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十六国风云 1.1 -- 应侯范雎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84 阅 11209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6-26 22:54:36
2990153 复 2988439
应侯范雎应侯范雎`34648`/bbsIMG/face/0000.gif`70`36`9521`115212`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9-05-20 05:04:34`
【原创】十六国风云 3.1 19

第三章、名都沦陷

一、刘渊称帝

刘渊建国是在永兴元年(公元304年),建国之时,疆域不过南半个并州。

然后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刘渊依然局促于那半个并州,无法进取中原。

周围强敌环伺,北边,先有东赢公司马腾后有刘琨,东赢公与刘琨其实不可怕,但是他们背后有可怕的拓跋鲜卑;东边是连绵千里的太行山,太行山以东是王浚的地盘,王浚或许也不可怕,但是他麾下有可怕的鲜卑段部与宇文部;南边,快马奔驰三日就可以到达黄河上的孟津,从孟津渡过黄河,就是洛阳,西晋王朝虽然已是千疮百孔,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对刘渊依然形成极大的威慑。

唯独西边没有强敌,那里是被“八王之乱”与羌、氐叛乱折腾得满目疮痍的关中,有众多胡人与对政府心怀怨望的汉人百姓。

于是到了永嘉元年(公元307年),匈奴汉国的侍中刘殷、王育建议刘渊:“派遣游军四处出击,伺机消灭刘琨,然后重点向西发展,先取河东、平阳两郡,再取关中定都长安。如果有了关中这个根据地,攻克洛阳君临天下,就会变得易如反掌。”两人还着重说明,“这是当年汉高祖走过的老路,老办法就是好办法。”

刘殷是并州新兴人,《十六国春秋辑补》里说他的高祖刘陵曾做过东汉的光禄大夫,可见他并非汉化的匈奴,而是货真价实的汉人(当然如果有人神经过敏,也可以称之为汉奸)。刘殷少年时就是个有名的孝子,长大后声名远扬,先后曾有老齐王司马攸、征南大将军羊祜、杨骏、赵王司马伦要聘他出任掾属,后来官任新兴太守,在并州名气很大,所以刘渊将其收罗网中。

刘渊觉得刘殷等人的建议很靠谱,但是与古今所有领导一样,刘渊不愿意承认自己视野狭窄胆子不够大,他点点头,装出很高兴地样子,说:“孤也是这样想的。”

这番话就成为了匈奴汉国在军事上的建国方针。刘渊进行了一系列军事部署,大致思路是由石勒、王弥充当偏师,放任他们的势力在洛阳以东、太行山以南发展,那个区域是中原腹地,是西晋政府不得不救的要害之地。刘渊希望石勒与王弥能够吸引并且牵制住晋军主力,让晋军无暇西顾,与其同时,匈奴军队的主力就可以在刘渊的儿子刘聪、养子刘曜的率领下进攻洛阳以西,实践“先取关中,再取天下”的战略。

在这样的战略指导下,永嘉二年正月,匈奴汉国向西晋政府展开攻势,并且以太行山为界线,开辟出两个泾渭分明的战场。刘聪领着十名裨将开拓太行山以西,石勒领着十名裨将开拓太行山以东。

当时在太行山以东、黄河以北的区域,有幽州都督王浚的鲜卑骑兵、冀州刺史丁绍的冀州军、乞活军等三支劲旅;在黄河以南,则有苟晞的青州兵与东海王率领的晋军主力。石勒在东路拓展,就是一头扎进晋军的包围圈。

二月,石勒进攻冀州常山,被王浚派来的鲜卑段文鸯打败,丁绍与乞活军都不失时机地加入对石勒的围剿。

三月,东海王率领晋军主力离开豫州许昌,移镇黄河南岸的兖州鄄城。这个举动意图十分明显,就是把口袋扎紧,阻止石勒流窜到黄河以南,要把石勒扼死在黄河以北。(王弥就在此时趁虚而入,占领了许昌、洛阳)

石勒在东路打得十分辛苦,不过完成了战术任务,把晋军主力全部吸引到东部战场。

相比之下,西部战场的进展就不怎么顺利。起先几个月,晋军要手忙脚乱地对付石勒,对付王弥这个不速之客,没空理会洛阳以西,刘聪以优势兵力扫荡着平阳、河东两郡,不过并没有取得多大战果。

