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7074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2-01 03:10:03
126583 复 126358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五)犬踯鹰矧 18

一八七三年, 愤而辞官的西乡再次带领亲信回到鹿儿岛, 其中包括他的得力副官桐野利秋。 插句话讲, 在西乡隆盛奔走征战的生涯中, 算得上为他充鹰犬之劳, 爪牙之任的左膀右臂, 一个就是这个桐野利秋, 一个是西乡隆盛的三弟西乡从道。

桐野是完全传统型的武士, 也是剑术高手, 他从小修习“示现流”剑术, 练习时,每日用木刀练习劈斩自家院中大树数千次,以致庭院里大树后来尽行折断, 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功夫。 当然大树长在他们家, 算是比较不走运啦。 他与西乡隆盛在“禁门之变”时相识即结为好友, 遂许隆盛驱驰, 常常不离左右, 成为西乡的保镖。 在各地颇有名气, 被称为“人斩”, 假如看过动漫作品<<浪客剑心>>的话, 你就会知道, 剧中主人公绯村剑心在幕末就是令人胆寒的“人斩”拔刀斋。 “人斩”, 也就是出名的刺客, “刽子手”的称谓, 虚构的剑心身上, 就有桐野利秋的影子。 后来利秋参与戊辰战争, 冲锋陷阵, 威震四方, 艰苦卓绝, 作为三路并进大军中东海道的先锋, 前驱先入江户。 后又领萨摩军大战彰义队(看过剑心剧场版“维新志士之镇歌”的话, 一定不会对“彰义队”这个名字陌生的, 也会大致知道, 萨摩军与彰义队的交手是非常血腥的。 最后大战前, 前线指挥官将最精锐的萨摩军放在最前沿, 西乡视察后问, “君欲萨摩军全殁不成”, 指挥官答, “然。 但必胜敌”, 西乡慨叹不已, 进战, 果大破彰义队)。 倒幕成功后以战功迅速被提拔, 官至陆军少将, 彼时尚不过三十出头, 又兼翩翩英俊, 令万人心欣羡, 据说街头巷尾的女孩子们听到他的皮靴在路上响过后都要跑出去争看他的背影(当然, 这里也找着一张利秋的照片, 为了不让大家失望, 还是不贴了)。西乡隆盛十分喜欢桐野利秋, 称“假如利秋读过书的话, 我就赶不上他啦”, 个人感觉, 电影中那个精于剑道在雨中打倒内森好几次的家伙, 倒也有些利秋身上的元素。 利秋是隆盛部下中最为忠诚的, 此次听说隆盛辞官, 他也立刻打起铺盖跟在隆盛马前马后, 形影不离。

西乡从道却不然。 隆盛一共有三个亲弟弟, 在倒幕的“戊辰战争”中, 四兄弟同时出马, 英勇奋战, 真正是“打虎亲兄弟, 上阵父子兵”。二弟战死于战争后期。 四弟西乡小兵卫在西乡辞职后也跟哥哥回到鹿儿岛, 直到西南战争中都一直追随隆盛。 而三弟西乡从道, 原来也担任哥哥西乡隆盛的保镖, 和桐野利秋一样, 是隆盛的得力干将。 套句单田芳常用的话讲“鸟随鸾凤飞腾远, 人伴贤良品自高”嘛, 品不品的咱不知道, 反正这个从道从某些方面讲也是厉害角色, 颇有军事才干, 他在关键的伏见, 鸟羽一战中身负重伤, 后来还是亲身参与扫荡日本东北的战斗, 立下大功。 在隆盛任军队统帅时, 从道已经是相当于陆军次长的位置。 然而像大多数有才干的左膀右臂们一样(好比李克用手下的李存孝和李存信, 德川家康手下的石川数正和酒井忠次), 从道也对桐野很不以为然,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政治观点与哥哥有很大分歧, 在此次大多数隆盛亲信都辞官不做的情况下, 他反倒继续留在陆军任职, 而且干得非常起劲儿。 后来威名不亚于其兄, 曾率兵攻打我国台湾, 也曾在甲午战争中多方谋划, 一直作到日本海军大将, 授元帅名誉衔(日本元帅都是名誉称号)。 更要命的是, 在西南战争中, 他是完全站在向他的亲哥哥隆盛发动进攻的政府军一边的。 要用咱的话说, 那肯定得加一句, “用亲人的血染红了顶子”, 或者从反面冒一句“哎呦, 瞅瞅, 瞅瞅, 这小子还真是大义灭亲啊”。 不过日本人好象不怎么管这套, 蛮夷嘛, 非吾族类, 思路跟咱们不一样也很正常。

