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父亲的空军生涯---龙王庙事件 -- 一直在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87 阅 20935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9-24 21:54:39
主题:258414
一直在看
一直在看`2464`/bbsIMG/face/0015.gif`70`1240`8031`64952`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4-03-10 17:11:44`
【原创】父亲的空军生涯---龙王庙事件 72

1981年夏,我军在华北地区举行了一次大规模各兵种合成演习,这是在邓小平复出后首次举行的大规模军事演习,由于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我军暴露出不少不足之处如:战术陈旧,参谋人员老化,各军种协调不力等。经过两年的分析、总结、演练,终于有机会让部队有了一次实战操演的机会。演习涉及:步兵,装甲部队,空降兵部队,空军歼击机、强击机、轰炸机部队以及炮兵等各兵种,规模之大,前所未有。

这次演习被拍成了个纪录片叫〈钢铁长城〉,不知有没有朋友看过。后来我看过有关这次演习的的长篇报道,说是演习期间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看的舍不得离开,万不得已回北京参加完外事活动,赶回来漏看了一点就连呼可惜可惜!还介绍演习的指导思想就是真实,合理,不能光图好看,由此还根据演习所在地实际状况更改了不少纸上谈兵的计划,使整个演习更接近实战标准。

想象一下,挺过瘾的吧。

以上情况,全是我以后从各种报道中知道的。当时演习虽然就发生在附近,可我异常失落,因为我成了个演习孤儿。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哥哥姐姐去外地上学,我妈出差,我爸去参加演习。由于空军司令张庭发住我们院,大部分地方都戒了严,我每天得由小战士带着去食堂吃饭,没事去司机班找相熟的司机玩,日子过的到也自由自在、稀里糊涂。

听司机们聊天,说这次演习,不管多大的官全坐北京吉普,因为邓小平只坐那种车,没人敢超过他去。还有的说,车熄火了,让路过的军人帮忙推一下,后来才知道那是肖劲光的儿子(据说是大名鼎鼎的歌星李谷一的老公)等等。这批司机,能量特大,居然还违规带我看了一次阅兵。那是在一个旧机场跑道,跑道两边都是车啊、炮啊什么的。我躲在吉普车里等着大兵们走正步,由于连日来为我军的小道消息现代化操劳过度,等着等着我竟睡着了。醒来后阅兵已结束,听着那几个司机眉飞色舞的唾沫星子横飞,大侃特侃操演见闻,我当时那叫一个“郁闷”。他们模仿北京军区司令秦基伟:“报告总长(杨得志),演习部队准备完毕,请您检阅!”他们大侃空降兵部队的阅兵服漂亮,还有肩章、臂章。搞的见惯红领章、五角星的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来,想着想着就出溜到电影里国军那样式去了。

看飞行特技表演时我没睡着,从头看到尾,精彩绝伦,好看极了(请原谅我的形容词贫乏)。我也看过其他国家飞行表演的纪录片,发达国家的特技飞行的优势其实是飞机的机型比我们先进,至于技术、编队、造型我们绝不比任何一个国家逊色。我们用歼六照样可以飞出天女散花(几架飞机一起向上冲,然后倒转垂直向下)、海底捞月(垂直向地面飞,再拉起来一飞冲天)、双机对撞、变换队型等。照样让你在现场抑住呼吸,手心出汗。在这我再次向我们的空军特技飞行表演大队致敬,希望他们成为世界第一流的飞行队伍,傲视群雄,为国增光。

吃食堂没几天我就闹起了肚子,上吐下泻、浑身没劲、躺在床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急坏了小战士和卫生队的赤脚大夫,各种止泻方法给我用了个溜够,为防止我“牺牲”晚上还给我加了个岗。同时又打电话叫我爸回来,我爸说前方战事紧,脱不开身,我儿子的小问题还是组织上解决吧。

话是这么说,过了一星期我爸还是回来看了我一次。为了表彰我为祖国的军事演习默默奉献的精神,他老人家特意带我去演习的空军指挥组转了一圈以示奖励。

进了指挥所,看见满墙满桌子的军用地图,红蓝铅笔和望远镜也有不少。房间里还摆着几张床。就见几个大胖子、几个中胖子、还有十几个不太胖的胖子在里面忙忙碌碌。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刺探小道消息,吃完中午饭,我爸就打发我回家了。

后来才知道,这次演习所有有关空军部分的内容就是在那间屋子里,由这帮胖子们制订和跟进的。我也算接近了一次核心部门吧。

我爸具体分工是负责空军与陆军63军(2003年撤消)的协调联络工作。

后来还是让我知道了一个他们在演习中的小插曲:

我爸他们指挥组有个刚从山东一个强击机师师长的岗位上提起来的胖付军长,空闲时经常跟我爸说他的子弟兵多精锐,什么打靶怎么怎么样了,各种飞行科目水平怎么怎么样了,总是眉飞色舞,没完没了。