到了五月,王弥撤出洛阳,晋军终于松了口气,先前在洛阳守卫战中立过功的凉州客军在北宫纯率领之下,到河东邀击刘聪。按说这一仗刘聪是在以多欺少,并且还是以逸待劳,胜算极大,结果却可耻地吃了败仗。

得胜的凉州军凯旋,洛阳上下欢声雷动,百姓传唱这样的歌谣来赞颂凉州军的勇猛,“凉州大马,横行天下。凉州鸱苕,寇贼消;鸱苕翩翩,怖杀人。”怀帝也下旨加封张轨为西平郡公。

洛阳那边欢天喜地,并州那边则在垂头丧气。刘渊自然不甘心战略受挫,决定御驾亲征。

七月,刘渊领兵再次攻打河东、平阳两郡。两郡太守一死一逃,河东太守路述战死,平阳太守宋抽弃郡逃亡洛阳。

平阳郡毗邻并州,大部分被刘渊占据,河东郡离得稍远,刘渊只抢到少数城池,但是打通了一条通道,通道北端是并州匈奴大本营,南端是黄河边的蒲坂城(今山西永济市)。蒲坂以南数十里就是黄河上最大的渡口风陵渡,过了风陵渡就是潼关。

众所周知,潼关是进出关中的大门,所谓“关门扼九州,飞鸟不能逾”,接下来刘渊只要再占领潼关,就打开了关中的门户。

西线战事正酣,东线战事也正如火如荼。

石勒与王弥一样,也是打游击仗的好手,加上他此前多年在冀州活动,对于地势与人情了如指掌,冀州又生活着众多胡人,他们更倾向于支持石勒,所以石勒在冀州的势力并不像表面上的那样弱小。

而石勒的敌人也并不像表面上的那样强大。先说乞活军,他们是在冀州乞食的客军,难免要做一些打家劫舍的勾当,所以冀州百姓并不喜欢他们,称他们为“乞活贼”;再说冀州刺史丁绍,他为了防止境内的胡人与石勒同流,采取高压政策动辄杀戮,可以料想,冀州的胡人肯定都不喜欢他;再说王浚的鲜卑骑兵,他们既是客军又是胡人,更难讨人喜欢;而且这三支军队各自为政,缺乏统一指挥,很难协同作战。当时晋军的最高统帅是东海王,但是东海王一直驻屯在黄河以南的鄄城遥遥观望,从未渡河参与实际作战。

因此石勒虽然陷在重重包围之中,却能从容进退。到了五月,王弥前来投奔刘渊,也被派到东部战场去支援石勒。

八月,鄄城城墙无缘无故塌陷,东海王改镇濮阳,后来又移镇荥阳,依然没有渡河作战。

九月,王弥与石勒进攻邺城,征北将军和郁弃城而逃。邺城这个洛阳的北方屏障,再次落入石勒的手中,东海王慌忙派豫州刺史裴宪去守住白马津,派车骑将军王堪屯兵东燕县。白马津与东燕县内的棘津、文石津都是黄河上有名的渡口,东海王此举还是以防御王弥与石勒渡河。

同时东海王又派平北将军曹武屯兵河东郡大阳县,大阳县挡在蒲坂与洛阳之间,曹武的任务是阻止西部战场的匈奴军队进攻洛阳,大阳县又在黄河北岸,附近有茅津渡口,所以曹武的另一项任务是阻止匈奴军队南渡黄河。

从这一系列军事部署,可以看出东海王十分消极,只求能够凭借天险把匈奴军队拦在黄河之北,而将北方半壁江山寄希望于刘琨、王浚的超常发挥。

这样一个保守的防御姿态显然不可能应对匈奴的攻势如潮。

永嘉二年十月甲戌,匈奴汉国的丞相刘宣等六十四人向刘渊劝进。

相关舆论在三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制造,据说七月的时候,蒲子城内飞来一群凤凰,众臣都说这是天降祥瑞,兆示新天子已经产生,于是他们恳请刘渊称帝。

经过一番欲迎还拒的推搡,刘渊在蒲子南郊僭位称皇帝,建年号为“永凤”。

(三年前张昌在荆州让人冒充汉室后裔,拥立为皇帝,建立汉国。当时他制造舆论的手段也是假托凤凰降世,建立的年号叫“神凤”,为何这些冒牌的刘家子孙都拿凤凰做文章?或许里面又与谶纬有关,哪位高手知道缘故?恳请指点)

