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车行往事 -- 七月群山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43 阅 14772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7-20 00:02:27
3017645 复 2781802
七月群山
七月群山`1998`http://picture.cchere.net/0,0705/1998_29031340.jpg`70`1955`11474`153726`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4-01-17 00:33:16`
【原创】我的朋友莱恩(上) 522

前两天和网友闲聊,说起了黑人,我就想起了自己带过的黑人学员司机,还有带学生时的好些事儿,写下来算是纪念吧。

----------------------------------------------------

黑夜里,十八轮重型卡车奔驰在加拿大无尽的原野上。车身轻微的摇晃并不影响睡眠,反而有摇篮般的催眠作用。只是我的内耳的让我起了一丝疑虑,教我从沉睡中醒来。掀开睡舱与驾驶舱之间的隔帘,我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

“减速。”我用命令的口吻说。

“用不着吧?限速100,我才开90。”莱恩手搭方向盘,轻松自在。“能开这么快真爽……”

“这是在加拿大,用的是公制!”

“公制?!”莱恩翻了翻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得出中学时他肯定不用功。他说过他那时是校队的橄榄球员。

“限速100公里,”我敲敲速度表,“就是不到65英里,您超速30英里了。”

“老天!那怎么办?”莱恩明显地减速了,“怎么跟公司说啊?说是下坡好么?”

“不行,上次就这么说的。”我窃笑,“实话实说好了,反正你这是第一次跑加拿大。”

“让公司的安全部以为我是傻瓜,跟他们一样?!”莱恩摇了摇大脑袋。

莱恩是我带过的第一个黑人学员,两米左右的身高和发达的肌肉曾让我叹为观止。他还卷起过T恤衫的袖子,给我看肩头一条条灰色的伤疤一样的横纹,告诉我这是“缩水”的印记,以前他还要壮呢。同样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初见时他几乎身无分文,只拎一个包了几件换洗衣物的黑色垃圾袋。

我说这不行啊,这拖鞋短裤的,好多公司连门都不让进。于是带他去walmart置办行头:棒球帽、墨镜、手套、夹克衫、工装裤、钢头靴、雨衣、枕头、睡袋、文件夹、计算器、洗漱袋、旅行包……莱恩的脚步越来越慢,终于拉住购物车不肯走了,说,没钱。

公司的每个学员可以预支二百元的工资,然而他基本都吃光了——大号的汉堡王全餐,他一顿吃三份,叫我目瞪口呆。而他不满的是,所在的小石城分舵,只有免费的早餐。

我告诉他说,所购之物都是必须的:最贵的靴子,是因为经常去厂矿企业运货;带反光标志的雨衣,是为了夜间工作的安全;夹克衫,因为北方开始变冷,到那边再买,会贵一倍以上;零下20度的防寒睡袋,因为有的地方禁止发动机空转……至于钱,我出好了。我还告诉他,实习期间伙食由我包了,条件是同吃同住同劳动。

“按行规你应该每天付给我七毛五,”我开玩笑说,“但我懒得数钢蹦儿。”

莱恩如释重负,要求回公司的路上由他来驾驶。我答应了,也正好考察一下他的技术。他穿戴齐整,跳上驾驶座,还真有“专业”的派头,甚至带几分英武呢。

那时莱恩刚满21岁,他来自南方的一个小镇,基本是个典型的黑人:小脑发达动作灵巧,大脑似乎开发得不够,四则运算能力还赶不上中国的小学生;敏感又富于攻击性。另外,他笃信基督教,我从没见过他骂脏话。他告诉我他曾是个问题少年,是镇里的朗内尔牧师挽救了他,他们情同父子。实际上他没见过亲生父亲。

实习的第一周,莱恩就受到了一次公司的警告。原因很简单,下坡时车速过快,被车载电脑记录下来,又恰巧被安全部门看到了。公司发来一条紧急短信询问情况,莱恩说坡陡,引擎刹车(jack brake)突然失效,才会超速的。安全部回信说,“这都不是理由”。“那什么才是理由?你以为我想这么快?要不你来试试?”莱恩很不爽,但他不明白,文字形式的短信一旦记录了他的“态度”问题,对他是不利的。

果然,安全部门的电话马上打到我手机,要我确认莱恩是否有“失控”的倾向。我赶忙说,是这台车的引擎刹车只能持续一定的时间,要关一下再开才会生效(这其实很常见),只是技术问题,我忘了给学员作解释。安全部的人余怒未息,说,告诉你的学员,这是一次正式警告,第五次他就得另找工作了。莱恩并不在意,冲我呲着豁牙扮鬼脸,很幼稚。

在加拿大的那次严重超速,倒是让莱恩忧心忡忡了好长时间,他明白那确实是他的过错。好在安全部门没有来找麻烦。我故意忘了告诉莱恩,公司里值夜班的当时不定干嘛呢,而电脑记下的车速24小时就刷新了。

------------------------------------------------------------------------------

莱恩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他敏感而富于攻击性的一面,似乎是美国下层黑人与生俱来的。

有一回路过靠近墨西哥的边防检查站,一个明显是墨西哥裔的边检官员,问莱恩老家是哪。

“路易斯安那的奥珀卢瑟斯。”莱恩回答。

“什么地方?”

