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父亲的空中历险记 -- 一直在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1 阅 25629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9-10 06:36:57
247540 复 247382
外务府行走
外务府行走`1654`http://picture.cchere.com/0,0612/1654_04152717.jpg`70`517`3652`5159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1-24 04:04:59`
【和一篇】向叱咤长空的父辈致敬 50

感动得无以言表,因为小弟的父亲也是空军的飞行员。一直在看兄的好文勾起了很多回忆。

一直兄的父亲参加过抗美援朝,那是老一辈的首长了。家父没有那么老的资历,60年代参军,80年代转业,也算是为祖国的蓝天奉献了自己的青春。一直兄的父亲在歼击机部队,那是绝对的精英和王牌啊。家父在当时武汉军区的运输机部队服役,驻扎地点在湖北当阳。好像全军只有两个运输机师,一个在北京南苑、一个在湖北当阳。当然现在没有武汉军区了,当阳基地应该属于广州军区管辖。他进运输机部队的原因是因为个子太高,当时的歼击机座舱容积有限,象家父这样1米80的个头是不符合标准的,所以只能去开运输机。

家父年轻时是个体育运动狂热分子(这一点没遗传给我),上初中时天天在什刹海海校练划舢板。那时候当兵入伍是最光荣的,据说就算他不被招飞,肯定也去海军了。他16岁初中毕业进了航校,那是当时所有男孩子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是航校只算成中专学历,等转业到地方,因为没有大专文凭吃尽了苦头时,说实话他有时也会抱怨不已。

家父开的运输机型号很老,主要是伊尔18,安-26(运七的原型)、安-12(运八的原型)都很少开。主要是物资运输和要人专机任务,据他说上头曾经一度有意思把他调去担任周总理的专机机组,但后来又没有动静了。现在想起来,也许还是不去的好,担不起责任是真的。他拉过的要人,外国人最高级别的是老挝的凯山丰威汉,国内是张震。他总是得意地回忆,拉张震的那次天气很恶劣,差点撞山,弄得老张头下了飞机吹胡子瞪眼。

家父回忆当飞行员的好处主要有两个,一是飞行灶吃得好,二是天南地北到处跑(这是他们运输机部队的专利,别的空军部队比不了),他除了台湾和西藏没去过,祖国各地都转遍了。他对新疆尤其印象深,因为喀什的姑娘一枝花,再就是在罗布泊基地参加核试验的一些外围任务时被当地司令员狠灌了一通酒,从此落下了胃病的毛病,最终早早地停飞了。

他们这些执行特殊任务的飞行员多少有点特权,小时候记得我们家里曾经有一个块很大很特别的布,摸上去又凉又沙,和的确良很象,但结实无数倍,上面密密麻麻交错了很多道细铜丝,后来知道那是一个降落伞。伞布面积很大,被拿来做了好几床床单和窗帘,特别结实的伞绳则用来晾衣服。终于有一天,家父透露说,这个降落伞竟然是中国第一个返回式卫星降落时的引导伞(卫星降落时需要降落伞来减速,主伞面积很大,要先放出一个小的引导伞,利用阻力把主伞拉出来)!!!他是用一个什么东西和当地基地的参谋换的,听得我目瞪口呆,要是真的,那用来做窗帘可真是暴敛天物。不过,引导伞可能是属于消耗品,也没什么机密价值,才可以被人顺手捡回来当纪念品。

说到当飞行员的危险,那就更让人感慨了。印象中,中国空军的事故率不是很低,曾和父亲同一机组的战友,基本都不在人世了,当然这里有一个特别的原因。父亲因为胃病后来就不怎么出任务了,他和另外两个同机组的战友住一个房间。有一天,那两位机组同仁出任务,他则有事外出。等他回来,忽闻噩耗,那架飞机因故坠毁,同机数十人全部遇难,大多数都是和他同一届航校的学员。每念到此,总是不胜唏嘘,可以想见,早上起床还是活蹦乱跳的朋友,晚上已经只剩下孤零零的床板,“为什么是他们而不是我?!!”的念头挥之不去,让人情何以堪!!!

父亲后来转到地勤负责营房工作,因为脾气倔强,在部队里总是不得机会。在80年代大裁军的浪潮里也专业回地方,没有继续和飞机打交道,倒是摆弄起砖头瓦块。而他的不少战友转业到民航,曾经有故人来访,问起干什么不到民航挣大钱。他连忙摆手,说自己停飞太久了,技术早已生疏,不敢再飞了。记得有一次,父亲突然和我们说起,说昨天做梦,他又开起了飞机,结果发现手脚也不够使,脑子也不够使,危急时刻一下子惊醒。然后感叹没去民航是正确的。我想,他还是忘不了自己的蓝天梦,也忘不了作为飞行员的责任感。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铁手,花大熊,
最后由 外务府行走 在9/10/2004 6:35:23 AM编辑过
2004-09-10 06:36:5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