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对历史的认识 -- 深夜腌的萝卜丝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555 阅 53605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2-10 15:44:18
2023150 复 2022318
深夜腌的萝卜丝深夜腌的萝卜丝`31213`/bbsIMG/face/0000.gif`70`2231`4624`78884`从一品:开府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2009-01-22 13:00:16`
我过去的观点跟你一模一样,但是…… 43

我过去的观点跟你一模一样:共产党是一个领导中国人民改造旧中国、建设新中国的好的领头人,打比方来说,就是领导我们一起改建、翻新、扩建我们家的技术精湛的修理工大师傅,也是人民保护自己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好工具。在现阶段,这个领头人做得还不错,他的利益也跟我们所有人的整体利益相一致,虽然有些局部摩擦。等历史发展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他的利益就和中国的整体利益大大偏离了,那时,我们就不得不抛弃他、去选择另一个。因此,在现阶段,我非常反对任何推翻共产党的主张。

但是,在最近几年的继续思考中,我发现自己错啦!大错特错啦!这个观点哪里错了?我是怎么发现它是错的?请听我仔细道来。

因为我持这个观点,所以,我经常在网上跟极端反共的人辩论(相信许多人有类似的经历)。有时,我能把对方说服或者辩倒。但是,逐渐地,我发现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无法回答,那就是,有人问:“你说,在将来,共产党的利益可能会跟中国的整体利益大大偏离,那时,共产党就该下台。可是,如果我们中国不从现在就开始建设一个让执政党平稳轮换的机制,那么,我们如何在那个时刻实现让执政党平稳轮换呢?难道还要像苏联和南斯拉夫那样动乱吗?”碰到这个问题,我只能说,那是将来的事情,我们要抓紧现在来建设祖国,让祖国全方面发达起来,之后,中国就会成熟起来,让执政党平稳轮换也不是不可能,而现在,共产党是领导我们建设祖国的最好领导人,我支持他、反对让他下台的主张。可是,我总对自己的这个回答不踏实,我总是害怕苏联和南斯拉夫崩溃的局面会降临在中国。我为什么害怕呢?我想来想去,最后发现了,我害怕,是因为这个回答虽然有道理,但是虚无缥缈——“中国就会成熟起来”,这是一定的吗?“让执政党平稳轮换也不是不可能”,这个语气更没把握。更让我心里没底的是,我自己的一些经历和知识让我认识到,中国有全方面发达起来的希望,但是,国内的一些体制问题目前越来越阻碍发展,国内外、党内外很多智者——包括西西河里的大牛——的分析让我更是认识到了这一点。

到底怎么办?我一直在工作之余思考(我知道,作为一个普通人、没必要过于关心国家大事,但是,总想让自己放心),可是,总是不得要领。于是,我在网上讨论时就不敢对现状发太多的言论,比较集中于对过去的历史的讨论。在讨论中,我更加明确了国民党为什么失败、共产党为什么成功的根本原因所在——列宁式政党的体制。

体制?

对,体制!(当然,毛泽东的英明领导也是主要原因之一。)这体制跟当今体制肯定有着必然联系。有门!