“路易斯安那的奥珀卢瑟斯。”莱恩重复了一遍。

“没听说过。”

“那你的老家是哪儿啊?”莱恩没好气的反问。我赶忙捅了捅他,怕他再说什么傻话。

边检官员翻了翻眼睛,放行了。

出了检查站,我放声大笑,看到一向威武的边检被噎得没词,还真是爽啊。

“一个高中没毕业的墨西哥人有什么资格盘查我!”莱恩很认真地愤愤不平,“而且你才是真正的外国人,他为什么不查问?!”

“得了吧兄弟,”我知道他很自然的会有肤色的联想,“那家伙大概平时净说西班牙文了,这回想跟你聊几句英文。”

和莱恩成为朋友是很容易的事。我们之间最大的矛盾就是饮食。顺便说一句,我承担学员的伙食并不是说我有多慷慨,这确实是约定俗成的。一个学员能让教练增加50%以上的收入,吃饭那点儿费用根本不值一提。况且,由于耗油量的增加,油站的代金券我几乎是用不完。我不爱吃加油站的食物,莱恩却对那些炸鸡煎肉情有独钟,我当然也会陪着他吃些蔬菜沙拉。我每次带他去中餐馆都叮嘱他不要理会那些“低级”食物,他却对鱼啊虾啊无动于衷,一味地啃他的鸡翅膀。

如果不是这份工作,莱恩没有什么出远门的机会。他从没坐过飞机,听我说回一趟家要飞十几个小时,不禁张大了嘴巴。他说他以前最远只到过新奥尔良打一场球赛,并在在那里折断了半枚门齿。

我想,作为教练,我对莱恩是严格的。我要求他,每次加油时,都要把发光和反光的部件擦干净;每次吃完饭,都要跟我一起,绕着车走一圈——开始他以为我是减肥,我严肃地告诉他:车出了毛病,最倒霉的是司机。外行人或许会说,反正是公司的车,没必要。殊不知,一台车对公司而言不过是万分之一,对司机就是百分之百了。

倒车是专业司机的一大课题,更是让新手怵头。那么大的车,必须严丝合缝地倒进位置,少数人或许见过,但大多数人不能明白其中的艰难。虽说是熟能生巧,如果您会开车,想想自己的倒车技术罢。很多教练只是用学员来增加收入,并不在乎他们技术的提高,我认为这样是很不道德的。我的做法就是让学员多练,指出关键点,让他们尽快提高。对此莱恩一开始是很高兴的,但后来也出现了懈怠,我都不管,坚持督促他练习。

有一回卸货,地形比较狭小,莱恩pull-up(指货车前移)了几次都没成功。货场的工人还有其他的司机,就有抱着手歪着头看笑话的。我不理会莱恩的求助眼神,告诉他,pull-up一百回也没关系,只要不碰到旁边的车不出事故就行;注意该注意的要点,不要管旁人,他们还不如你呢。莱恩又试了两回,总算做到完美。在receiving(接收货物的办公室)里一个司机问我,他开多久了。我大声回答,他是上路还不到三周的学员!我可以感到周围司机的惊讶和莱恩的自豪。不夸张地说,半年甚至一年驾龄的专业司机,能达到那个水平都不容易。那是firestone的一家轮胎再生厂,要做一个几乎是U型的倒车,去过的司机都知道那属于“倒霉地方”([email protected]@ked up place)。

说起来,倒车只是专业司机技能的一小部分。每天要应对的各种路况,是更大的挑战。

天气方面暂且不提,就说每天都能遇到的莫名其妙“找死”的小车,就够喝一壶的。有一回在弗吉尼亚,莱恩把一辆从引路(ramp)上来的小车挤到了沟里。他问我怎么办,我耸耸肩说,开你的。因为没有任何擦碰,这不算事故。后来安全部来短信说,我们被举报了,我就把情况如实汇报:早晨有一辆深蓝色雪佛兰,违规企图穿越白色实线(有明确警告牌),驾驶者当时在打电话,由于他自己的慌张,开进了沟里,与莱恩毫无关系,上法庭我都可以作证。我当时就在副驾驶座上,看的一清二楚,而且行车日志我都标在“非驾驶工作中”,无懈可击。

我告诉过莱恩和其他的学员,面对违章的小车,能避让当然最好,但有时候只能选择,要么自己下地狱,要么让他见鬼去。挺无情挺残酷,但事实如此。其中原因我想不用细说了。


  • 本帖 16 回复
关键词(Tags): #车行(铁手)#倒车(铁手)#十八轮重型卡车(铁手)资深推荐:铁手,海天, 通宝推:otto,三笑,尚儒,西伊,李根,鳕鱼邪恶,wqnsihs,逐水而行,白菜,坚持到底,文远,红金龙,小乌龙,闯江湖,天涯浪子,三儿,非吾有,阿辉1,晨枫,游识猷,响马,胡丹青,贝壳,见证风的方向,海天,煮酒正熟,jufeng,德州星期四,☆☆☆,踢细胞,老老狐狸,史文恭,
2010-07-20 00:02: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