虽然刘渊自命是在光复汉朝,不过他并不能真正改变自己的血统,也不能无视大多数族人依然保持着匈奴人身份这一事实,所以匈奴汉国采取的是“胡汉分治”的制度,刘渊兼任汉人皇帝与胡人大单于。

胡汉分治制度是刘渊理想与现实的妥协。四年前建国的时候,这个汉化很深的匈奴曾表达过对大禹与周文王的向往。大禹出身西戎,周文王出身东夷,但他们最终都成为汉人心目中的贤君典范,刘渊觉得自己也可以效仿先贤。

但是四年下来,残酷的现实逼迫刘渊不得不承认,他无法调和境内汉人与匈奴之间仇深似海的矛盾。这些矛盾有的来自是积累了上百年的怨气,有的来自与生俱来的人性之恶。四年前刘宣曾说过“晋人无道,奴隶御我”,对于当时的匈奴来讲,这八个字椎心泣血,但是当时的汉人泰然处之,如今强者与弱者交换了位置,不难想像会发生许多冤怨相报的悲剧。

刘渊前半生受到的所有挫折都是源于他的出身,他从汉人口中听到的一句频率很高的话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秉承这一思想,如果让刘渊在匈奴与汉人之间做选择,刘渊自然会选择匈奴。

而胡汉分治的制度一经确立,就宣告了所谓的“兴复汉室”只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刘渊依然是匈奴人的单于,他治下的汉人只是二等公民,刘渊的“汉”政权不可能真正得到中原汉人的拥戴。

永嘉二年十一月,刘渊派出七名将领,率军三万,再次进攻魏郡、汲郡、顿丘三郡。

这七名将领中留名史策的有石勒、刘灵、阎罴三人,这三人都不是匈奴。阎罴其人不详,刘灵的命运则与石勒十分相似,他是司州阳平人,与石勒一样,出生贫贱挣扎于社会底层,刘灵有成为武将的天赋,据说他的力量可以制服蛮牛,速度可以赶上骏马,如以这样的身手投身军队,必能立功边疆。可惜,与石勒一样,刘灵被壁垒森严的西晋社会摈弃在外,报国无门。

刘灵也是个好乱乐祸的枭雄,不甘心湮没于历史,据说他以前经常抚膺长叹:“天乎,何当乱也!”公师藩起兵的时候,刘灵也跟着自称将军,纵横河北。后来公师藩被苟晞消灭,刘灵也被晋将王赞追着打,走投无路之下投奔刘渊,被任命为平北将军,成为匈奴的爪牙。

黄河以北的百姓久经战乱,又深知朝廷的军队已经指望不上,于是他们翻出了祖父辈在东汉末年乱世中的老经验,以宗族、村落为单位聚集而居,把家园改造成坞堡,把家族中的青壮子弟武装起来,自己保护自己。

石勒等人大军压境,仅凭这些民间坞堡根本无法抵御进攻,于是三郡百姓望风而降,石勒不费吹灰之力就降服了五十多个坞堡。石勒授予各坞堡的首领为将军或者都尉,新收编士兵五万多人。通过这种以战养战的方式,石勒麾下的军队快速扩张。

十一月己酉,石勒再一次攻入邺城。邺城西城有闻名天下的金虎、冰井、铜雀三座高台,是昔日曹魏邺都皇宫最美仑美奂的组成部分,但到了乱世,这座凝聚着无数巧匠心血的建筑就变成了双方往来争夺的军事要点。石勒攻破三台,擒获了魏郡太守王粹。

王粹是名将之后,他的祖父就是当年率领楼船下益州,迫使“金陵王气黯然收”的王濬,王粹尚晋武帝之女颍川公主,是晋怀帝的姐夫,但是时逢乱世,金枝玉叶也如断梗漂蓬,命如草芥。奴隶出身的石勒对于西晋上层社会是怀有怨恨的,落到他手里的西晋王公大多难逃一死,王粹也未能幸免。

石勒杀了王粹,离开邺城转攻冀州,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地。他先在赵郡杀死冀州西部都尉冯冲,又在中丘大败乞活军,杀死乞活军领袖赦亭、田禋,然后又扫荡常山、巨鹿两郡,杀死两郡守将,攻陷坞堡一百多个,军队扩张至十余万人。


  • 本帖 1 回复
关键词(Tags): #十六国
2010-06-26 22:54:3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