当初的这个体制的作用为什么这么大呢?为什么失去这个体制能让庞然大物的国民党失败?为什么有效利用这个体制可以让共产党由小到大、并最后成功改造中国?看来是老生常谈。我当时也这么想,本来不打算继续多想。可是,这时水木modern_chn版提供了一本书《十里店——中国一个村庄的群众运动》,这本书反映了老外对土改的记载。我习惯性地下载了它,然后就搁在电脑里、没去看它,因为,我在过去已经看过太多的反映土改和根据地各项建设的书籍,包括数本老外的,例如李根总统推荐的《中国震撼世界》(不是前几年出版的那个讲中国经济奇迹的)。但由于英国工作悠闲,有一回,我实在没事,就翻了一部分。接着,我在网上又看到有人在大谈什么土改靠二流子、勤劳致富的富农或地主被土改欺压,我一时气来,就仔细读了这书的一部分,然后在网上成段成段的跟人辩论土改的详细过程。辩论的途中,我突然明白了,我以前看过的那么多反映共产党党组织建设、军队建设、土改、根据地各项建设的书籍让我明白了(说到这里,有很多不信任共产党的人们会说,你信共产党的书?我先不讨论这个,我只说一点,可能书中有很多有问题——其实我认为问题不多,建议大家有空时去读读,你会发现超乎想象的坦白和客观——,但有一点绝对没问题,那就是共产党的组织结构以及这组织结构如何去扩张,这一点还能跟现实对照):列宁式政党的体制不是一个普通的政党体制,它是一个强大的改造机器,因为它的每一级组织、每一个党支部能根据自己的形态在旧中国社会中复制自己、扩张自己,复制、扩张的动力来自共产党的救亡信念,复制、扩张的“启动资金”来自上级党组织的人员派遣和物资支援,一旦启动,这个复制、扩张就会通过打破当地的旧社会组织来自我提供“能源”,不必再消耗共产党太多的党内资源。这有些像前几年有人担心纳米机器人被制造出来后在全世界自我复制、扩张。但是,共产党的体制比这更先进,他有一个大脑、各级党组织之间有紧密的联系——党员服从党支部、党支部服从上级党组织、全党服从中央,这之间也提供了信息和物资反馈的渠道,因此,这个大脑可以通过各级党组织来协调复制、扩张,并用各组织复制、扩张后反馈的“能源”来壮大全党各个机构,全党各个机构、各级机构实际就是根据地的各个和各级政府职能部门、各个和各级社会职能机构,这些都是不同于旧中国的新式部门和机构。也就是说,共产党是以自己的结构为骨架来建立新式政权和社会,这个建立过程摧毁了旧式的政权和社会。随着壮大和扩张,共产党把以自己结构为骨架的新式政权和社会扩展到全国,这时就成功改造了旧中国!

注意!这个改造过程中,共产党是以自己的结构为骨架而新建了一个政权和社会!这跟发达国家完全不一样,发达国家是在国家的近现代化过程中,政权和社会的各项职能部门和机构是“自然”形成的,某些政党有时参与了这个建构,但是,不是以任何政党的结构为骨架而建构的,一个政党上台后只是充当了政权和社会的主要决策者和主要协调者,执政党政府实际只是包括这些决策者和协调者——例如各国内阁,相对于这些决策者和协调者,政权和社会的各项职能部门和机构是稳定的、是不进行政党轮换的,他们只负责执行决策,其内部的各项人事处理等是不受执政党控制的。这样一来,在发达国家,稳定和活泼共存,政党轮换也不会引起社会大的动荡。

总之,共产党不是一个普通的政党,共产党不仅仅是改造我们家的一个领头人、修理工、或者工具,还是我们新家的大梁、承重柱、各个功能设施及其相关职能人员。拿国歌中的一句词来说,“用我们的血肉筑起我们新的长城”,这新的长城就是以共产党的结构为骨架、以包括共产党员在内的中国人民的血和肉建设起来的。对这新的长城、新的家,我们中国人能不爱吗?

爱!当然爱!而且还是狂热的爱——在建国初,在改革开放前,包括共产党员在内的中国人中的绝大多数都非常的热爱这个国家、热爱这个党,虽然党主张党和国不是一回事,但是大多数人把他们当做一回事来爱,并且,还有为数不少的人是狂热的爱。爱一个事物,很容易把这个事物的优缺点混在一起爱,也很容易全方位的把这个事物的所有角色都爱起来,就像我们中国人过去对党和国家的全方位的爱是把党作为承重件的角色和作为领头人、修理工的角色混在一起爱。但是,不管你再怎么爱,这都并非意味着你爱的事物就没有任何缺点,这只是陷入狂热之爱中的人的一厢情愿。正因为这个新家的所有结构都是共产党化作的,所以,这必然导致新家有一个重大的特点,就是党在国家和社会中的全方位的存在、全方位的存在必然导致全方位的控制(我是看了网友飞行的石头的话之后添了这一部分,因为这也是我的观点,只是昨夜没写上,但是我不同意飞行的石头所用的“渗透”这个词,因为渗透是指对现存的结构的注入、掺杂,而我从前面的论述中已经提出,共产党在国家和社会中的全方位的存在,并不是将一个现存的结构修理好之后把自己的触角向里渗透,而是根根本本以自己的结构为骨架来重建一个结构,这个过程决定了共产党必然会在国家和社会中全方位存在,因为他就是这个国家和社会的每个地方的核心,这不是对飞行的石头的用词的吹毛求疵,而是,这个用词的差别体现了我和飞行的石头的观点之间的根本差异),全方位的控制就是控制过严,这在危机关头是好处远大于坏处,但是,这不是常态,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家族、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不能老生活在这种非常态之中,否则,会导致种种问题,建国以来的绝大部分问题(包括改革开放后的,虽然改革开放后的控制有所松动)都是这样导致的。

