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车行往事 -- 七月群山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643 阅 148829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10-03-21 11:19:21
2792089 复 2781802
七月群山
七月群山`1998`http://picture.cchere.net/0,0705/1998_29031340.jpg`70`1955`11474`153726`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4-01-17 00:33:16`
【原创】安全课(续完) 212

题记--这篇聊的不是安全,是“课”。

专业司机的安全教育,是一般人的一万倍,或者以上。不信?以在下而言,入行之前的不算,“正式”了以后,每月两小时上机,每季度一天大讲,频繁的随机抽测……反正每到一个分舵,只要休息室摆上了自助餐,我就知道是有课上了,而绝不是给谁庆祝生日;每次进总舵,更是百分之百要进修一回。公司就是要把你给“熏”安全了。

其实我一点也不讨厌安全课。首先,它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其次它是带薪的。每月的上机时薪25元(两小时的录像可以耍个花招bypass掉,花几分钟按对了1234就能拿50块。答错一题,相应的那段录像就会跳出来,不能bypass),季度大讲更是有三餐伺候。

几年的自助餐吃下来,我发现,东、北部的几个分舵比较“雅”,蔬菜、甜点突出,偏好意式;南部的比较“豪放”,油水大,量足,一字长蛇流水席,放眼望去基本就是醺的烤的油炸的;中部的比较“土豆”,印象特深的是一道土豆苹果沙拉,清脆的苹果、香软的土豆、酸甜油滑的蛋黄酱,便宜的美妙组合;加州呢就是“杂”,似乎总有一个合你的口味的菜,但就那一个。

怎么扯到吃了?奇怪。回来聊正题。

除了公司的常规安全课,我们还不得不上一些特殊的安全课,天知道下一票什么活儿。

---------------------------------------------------------------

恐怖篇

杜邦您听说过吧,黄河故人有篇雄文写过他们链接出处。有一回接他们的活儿,看着货轻里程也不错,挺高兴的就去上货了。到了地方报上货号,调度MM一指旁边一小黑屋:去上课。什么课?当然是安全课了。90分钟的录像,讲的是运送途中的注意事项,有异味如何如何,有液体渗出如何如何,冒彩色烟如何如何,还有灭火器怎么用。看得我的心扑通扑通的,心说运的什么玩意儿啊。看完了,又挺正规的答了十道题,我这才被放出小黑屋,算是有资格办手续了。调度MM复印了我的证件,拿出一叠文件叫我签字,感觉跟签生死状似的。然后又递给我一个应急包和六张印着骷髅的贴纸,应急包里明显有个硬口罩。不知怎么,我有些紧张,觉着一颗心悬了起来。

到dock一看,我的车被警告标志挡着,几个工人正在装货。他们的装束很显眼:橘黄色的防护服,头盔、手套、护目镜、化学口罩一应俱全,这好像在某个灾难大片里见过。我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提到了嗓子眼。乖乖,这到底运的玩意儿啊!我看着手中的货单,一长串一长串的化学名词,我不认识。

这一路走的我是提心吊胆,但总算平安无事。

途中加油的时候,还有司机指着我车箱上海盗旗一般的骷髅贴纸跟我打趣,“船长,你的鹦鹉呢”

------------------------------------------------------------

灾难篇

待续

……给朋友帮忙回来了,继续。

专业驾驶员最大的灾难,就是车祸。我也遇到过,以前也说过。车祸以外,还有不是那么大的灾难,而且也不一定发生在路上。

有一回送货到墨西哥湾的一家石化厂,没进门就是两小时安全课。完全是讲厂区的安全,包括详细的安全守则。不光是看录像,还有专人讲解。发生了状况的警报是什么声音,安全通道的标志,各区避难所的位置,都讲的极为详细,仿佛灾难随时都会发生,或者经常发生。所有的这类安全课,都是从最坏的角度出发,难免给人“危言耸听”的感觉。考试之后,照相发证,再领一顶头盔、一副护目镜、一件下摆过膝的工作服,穿戴齐整,这才允许进大门。进门之前好像还收缴了火柴和打火机,也许没有,是我把现实和瓦尔特混进德军油库的电影情节弄混了。

倒车进入规定的dock,我发现只有三两个装卸工在干活,和我一样捂得严严实实,令我既敬佩又同情。要知道当时是三伏天,墨西哥湾沿岸的潮湿闷热简直无法忍受。根据安全规定,车辆引擎禁止空转,所以车里没有冷气,驾驶员只好都去休息室等待。倒霉的是,休息室的冷气机处于三O状态——out of order,只有一台风扇冒名顶替。七八个汗流浃背的壮汉挤在里面,再多的古隆水也盖不住那股子人味儿。工作服还不能脱,一脱就会有佩戴徽章的安全巡视员过来敲玻璃。我就奇怪,三O的怎么不是监视器呢。隔着玻璃窗可以看到,卸货进度十分缓慢,于是就陪着其他的司机复习骂人话,并且悟出了英语骂人话的三大要素:性、排泄物和宗教。

实在受不了汗湿的衣服了,我决定换件干净的。回到车上拉好帘子,脱光衣服擦汗,扑爽身粉,总算舒服了一些,没想到又一件倒霉事儿发生了:头顶上空响起了“呜~呜~”的警报。我头皮一炸,披上工作服戴上头盔,赶忙跑出来。顺着紧急通道的绿色标记,很快就到了避难所。那儿已经有了七八个人,一看还是刚才那帮司机,还是在不停的咒骂。

过了好久,听见喇叭广播:几号几号车卸货完毕,到几号窗口办手续。哦,有人在干活,那就是说没事了。大家溜溜达达往外走,一个老家伙还不忘提醒我“性感的年轻人,待会儿出门,这件外套可是要还的”。刚才由于匆忙,我工作服里面只穿了一件短裤。其他人也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开我玩笑。我知道,这件事很快就会传为“裸奔”的段子。谣言止于智者,而我们肯定不是智者,不然就不会干这一行了。

有工人告诉我们,刚才是飓风来袭的警报,来自于厂区附近的市镇。空气依旧闷热,哪有风呀?卸完货出门时,门卫还善意的提醒我们,留好通行证,下次再来就不用上课了。下次?!哪儿还有下次啊。以后再有这儿的活儿,我就把货送到最近的分舵,剩下的就交给local司机吧。

最后还有一个倒霉的尾声。因为安全课是在进门sign-in之前上的,所以没拿到应得的津贴。休斯敦,倒霉地方……


  • 本帖 14 回复
通宝推:回车,然后203,河友甲,于是,bluesknight,
最后于2010-03-22 12:57:28改,共1次;
2010-03-21 11:19: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