的“民主,自由”而已。有人煽风点火,有人混水摸鱼,有人乘机逍遥自在,有人上当受骗,有人为理想,有人为权利,各色人等纷纷上台。试问又真正有多少人是为民主?有真正有多少人是为了老百姓?那时候在台上高歌民主自由的人,现在又有几个人在为弱势群体说话?今天闲来无事居然发现厉以宁居然也是“河殇”的顾问,连柴玲也回中国掏金去了。


  • 本帖 4 回复
qwert01 修改于2005-02-04 20:07:02
2005-02-04 19:28:1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