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瞎说内阁变动(移自talkcc) -- 神仙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62 阅 5547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7-06-12 11:43:33
1090997 复 1060624
神仙驴
神仙驴`1595`http://picture.cchere.com/0,0509/1595_18022447.jpg`70`12385`24283`239396`正四品下:通议大夫|壮武将军`2003-11-11 22:31:27`1
【原创】继续,财政部、央行、审计署等 15

宏观调控和财经部门,这里说的是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业务上再算上审计署、国税总局吧,发改委/计委专门帖过,这里提提。

不谈政策,只瞎谈谈人事,而且是大的方面。

政府部委中,出高级领导人的部门,基本上是对口出的,比如,外交部部长,升任主管外事的副总理或国务委员没的跑;公安部部长,出任分管政法系统的副总理或国务委员多占优势。但外交、政法等系统本身自辖的部门就太少,尤其象外交领域专业性太强,造成外交部基本就是直线上升;而政府中最重要的经济管理方面,副总理人选中可供选择的就多了。

我们说过的目前国务院高层架构,除总理外,还有4位副总理和5位国务委员,其中外交、国防、政法、科教文卫部门通常管辖事务相关性不大,要占去4个名额;国务院秘书长通常由一位国务委员兼任,罗干曾以此职分管政法工作;农业水利部门通常要占去一个名额;民族民政工作要由一位少数民族人士分管。这样一来,还有2到4个名额空缺,而按惯例,这些名额是要分配给宏观经济、金融、贸易和国土、建设、交通等工业经济管理部门的。这样的工作,一个人当然是管不过来。通常情况下,这些副总理来源,国务院部委和发达省市都会照顾到。

国务院宏观调控和经济管理部委中,当仁不让的老大哥是国家发改委(原国家计委),历任主任早晚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因此马凯来年高升行情看好,意料之中。在早些时候,财政部与人总行的一把手也曾是国务委员的候选人。但就财政部而言,三十年来,仅有王丙乾曾以国务委员身份兼任财政部部长,其后的刘仲藜、项怀诚都官只至正部。比较而言,三十年前央行脱离财政部后,地位提高,国务委员陈慕华由外贸部部长转任央行行长,此后李贵鲜国务委员接任一届。到朱镕基副总理主管财经,政府换届仅3个月后,非常时刻兼任行长;两年后戴相龙出任行长。九届人大,国务院高层缩编后,温家宝副总理分管金融,央行行长不再由高层兼任。而审计署设立24年,直到李金华后期才出彩,审计工作渐渐受重视。

通常说起来,国务院组成部委和国务院直属机构中的总局,虽然都是正部级单位,但除了法律规定的性质不同外,具体到细节方面,也是有一些差异。比如前者的决策性大些、后者的执行功能强些;比如两者的一把手法律地位和任免程序不同;比如前者的首长才是国务院组成人员,――我这里套用的西方“内阁”说法即是指国务院组成部委,――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因而,国务院直属各总局局长,虽然也是正部,但尚未有直接提升进入国务院高层的先例。

以项怀诚、金人庆履历看,他们的仕途轨迹,都有财政部-国税总局-财政部的经历。刘仲藜时期,国税局班子才搭建,其后项怀诚、金人庆都是实际上的局一把手。金人庆受的锻炼较多,由分管财政税务的云南省副省长,到财政部副部长,到协调财经工作的国务院副秘书长,到北京市主管财政税务的常务副市长,落脚到国税总局局长官至正部。2003年,没人怀疑59岁的金人庆会出任财政部部长。那金人庆上升的路有多宽呢?