点看全图

西乡从道

再把话头说回来, 西乡隆盛回到鹿儿岛, 将自己俸禄用于创办“私学校”,以“尊王悯民”为校训,传授经史, 西学, 武道, 甚至步兵, 炮兵多种学科技术, 实际是独立于政府之外的武士教育培养体系, 这就是日本的黄埔军校啊, 我是说, 要是当时就有这么一个词儿的话。 其实,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不论他本意如何, 这时的隆盛已经相当于走上与他亲手建立的政府对抗角力的不归路了。

点看全图

私学校

花开两朵, 各表一枝。 日本政府缺了西乡隆盛, 倒也没闲着, 好歹政务粗定了,就算“没了张屠夫”, 也还不必吃带毛猪。 隆盛走啦, 还带走一票子人, 要打起仗来谁带队呢,不要紧, 隆盛的弟弟从道没走不是嘛, 派他去啊。 此间, 日本政府将西乡隆盛之弟西乡从道晋升为陆军中将, 让他率平民组成的政府军做好侵略台湾准备, 这是一个转移国内矛盾, 也一试平民军战斗力的机会。 他们还同时想藉此叩击清的大门, 看看列强和清廷的反应。 然而一开始外交方面就出现问题, 列强多对于日本的行动持反对态度, 日本政府连忙通知西乡从道: 暂缓行动。

谁料这个西乡从道, 居然“将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 抗命以3000余人, 驾着十余艘破舰, 直犯台湾, 报称“敌毫无出兵拒我之色”, 得意不已, 对土著民大肆杀掠, 而后由“急进征韩”派的死对头大久保, 亲至北京, 取约收银而还, 为日本取得了一次空前的对外胜利。 过程就不详述了, 可笑而又可悲的是, 当时无论陆军还是海军实力, 大清绝对胜日本数倍以上, 而从道的侵略军根本就没做好长期作战准备, 3000余人, 死590多, 其中竟有560多个都是病死的, 清即不战, 日军也难立足, 同治一朝, 号称中兴,却无能一至如此啊。 谈谈结果吧, 清廷允诺赔银五十万两, 只是大久保开出价码的十分之一, 然而这已经大大出乎日本人的期望了。 理屈师老, 却得银而还, 就是白痴也早咧着大嘴笑了。 日本政府立刻召西乡从道带领的疲惫不堪的侵台军队奏凯而还。

很显然, 日本人摸清了大清这头“黔驴”的底细, 二十年后, 又有西乡从道参与的甲午之战后, 五十万两白银的价码变作了二亿三千万两! 从这里不得不说到题外了, 一个民族的战斗意志, 何其重要啊。 我不知道这世间究竟有多少种对朝鲜战争的看法, 而就我个人而言, 我绝对相信, 没有这次对敌十九国而未败的大战, 在别国人的眼里, 中国人的脊梁永远都还是弯着的。 我也不知世间究竟可有真理, 而凌驾于真理之上的强权, 我们应该已经看得太多太多了。

而假如隆盛不曾辞职, 这次战争必然是由他带领武士出马, 只是隆盛不在才把这次侵略屠杀的机会让给了他的弟弟。如果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内森同志真的帮助过西乡的话, 那他也用不着为被他间接屠杀印第安人做恶梦了, 因为不论是这些武士们, 还是后来打败了武士们的日本政府军, 他们对他国人民的同情心, 绝不会比占领美洲的殖民者们多一丝一毫。

再把话题讲回从道的哥哥隆盛身上吧, 日本政府对于这个隐退的西乡的戒心也从不曾少过。 西乡隆盛虽然在乡间过着悠闲的教育和隐居生活, 但朝野对他不放心的都大有人在。 下级武士把他当作能带领他们走出困境的“日本人民的大救星”, 政治上的反对他的人, 也把谣言作为压制他再起的工具。 “西乡即将带大军进京”的谣言多次起落, “京中为之数惊”。

那么,这个蜇居鹿儿岛, 终日走犬架鹰, 只乐渔猎,却已令全日本震恐的西乡, 真的要反吗?


  • 本帖 3 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2/7/2004 11:58:44 PM编辑过
2004-02-01 03:10: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