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那年庐山 (一) -- 史文恭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92 阅 6725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10-13 10:52:20
1835613 复 1831515
史文恭
史文恭`13918`/bbsIMG/face/0037.gif`70`16217`60060`494061`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6-10-15 09:59:38`
那年庐山(三)彭总这个人 续 176

接着说彭总,

从1930年红三军团成立,到1935年9月红一方面军经过残酷的长征后改编为陕甘支队,彭总一直是这只队伍唯一的核心,曾经和他配合过的政委,都是个性温和的,如滕代远和杨尚昆,因此可以说,这是彭总的自留地。这块自留地直到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在草地分手后,因为朱老总被留到张国焘那儿,分开后的红一方面军,凭资历当然彭总比林总高,所以,他升任(改编后的陕甘支队)和后来编回的红一方面军司令员。才算离开他的自留地。再之后,彭总就是八路军的副司令员了。(这个时候,因为朱老总在张国焘那里的表现,东哥不很高兴,所以,八路军的实权就在彭总手里。)正因为如此,后来百团大战的争议是由八路军的副总司令彭总负责,而不是朱老总。-----

报流水账很累,先插播一个故事,来说明彭总长期耕种自留地的影响,以及看“真实地”党史产生的无奈和困惑。

根据前空军司令,中将吴法宪的回忆录,在庐山会议时,到会的中央委员之一,刘亚楼上将在知道彭总倒霉后,给正在青岛疗养的吴中将打电话,说彭总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要撤职,林总接任军委第一副主席兼国防部长,罗瑞卿大将出任总参谋长。刘上将最后很兴奋地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刘亚楼为啥高兴,吴中将认为这主要是彭德怀与刘亚楼关系紧张,彭主持军委工作时对刘亚楼和空军系统有看法,并常持批评态度。(比如著名的志愿军空军战果水分问题。刘亚楼就被搞得很狼狈。)吴举例说,空军内部丢失了一个笔记本,记载了空军后勤部门一部分的“五年计划”,彭总大为不满,大做文章,多次指责批评空军领导,甚至扬言要撤刘亚楼,换起义过来的刘善本。由于骂得厉害,吴中将还吓得去问罗帅怎么办。彭总不仅指责空军,还大骂负责公安的罗瑞卿大将,甚至将状一直告到毛泽东处。为了丢失一个空军后勤方面的笔记本,彭总如此兴师动众地的确过分,而吴中将认为,这是因为历史上彭领导的红三军团与林彪领导的红一军团曾发生矛盾,彭总对当时罗瑞卿、刘亚楼这几个当事人不满,现在彭总是借题发挥,算旧账-----

红军时期,虽然红一军团与红三军团同属于红一方面军,并长期配合作战,但由于上面说到的,红三军团是彭总的自留地,所以在管理和政治工作上,与东哥的直接领导下的红一军团有些差别。(著名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是东哥提出的,实际上,原来是六项注意,另外两项,是林总补充的。)因此,红一军团的纪律和管理比较好,而三军团的政治工作就没有一军团好。罗瑞卿、刘亚楼长期在红一军团工作,所以比较习惯红一军团的管理方式。长征到了哈达铺之后,一军团与三军团混编,刘亚楼任混编后原红三军团,现陕甘支队第二纵队副司令,罗瑞卿任政治部主任。到了三军团以后,他们就仍然按照在一军团已经习惯了的方式管理部队,三军团的人对此怨气很大。为了部队轻装前进,减少伤员,避免留(活口)给敌人的追兵,罗瑞卿曾经命令杀死三军团的一些重伤员。而这个情况是发生在红军长征胜利之后。这件事情,钟伟告诉了黄克诚大将,黄又转告给了彭总。而彭总本来就猜疑之前罗大将和刘上将在红三军团加强管理是想削除他在三军团中的影响,听到这个报告后,更是非常生气,不仅痛骂罗大将,还告状给东哥。-----这个事儿是很意味深远地,可以看出:

1, 当时红军的纪律是非常残酷的。这种枪杀重伤员的行径,如果是在过草地的时候,还可以辩解为是一种“安乐死”,但在长征胜利之后,到达哈达铺时,这样的行为,就不知道如何评论了。-----罗大将本是红一方面军的保卫局局长,但到了人家红三军团里,居然如此跋扈,也是让人侧目的。(当然,那时战争年代,这个保卫局长的头衔是非常吓人的。)------一般的书籍里,这个故事都说成是,吴法宪说在娄山关战役里,彭总下令杀了红一军团的一个连长,(所以是欠了红一军团的血债),而钟伟少将站起来说,这是污蔑,那个连长是临阵脱逃,彭总这是执行战场纪律。-----显然,这个说法,要比罗大将枪杀重伤员要好看的多。

2, 彭总的猜疑可以看出,他对自留地象是圈过尿的狮子一样,非常敏感。而他对罗,刘两人的猜疑竟然绵延了20年,这是让人想不到的。所以他老人家是否都是大公无私,是很难说的。-----他主持军委,粟裕总长给中央打报告,通过他转,他批示说:“我又不是你的通讯员!”,不通过他转,则是“将帅不和”,“告洋状”。直到把他的老下级,黄克诚做总参谋长,他才舒服。-----这种做法,是否大公无私,同样是很难说的。

3, 东哥很难做啊。我们后来人没有经过东哥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井冈山的队伍带到陕北这样漫长而痛苦地历程,所以有时候会天真地以为,东哥似乎从一开始就被称为红太阳,人人膜拜的。其实当然不可能,早年红四军的内斗,他就被朱老总和陈老总赶下了台,后来在中央苏区,又被斗,草地和张国焘则更是艰险。---好不容易走完长征了,改编一下队伍,(已经是从十万之众降到了七千了),派了刘亚楼和罗瑞卿到红三军团,彭总还这么计较,----所以,维护一个队伍的团结容易吗?------我们后来的观察者,是否应该从不同的层次,不同的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呢?


关键词(Tags): #庐山会议通宝推:gschen,李寒秋,
最后于2008-10-13 20:34:31改,共2次;
2008-10-13 10:5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