由于这次演习中空军有一个内容是打地靶,所以在演习范围内的一座山顶上修建了一个直径30米左右的地靶,而这个演习科目就是由胖军长那个师来完成。

这天预定由这个师的飞机飞到地靶现场熟悉一下地形,演练一下,以便正式实弹演习时发挥的出色些。胖军长来了劲,跟我爸说:“咱们去现场看看我们部队的雄姿,顺便验一下刚完工的地靶吧。”我爸正好没别的事就同意了,俩人带着俩参谋开着车就去了。

到了山脚下,我爸就有点含糊。这是一座荒山,到山顶只有一条小路,而且山上、路两边全是酸枣刺,一个不注意就刺你一家伙。还有最主要的一个原因----他们是四个大、小胖子。我的印象中,部队里官越大越胖(都说将军肚,还没听过部长肚的),原因不详,有待研究。这四位即使是参谋也是有一定级别的参谋了,所以体重都有点超标,爬山这活对他们来说有点费劲。

不过这地靶还是要验收呀,所以这四位就开始登山了。在夏日阳光的鼓励下,四个胖子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山顶,找到地靶,就站上去了。这地靶挺大挺平,也没酸枣刺,在上面溜溜达达的等着看打靶演练正合适。唯一的缺陷是-----太热了,没遮没掩的晒着,汗把军衣都湿透了。这时候胖军长发话了:“反正这里是军事禁区,山上没别人,咱们把衣服脱了凉快凉快吧!”大家一起响应,纷纷宽衣解带。脱的程度各有不同,胖军长脱的最彻底,只剩一条军短裤。

大伙正乘着凉,演练的飞机从远方飞过来了。四架强五排成攻击队型,穿云透雾,掠过长空,象四只矫健的雄鹰,向地靶方向袭来。胖军长嘴里喃喃自语:“你看看,你看看,这队型!这角度!指哪打哪!”

这四架飞机飞到指定射击位置,瞄准!射击!两枚导弹冲着这几个在地靶上活蹦乱跳的胖子呼啸而来。我爸大叫:“不好,快跑!”四个胖子一轰而散,四处游走,躲避打击。胖军长一边跑一边喊:“今天不是实弹演习呀,怎么回事!”我爸一边跑一边抬头观察导弹轨迹,一边琢磨:老子开飞机没摔死,今天可别在这牺牲了呀!

我爸再一抬头又喊:“不是导弹!是‘副油箱’!”

是“副油箱”也得跑,被那玩意砸一下,非成肉泥不可。

大伙正跑的想挖个防空洞躲起来的当口,只听的轰、轰两声巨响。两个“副油箱”落到离地靶20多米处,又向上弹起10 几米,又弹起落下几次,趴那不动了,油箱破裂,流出大量航空燃油。

再看我爸他们,一个个丢盔卸甲、灰头土脸、身上带着酸枣刺划的口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惊魂未定的胖子们聚在一起,居然一个不少,都没砸着。

下山路上,胖军长一言不发,脸憋的通红(也可能是晒的),到了车上,发了一句狠:“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我爸充分理解到他的难堪,实在不好意思挤兑他,一个人自顾自庆幸捡回条命。

事后调查,真相大白。原来强五飞机的“副油箱”与导弹发射系统都是由同一个发射钮控制,这个钮在驾驶杆上,飞机挂导弹就挂不了“副油箱”,挂“副油箱”就挂不了导弹。平时训练时挂“副油箱”,实战演习就挂导弹。

这天这几架飞机是训练,所以挂的是“副油箱”。当他们接近地靶时,应该瞄准目标后虚按一下发射按钮就可以了,但有一个飞行员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看到了这几个活蹦乱跳、光着膀子的胖子而走了神。瞄准之后鬼使神差的按了发射钮,把“副油箱”甩了出去,差点把他们老师长和历经多次空中险情而死里逃生的我爸送上了西天。也幸亏是“副油箱”,如果是真导弹,我爸他们跑的再快,也得去见马克思。

事后我爸去了63 军公干,没有参与这次事故的处理,不过以后再没听过胖军长聊子弟兵的话题。

参与这次历险的同志全部被日光浴灼伤,当晚受伤部位又痛又痒,彻夜难眠,胖军长尤甚,几乎浑身脱了一层皮。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专打一家人。”

附记:几年后胖付军长升任福空军区司令,不知现在还记不记得被子弟兵瞄准的趣事?

又及:哪位专家了解什么是飞机螺旋,最好跟我介绍一下。我爸今天跟我解释了半天说他遇见过这种险情,我使劲听没听懂,他又摔电话了。


  • 本帖 28 回复
关键词(Tags): #一直在飞(朴石)#空军生涯(朴石)通宝推:廖石,
MacArthur 选转。最后由 一直在看 在9/26/2004 5:17:38 PM编辑过
2004-09-24 21:54: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