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历届团中央高层领导转岗去向回顾 -- 神仙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6 阅 26825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6-18 16:08:43
2257505 复 2251006
神仙驴
神仙驴`1595`http://picture.cchere.com/0,0509/1595_18022447.jpg`70`12384`24281`239322`正四品下:通议大夫|壮武将军`2003-11-11 22:31:27`1
【原创】历任团中央书记处领导转岗职务和晋升路线走向 28

【原创】(第四部分)历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常务书记、书记转岗职务和晋升路线

(一)大致去向归纳

最后再稍微总结一下1982年团十一大以来,历届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去向和晋升路线。本文第一部分第(二)节中,已对历任团中央第一书记、常务书记、书记转岗后去向作了罗列。基本上,书记们转岗后大致有中央部委、先中央部委后地方、直接去地方三种方式。当然,目前看起来,无论哪种方式,最后仍是指向中央的。这里按去向作一简单归纳。

一、在中央部委:

这方面有刘延东、何光暐、赵实、黄丹华。其实王兆国也可归入此类,他当初从团中央第一书记直接调任中央办公厅主任,若不是后来机缘巧合,是毋须下到地方回炉担任福建省省长的。这里所提及的几位,除何光暐外,刘延东、赵实、黄丹华也是不多的团中央女书记。女书记除这三位外,还有就是资格更老的李海峰、一年前才离任的张晓兰和现任书记罗梅了。特别指出的是,团十一大以来共有30位书记先后离任,除去上述5位女书记外,只有何光暐自始至终未曾在地方历练。何资格虽老,却是以副部级职务退休,也不能说跟此毫无关系吧。近年来团中央书记转岗后直接在中央部委任职的情况极少。

二、先中央后地方:

这里有王兆国、宋德福、李海峰、张宝顺、李源潮、刘鹏、洛桑、刘奇葆、袁纯清等人。

其中,王兆国上面讲过,是受意外因素影响,这里可以刨除在外。洛桑受少数民族因素影响,在藏学中心任职后,还是到了地方,现任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其他几人里,宋德福如不英年早逝,回到中央出任要职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李源潮已经出任中央要职;李海峰在地方兜一大圈后,苦熬资历最终成为国务院侨办主任;刘鹏在四川省委副书记任上进京出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张宝顺、刘奇葆、袁纯清虽然还在地方,但未来晋升中央高层的希望很大,尤其是刘奇葆。除袁纯清外,上述书记多在1993年前完成转岗。

三、直接去地方:

这是离任团中央书记最常见的转岗方式,即出任地方要职弥补地方工作经验。历任团中央第一书记,除王兆国、宋德福外,全部下到地方担任书记或省长,其中胡锦涛担任内地最贫穷的贵州省的书记,李克强、周强、胡春华在中部大省河南、湖南、河北出任省长。

除此之外,历届转岗的团中央常务书记的去向,除刘延东、张宝顺外,其他如巴音朝鲁、赵勇、杨岳一律是到地方任职。

其他书记的转岗去向略

(二)不同时期特点归纳

若再细分,则不难发现,团中央书记们的去向,与其所处在三个阶段的哪个阶段,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第一阶段的书记们,前面也交代过,完全不属于现在所谓的团派,他们转岗后,基本上是停职不前的。比如韩英一直在煤炭系统任副职、王敏生在江苏省计经委任副职、周鹏程在北京农大任职13年、高占祥任14年才转正部、李海峰任副省部职务更是长达20年。这批从工农中来的书记,只有稍年轻的才最终熬到正部级职务。

第二阶段的书记们,前期正是意气风发的时代,后期因大环境影响略有压制,却是比前辈们好到不知哪里去了。这批书记,转岗后绝大多数都留在了北京。仅有的出京书记,一个是胡锦涛,先下最贫困的贵州,再去环境复杂的雪域高原;另一个是冯军,同样是年纪轻轻奔赴西藏,却是壮志未酬身先去了。第二阶段起降的书记们,除以上两位与西藏有着不解之缘的之外,还有刘延东(统战部)、李源潮(外宣小组)、宋德福(人事部)、张宝顺(新华社)、洛桑(藏学中心)、刘奇葆(人民日报社),此外还有升于第一阶段放于第二阶段的陈昊苏(北京市副市长)、何光暐(国家旅游局)等,洛桑与克尤木巴吾东因身份特殊,另当别论。这批书记(胡冯除外),留在京城,又多在一些轻松讨好的位置上,也难怪晋升阻力要大一些。在明晰了需要经历地方基层岗位锻炼之后,年纪较轻的,纷纷在1990年代中后期下到地方,其中有壮年逝世的宋德福、现已担任党中央要职的李源潮,以及刘奇葆、张宝顺等人。而继续在京的,除了刘延东机缘巧合,能够在统战部一直熬出头外,其余,也就那样了。

第三阶段的转岗书记们,则是彻底的、全部的走了地方路线。毕竟新时期的规律告诉他们,没有地方工作经验的,要再晋升是太困难了。因此,与第二阶段只有两位书记外放截然相反,新阶段的书记们,除了两人留京外,全部外放,于是地方官场,好不热闹。留京的两位书记,一位是赵实、一位是黄丹华,全是女性。