我们知道,领导人的提升,除了各种主观较大的因素外(这个不好预测),从客观上也要有几个非常关键的要素,一是个人履历的完备,一是要有相应的高层缺位。通俗说,自己得是个好萝卜,还得有个好坑。这个坑,通常是上个萝卜老了糠了留下的位置,要额外给你专门挖坑,那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坑留的差不多好了。现有国务院高层领导,届时除总理外,有留任可能的,只有回良玉、周永康、陈至立,但三人工作领域主要在农业、政法、科教,与财政金融不对口;华建敏有留任的可能性,个人一度认为较小,但情形有变,可以留到下面讨论。不考虑华,这个财政金融口的坑还是有的。

而从金人庆本身看,萝卜相当的好。业绩不说了,履历上,金是正规财政学历,从云南基层做起,一直到副省长;后面到了财政部副部长、国务院副秘书长、北京市副市长、副书记、国家税务总局局长,到明年政府换届将有13年副部级和10年正部级经历。这份资历在财金系统一线领导中无可挑剔。比之前任,金在云南、北京的地方工作经验更是优势。

但有萝卜有坑,却未必能够如愿。一个原因,是其他的萝卜更加茁壮而坑的数目并不增加。朱镕基内阁,李岚清、钱其琛是部委出身,吴邦国来自地方;温家宝内阁,则是黄菊、回良玉来自地方,吴仪、曾培炎来自部委。来自国务院系统的,并不能占据多数,而来自地方的副总理,从工作角度看,则多主管工业经济领域。地方上财政厅局长再进一步可能性不小,中央却是很难。考虑到发改委马凯年龄更小、部门更重要,以及历来此位置的晋升历史,不得不说,金人庆升国务委员可能性不大,升副总理更是微乎其微。

从财政部部长的去处看,王丙乾已有国务委员身份,之后去人大副委员长理所应当。其后的刘仲藜、项怀诚两任部长,都是在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就职,充分发挥了其财政专业特长。金人庆与项怀诚年龄落差正好一届,届时接班去社保理事会,实在不能算有创意。

无论金人庆升迁何处,财政部部长的位置是空下来了的。这个位子的主人也不必多想,应该就是现任国税总局局长谢旭人的。谢地方、中央履历完备,财政、金融经验丰富,早先就是温家宝任中央金融工委书记时的副手,年龄正好又是自然落差。按照国税总局局长任财政部部长的惯例,他主政财政部是挑不出毛病的。现在看,倒是谢旭人调走后,国税总局谁来继任一把手值得一议。总局内部几个副局长中,资历最深的解学智,出自东北财大,在财政部就在税政口工作,后来调去西藏两年,回来在社保基金理事会工作,现在刚刚出任总局副局长。财政部出身的国务院副秘书长楼继伟,甫任新职,到其他部门可能性不大。财政部副部长朱志刚,只能说有可能而已。调到湖南省的财政部原副部长肖捷,仿照水利部陈雷例,是将来出任部长的苗子,但现在可能还不到时候。至于说总局二把手钱冠林,他当年由于海关系统工作失误调到税务总局,本不是专业干部,估计再起的希望更低。但其年龄未到,为将来局长开展工作计,届时钱被调走、去某些执法部门的可能性更大些。以上诸位,还是解学智、朱志刚希望大些。

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资历上与金人庆不相上下,两人仅有一年年龄差距,到明年换届时,都将有13年副部、10年正部经历。审计署只对国务院总理负责,李金华由于近年对国务院各大部委的审计曝光而名声大噪。但到退休时候,依照先例,离任审计长却是不可能再进一步的。但考虑其资深经历,加上职务审计在纪检工作中的重要性的增加,一种设想是安排其进入纪检政法系统的最高检察院,或是进入政协以示对审计部门的看重。当然,客观说,这种可能性并不高。

而审计署副审计长令狐安,有着国税总局钱冠林相同的烦恼。钱因海关走私案波及,转国税总局;令狐是因为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出事,这个省委书记立即调回中央。时至今日,李金华即将退休,非业务出身的令狐安直升一把手希望不大,而如果署内提拔其他审计长,则令狐的留任则势必使得后来居上者工作开展有点问题,除非是党外人士直接提升(比如石爱中),否则令狐留任的可能性很小。从专业角度考虑,当然是署内提拔较好,而署外调派,则该是与审计相关的领导,现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局长朱之鑫可以考虑。不过,审计署、统计局都与数字打交道,侧重点大不相同。这样的调任是否合适还得另说。而有审计署经历的中国保险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吴定富,是出任审计署审计长的最佳人选。吴由湖北省审计局副局长起,到审计署任党组成员、纪检组长一直在审计部门工作,后来转任保监会副主席,再出任中纪委常委、秘书长,最后落脚保监会主席,履历、经验上无可指摘,年龄上也将近能够坐满一届任期。假如不出意料,吴定富来接替李金华是最合适的。

