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那年庐山 (一) -- 史文恭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92 阅 6728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10-14 11:37:53
1837326 复 1831515
史文恭
史文恭`13918`/bbsIMG/face/0037.gif`70`16229`60061`494116`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6-10-15 09:59:38`
那年庐山(四),彭总这个人,总结 158

好了,最后给彭总下一个俺个人的结论吧。在下结论之前,再一次向参与的同学们致谢,因为大家都在就事论事,这就使我们在一个互相学习的进程里继续提高,网络的力量和魅力,就在于此。

其实,关于彭总,如果我们用一个广角的镜头,把他和同时代,同地位的将领比较,那么有一些他的缺点实际上算不上缺点,比如山头主义,-----这一点,其实贺老总也有,东哥夸奖“厚道人”的聂老总也有,一个例子,文革的时候,聂老总的自留地就提出了“以聂老总为核心”的口号…(具体情况,请同学们自己查)所以,俺对彭总的这个缺点,并不认为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彭总有几个缺点,却是比较严重的。

第一点, 就是他过于敏感的自卑引起的自傲。关于彭总的自卑感,他老人家自己曾说过两次,一次是在批斗刘帅的会上,一次是在庐山会议的政治局常委会上。----所以,彭总的自卑不是俺在心理分析,而是事实。他在朝鲜战场上,斥骂二野部队的话,就是这种自卑感的一个体现。而因为这个自卑感,彭总的自尊心也特别强,----这就导致了他在和他人沟通上的障碍,以及对上级批评的抵触。----而这些障碍和抵触反过来会促使彭总和他人的“疙瘩”越结越深。这一点,应该认同。

第二点, 彭总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军人,讲究雷厉风行。但雷厉风行这种工作方法是有局限的。在对同志,对复杂的情况下,雷厉风行就转化为一种急躁。---这一点,彭总自己也认同的。庐山会议,他原本想和东哥谈话,但后来想他和东哥俩都是急性子,怕说着说着,就吵起来,所以就写信了。

第三点, 说话的措辞不讲究,很粗鲁。-----这一点,虽然是军人的通病,但如果班长,排长骂新兵蛋子,是可以的。元帅,政治局常委对部下,同志破口大骂就很容易出问题。再加上急躁的毛病,彭总有时候说话更到了伤人的层次,很容易结怨。

而比较麻烦的是,在紧要关头,彭总这三个缺点会集中一切爆发,使他在与他人的沟通中发生严重问题。这方面的例子,也是不少的。--------网络也罢,庐山会议也罢,在本质上,是一个人与人沟通的过程,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人不失人,亦不失言。”这就说明了,在很多时候,说服他人是一种高明的技术或艺术,相应的,忽视了沟通,则必然导致很多问题。-----而沟通的一个先决条件,就是对沟通对象的深入了解和对沟通目标的透彻认识。-----接下来,俺准备进入庐山会议的本题了。

-------华丽的分割线-----------

课间休息小笑话。

俺上面说过彭总的私心,这一点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TG的大佬们,私心也是免不了的。党史上很多事情,如果拿“共产党员的修养”去衡量,则必然难以自圆其说,而如果拿人之常情去推想,反而会畅通的多。

举个例子,彭总的传记,把彭总在抗战时的领导说了很长一段篇幅,以至于让读者奇怪,因为彭总毕竟是八路军副司令员,怎么所有抗战大的决策都是他做的呢?-----因此,我们必然要回头看看八路军司令员在哪里?答案是,朱老总在延安。----所以那时候会有朱彭联名的电报,但收件人里却有“报送朱总”的字样。-----一言以蔽之,朱总的八路军总司令空心化了。--------当然,这种情况并不是彭总的错,俺这里也不是说彭总。-----而是说朱老总,虽然号称“红军之父”,但其实由于种种因素,很早就被挂起来了。----对于这一点,朱老总表现的似乎“毫无怨言”,但康大姐比他年轻多了,所以城府没有那么深。有一次忍不住就爱夫心切,发了牢骚,说:“朱老总啊朱老总,你们一说起来,就是朱德的扁担,好像他这辈子就是担粮食一样,其实老总的主要心思是在带兵打仗啊!

康大姐就是这样爱护朱老总的。----好了,笑话出场了。----说开庐山会议的时候,刚开始时是“神仙会”,主席的两篇名作刚发表,所以唱和作诗的高级干部不少,朱老总的诗词在党内还是属于水平相当高的,这时候兴致也不错,游玩庐山之际,灵感勃发,屡有吟咏,每当这时,随行的康大姐都嘱咐秘书,:“记下来!快记下来!”。-----这一天,朱老总老当益壮,登上了庐山的五老峰,看天地壮观,心情浩荡,不觉吟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康大姐在旁听到,忙招呼秘书说:“记下来!快记下来!”。。。。。。。。


关键词(Tags): #庐山会议
2008-10-14 11:3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