(三)新工作岗位归纳

前面说过,第一阶段的书记们,除李海峰外全部在团十一大及之前出局,他们的去向仍多与自己进团系统前的岗位直接相关。典型的如韩英和周鹏程,而高占祥最终也是在中国文联扶正。他们是不受重视的一代。

第二阶段留京的书记们,由于团系统的性质特点,转岗后多在原先自己比较熟悉的组织人事、新闻宣传、统战联络等部门。但这样的位置不多,因此一干到底也不得提拔的事情也会发生。比如赵实,1996年即在广电部、现在的广电总局任副职至今。所以李源潮、张宝顺、刘奇葆等,需要腾挪辗转多次,才可能谋到上升渠道。

第三阶段的外放书记们,包括第二阶段的胡锦涛、冯军两位,他们下放地方,依之前的工作专长和职务级别,也有一些区分。简单介绍如下:

第一书记,因为已是正部在身,到地方只会出任书记或省长。由于他们进团中央之前,一般都鲜有基层地方工作经验,因此下放地方这一步的安排,还是比较谨慎——没相关经验的,断不会一下就派到最重要的省市。揠苗助长,已有王兆国前车之鉴。

比如李克强、周强、胡春华三位,下到地方,就先是从河南、湖南、河北省的省长开始做起。三个省份在全国按平均发展水平,算中上层次,既锻炼水平,也有挑战性。李克强、周强无半点地方经验,因此还特意派了两位中央信得过的重臣坐镇:陈奎元与胡总共事,由西藏调到河南;张春贤自身也是青壮年上升期的国务院部长,调到湖南“改朝换代”。至于胡春华,本就在大学毕业后去了西藏,地方上摸爬滚打多年,不缺实际经验,饶如此,也是先放在河北,开始全面熟悉东部地方工作。再之前直接下放地方的团中央第一书记就是胡锦涛。他调到苗乡直接出任书记而非省长。这其中关节为预先交代一下,后面还会讲,这是因为边穷小省,省长晋升极难,一步到书记也只是“起步价”而已。无论怎么说,全面主政一个省的党政工作,这段经历远不是坐在北京城国家机关里可以比拟的。但今后这样的演变,仍然是疑虑重重。主要是如果之前没有主持一个市、一个县的工作经历,主掌一个省份又不能安心长驻的话,到底能给当地带来多大的实惠?这里就不多说了。从胡锦涛、李克强的经历看,在地方上应至少有两个省份的主政全面经历,才有机会更升一步。

其他书记,由于已是副省部级或准副省部级,他们下到地方,也有喜有忧。喜的是能够下来弥补地方工作经验,还可以去相对更基层一些的省内大市主政;忧的则是,在地方论资排辈现象常比中央更为严重,指望在地方熬到正省,实在不易。这一大批书记里,我再可细细划分为这样几种情况:

一是上述第二阶段的留京又下放的书记,他们在中央已经经过几番辗转,下到地方之前已经是明确的副部级官员,与中央渊源又深一些,一下地方,凭之前资历就排在前排,成为书记省长不算太困难。李源潮、张宝顺、刘奇葆就是这种情况。第三阶段中的袁纯清,虽然所处年代略晚,也可大致看作这种情况。袁纯清从团中央书记直接去了中央纪委,任中纪委常委、秘书长,再到陕西,经过兼任西安市委书记的锻炼后,出任省长。

二是下放到地方的书记,因为中央部委职务空缺而回京任职、最终成为正部长级官员。这里有几个典型:刘鹏下到四川任省委副书记,后回京出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吉炳轩下到吉林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再回京任广电总局副局长、中宣部副部长,2003年熬到正部级的中宣部常务副部长;胡春华从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回到西藏任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后以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身份杀回团中央担任第一书记。

其他仍在地方上任职的各位原书记,基本都属于第三种情况。这其中,目前只有年龄最大的姜大明做到了山东省省长,其他人还在副省职务上起伏。但姜大明从山东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做起,到最终成为省长,也用了整整9年。其他书记,也应务有此等准备。

就最后这种情况,再谈一下普遍的下放规律。已在地方上做到省长的袁纯清、姜大明,下放时间较早,就不提了,只说说近10年来的书记下放任职规律。

这10年来,有巴音朝鲁、孙金龙、崔波、赵勇、胡伟、尔肯江、张晓兰、杨岳先后下放。大体上特点是:

第一步,先任政府副职,或任省委常委负责自己比较熟悉的某项党务工作。

其中,任副省长的有巴音朝鲁、崔波、胡伟、张晓兰,任省委常委的有孙金龙(政法委书记)、赵勇(宣传部部长)、尔肯江(总工会)、杨岳(秘书长)。

第二步,出任省委常委,并兼任省内重要市的书记。

这里有巴音朝鲁(宁波)、孙金龙(合肥)、崔波(宁夏)、赵勇(唐山)。

第三步,就可以指望出任省长了,其中或还需要经过其他职务和步骤,视具体情况而定。

10年内的这批书记,还没有现任省长的。其实更早些的袁纯清、姜大明,还是按这个顺序,做到省长的。

第一步到第二步经过的时间,巴音朝鲁是3年,孙金龙是2年,赵勇是1年,崔波才刚过半年;更早的袁纯清是3年、姜大明则是6年。可见,这间隔没有一定之规。


  • 本帖 1 回复
2009-06-18 16:08:4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