金融口这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年龄距离正部到点还有一届任期,高升资历虽然充备却未必有合适的坑位。而假如周小川行长位置不动,则银、证二委首长要再进一步可能性也就不大。期间若因政策大变而导致人事大动的,不在这里讨论范围内。2003年各金融口单位由中国人民银行、中央金融工委分拆重组,机构人事变动幅度非常。来年是否还会有大的机构变动,拭目以待吧。

本届政府中黄菊分管金融工作,关于下届政府中的这个位置,这里先给出与朱镕基、黄菊一样来自上海的现任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的情况。自从黄菊不能视事,华建敏多次就金融工作发出指示进行调研,应该说已经接管了金融工作。从年龄上看,2008年政府换届时华建敏已过68岁,是否退居二线在两可之间。我曾一度认为华建敏将因年龄过大转人大政协工作,现在看则还值得商榷。

近几位政府换届出任或连任时的国务院高层领导,当中超过65岁的年龄如下,朱镕基总理(1998年)69岁,钱其琛副总理第二个任期(1998年)是70岁,李岚清副总理第二个任期(1998年)66岁,邹家华副总理第二个任期(1993年)66岁,以及先后两任国防部长。这样看来,不算特殊岗位的朱镕基总理和钱其琛副总理,华建敏68岁的年纪是偏大了。年龄是束缚其的惟一羁绊。以十五届中央委员会规律看,年龄最大的曹刚川时年67岁;而今年华建敏已经过67岁生日、但还不到68岁。假如按照67岁划线,就要看如何解释华的年龄,到底是否按照超过67岁看。这点上,能比照曹刚川的,是戴秉国。但有一点,假如华建敏不退,其他比华年轻的一线领导人就不会退了。

从工作熟悉程度和顺承性上讲,华建敏是首选,但还并非必选。假如年龄因素导致其不得不离开国务院的话――按惯例是转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让我们看看其他人选。

假如设专管金融的国务委员,个人认为,不可过分忽视京津两市市长王岐山、戴相龙吃回头草的可能性。两人丰富的基层和地方经历,是周所欠缺的。何况,金融工作通常由一位国务院副总理分管。从近几届分管金融工作的高层领导看,朱镕基、黄菊都曾任发达的金融都市上海市的市长,温家宝则是罕有的半路出家。但不管怎样,都不是直接出自金融系统的高层领导。考虑到金融工作对全局经济工作的影响,具有象朱黄那样金融都市政府工作经验的领导人不可或缺。假如这位要员出自地方,以担任过政府首长的为优先考虑。

上海陈良宇覆灭,韩正也是战战兢兢,不可能让其出任金融主管。舍上海外,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具有一定优势,但金融工作非其所擅。北京是响当当金融中心,天津则是在建华北金融中心。两大直辖市市长都来自金融口,具有极强的专业优势。这样看,是难分伯仲。王岐山在政府换届后半年内,至少奥运还是首务。戴相龙全力打造天津,本是温家宝金融战线手下,又主政其家乡,个人更看好其调回中央。比较王不能分心奥运,戴补充了地方经验,又早王5年成为正部,可能更有利些。在天津市委书记很可能进入政治局的情况下,张立昌退休后由山东张高丽调入接替,有不少惋惜戴相龙的声音。个人认为,戴再委身市长的可能性低,作为补偿,调回中央再升一步的可能性并非不存在。而假如晋升,业务干部出身的戴,如果有个专管金融工作的国务委员的坑,是再适合不过了。(副总理的位置,王岐山或戴相龙资格可能还不太够。)不能如此,就只好看全国政协是否有空位。当然,京津地方事情,就不在这里多谈了。


  • 本帖 3 回复
最后于2007-06-12 11:48:41改,共1次;
2007-06-12 11:43:3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