控制过严这个缺点一定要改。怎么改呢?我在前头的帖子里已经说明了,现在再简明的说一下我的想法。

准确定位共产党的位置、准确定位选举轮换制的位置(我在前面多次强调了共产党跟普通意义上的党不是同一层次的,为了避免混淆,我在此处把多党轮换制改为选举轮换制);共产党是我们国家和社会的稳定核心,那么,国家和社会的一切“承重件”仍是共产党的,这是决不能动摇的,例如军队、司法体系、公务员体系、大型国企、国有银行等;除此之外的东西向社会全面开放,该选举轮换的就选举轮换,该让民间自由发展的就让民间自由发展。至于细节,我想就不必多说了。

如果这样的改革实施了,我认为,支持爱戴党的人会更多,例如,在这个体系里一定要设有类似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宪法法院,宪法法院的成员必须是共产党的高级成员。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享受什么样的名誉,我就不必说了吧。

其实,根据我前面的分析,这样的改革才是真正的学习发达国家体制,仅仅说什么宪政、多党民主等等都是片面的。

当然,这上面只是我的想法,它肯定会囿于我个人的认识,我不能保证它就一定正确。并且,当前,中国和全世界面临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一方面,根据井底望天大牛的分析,中国现在面临的危机实际跟欧美面临的危机不同,类似于美国的1929年危机,因此,我想,中国部分的采取发达国家现在的体制说不定会更有利于应付此场危机,但是,这个“部分的采取”绝不能削弱现在中国对抗危机的能力、而要增强中国对抗危机的能力;另一方面,对当前经济危机的分析,我只是搬小板凳当观众的份,对我的想法实在是心里没底。总之,我的想法仅供参考。

针对这个想法,大家肯定有些问题,我想,最重要的问题是:共产党是大梁及各种承重件,如果大梁坏了,怎么办?我想,这个“坏”有两个层次的:一个层次是健康出了问题(例如出了虫洞、腐烂等等),对这个好办,一方面,共产党本身有一定的自我更新的机制,另一方面,独立的媒体、全社会选举出来的各级人大和各级头头脑脑(注:在我的想法中,承重件中的各级头头脑脑不是社会选举出来的)就能对付了,另,宪法中应该对修宪等重大事件有极严密的设计(例如各级人大中应该有对修宪等重大事件起关键少数派作用的共产党员代表,他们的数量固定、并且不能影响普通事件的处理)、还有宪法法院最后把关,这是为了防止有势力企图通过修宪等来打垮我们的大梁。另一个层次是健康没问题,但不适合新形势,例如就像1840年的中国,那时中国的体制虽然有各种问题,但对于封建社会还是能撑下去的,只是遇到了外来资本主义的挑战,那么,遇到这种形势怎么办?首先,我设想中的这个新体制是跟发达国家的当前体制是本质一样的,如果我们遇到了,他们也就遇到了,全球同此凉热,没什么好怕的,更何况,经济版的很多朋友们说欧美当前碰到的经济危机会逼得他们修改自己的体制,而我们遇到的危机比他们晚一拍,就像井底望天大牛说的我们的危机跟1929年有所类似,因此,咱们可以一方面集中精力对付自己的1929年危机、一方面看看他们怎么应付对我们来说是下一阶段的危机。我真正担心的是,这体制到底适不适合向宇宙进军,可能有人笑了,开发宇宙?想得可真远。我有时觉得自己想得过远,但有时觉得我们人类生活在一个孤零零的地球上,太没保障啦!这个问题也确实很难,不谈它了。


  • 本帖 6 回复
最后于2009-03-07 14:39:16改,共22次;
2009-02-10 15:44:1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